第五十八章 刺头!

    高天放以权衡为核心打造了三套基本阵型

    他打前锋的时候,风之恒的阵型是442,,吉光飞跟他搭档,老康在前腰的位置上,孙远和管至分居两边,展明轩在后腰的位置上主要只是防守,进攻手段以地面渗透为主。

    他打后腰的时候,风之恒的阵型是4321,王吉安自己顶在禁区里,吉光飞在杜辰龙和王吉安之间,而孙远和管至还是担任左右前卫,进攻手段以长传转移和下底传中为主。

    而需要他打拖后中卫的时候,肯定是对方攻击力超强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打541,让吉光飞一个人顶在前面,靠速度打防反就完事了。

    第一个周的体能训练相安无事,第二周的战术训练刚一开始就出了个大麻烦。

    权衡在中圈传球,吉光飞拿到球之后,管至就在边路举手要球,但他的位置并不是很好,郭照紧贴着他,并没有给他留下转身的空间。

    吉光飞大概也是这么判断的,他拿球自己突破,失败之后,将球传给了另一边的孙远,孙远的位置也不太好,一脚射门打了飞机。

    管至当场就拉下了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三分钟后,权衡又一脚传球分到边路,这一次管至将郭照挤了个跟头,飞快下底将球拿到,吉光飞立刻前插,本来是个传中的好机会,但管至非要从边路强行过人,结果被赶过去的窦星辰一脚踹出了底线。

    吉光飞当场就炸了。

    “喂,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传球!”

    “呵,刚才你不是也没传给我吗?”

    “那是因为你位置不好,这一次我身边连防守队员都没有,你小子是不是瞎啊!”

    “叫谁小子呢!老子给职业队打比赛的时候你还在舔棒棒糖呢!呵——你之前那些比赛我都看过,射门不怎么行,还不如安安心心当个战术中锋,给我们做做球就行了……”

    “我给你做球?你一头扎酒缸子里了吧,醉得净他么说胡话……”

    吉光飞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赶上来的孙远和杜辰龙赶紧一左一右拉着他胳膊:“吉光,别,别动手啊!”

    权衡飞快从中圈跑了过来,他已经听见了这两人的对骂,严格说起来吉光飞没有一拳糊他脸上,那真的是很克制了。

    他看了眼管至,这人比他小四岁,曾经也算得上是个小天才,出道便是在中超的逐鹿队,只是后来状态起伏太大,逐鹿又在中场不断的买外援,他才转会去了杭州翠城,结果刚踢了一个赛季,翠城就降级了,小伙子心理落差挺大的,脾气也越来越大,状态也越来越差。

    有传闻说,海龙压根就不想要他,这次转会只不过是和翠城一起演的一出戏,想要强行把他从翠城逼走。

    他扬手示意孙远和杜辰龙把人拉走,平静的冲管至点点头:“我以为,你到风之恒来是想好好踢球的呢。”

    “嘁,你也别以为自己是多牛逼的人物,哗众取宠的万金油,这么大岁数了还在中甲厮混,也就这个水平。放到中超什么都不是,有的是能教你学做人的人!”

    “我特么打碎你这张臭嘴……”

    已经在孙远他们的劝说下骂骂咧咧往回走的吉光飞顿时炸了锅,挣脱孙远,反身就是一拳直奔管至而去。

    侮辱他就算了,还敢侮辱自己偶像,真当他吉光飞没脾气?

    权衡眼疾手快赶紧侧身挡在两人中间,吉光飞那一拳结结实实砸在他肩膀上,疼得他虎躯一震,几乎都听到骨头咔擦一声。

    吉光飞也给吓了一跳,连忙收手,又是跺脚又是咬牙切齿的瞪着管至:“权哥,您干嘛还护着他!”

    权衡冷冷盯了吉光飞一眼:“孙远,把他拉到战术教室去反省一下——我不希望事情闹到非要教练来处理。”

    说完,他回过头看向管至:“你对你的技术很有自信,认为刚才那个球要是传给你,一定能形成威胁是吗?”

    “是!”

    “好,那来吧。”

    他把球踢给老康,示意他来传球,自己走到管至身后,微微屈膝向刚才郭照那样贴住了他。

    “嘁——”

    管至的神情也变得认真了些,他微微张开手,也屈膝下蹲。

    老康将球踢了出来,管至立刻伸手卡住权衡,将球护在双脚之间,试图强硬的转身突破。他的平衡感和身体都很不错,权衡被他推得向后退了半步,他顿时喜上眉梢,借着这个空间,猛地转身,将球一拨,要往前冲。

    然而,权衡后退那半步正是在给他拨球留出空间,此时只是一伸脚,轻而易举的将皮球截了下来。

    管至刹住车,有点不相信,脖子一梗:“再来。”

    “好。”权衡把球踢给老康,退了两步,“你可以去告诉他你想要什么球。”

    管至愣了愣,还是跑过去说了说了一声,老康点点头,见他回到权衡身边,脚下一搓,皮球以小腿左右的高度飞向管至的右边,管至伸出脚尖虚空一点,同时双手拦住权衡,撅屁股转身,眼看他就要成功了,权衡从他大腿根旁边伸脚一捅,皮球飞快的射出边线,砸在了铁丝网上。

    “我……再来!”

    权衡冷冷看着他,抛下足球,双手环在胸前看着他。

    管至一咬牙,左脚一拨,右脚紧跟着划过,上半身飞快晃动起来,他作势要像右边突破,权衡也跟着他向右边倒去,管至心中大喜,也不管这是不是背身拿球的科目了,猛地将重心拉回,身体一扭向左边窜去。

    就在他以为自己能够顺利突破之际,脚下一绊,整个人踉跄着栽倒下去:“怎,怎么会……”

    权衡平静的从地上站起来,脚尖轻轻一抬,足球跳进了他手中,他看也不看管至,转身走向看热闹的队员们:“今天的训练任务还没有完成,不想加班的就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管至一骨碌从地上跳起来,难以置信的冲到权衡面前:“不可能,刚才是我低估你了,再来一次……”

    权衡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走向中圈:“还是给你自己留点面子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