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同意!

    权衡很快就把东西全部搬了上去。

    雷钢的墓在一处山崖下面,旁边长着棵歪脖子松树,三人插香烧纸忙活了一阵之后,权衡把鞭炮挂在歪脖子树上点着,噼里啪啦一阵响,扫墓的事儿就算是结束了。

    权衡在旁边的扒拉了个坑,开始烧杂志。

    高天放站在墓碑前面,丝毫看不出情绪。

    宁清风想到当年的世界杯预选赛,在权衡那个精彩绝伦的进球之前,中国队一直被阿富汗压着狂打,雷钢就像斯巴达的勇士,每扑出一个球就狂吼一声,整个后防线就靠着他的坚持一直没有丢球。

    可现在,曾经那位如门神一般耸立在门前,一次又一次拯救球队的男人,只剩下了一堆小小的黄土。

    风吹过松林,顿时让人悲从中来。

    宁清风越发觉得老天爷让自己遇到权衡,就是为了帮他们兄弟俩从这八年的阴影里走出来。

    她抹了把眼睛,忽然很严肃的开口道:“天放哥,你来做风之恒的教练吧。”

    高天放一愣,皱了皱眉:“我记得我已经拒绝过了。”

    “为了权衡也为了雷二哥。”

    宁清风昂起头毫不畏惧的盯着高天放的眼睛:“您宁可忍受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痛苦坚持活下去,不就是因为权衡还活着吗,那么您为什么要不愿意再勇敢一点,去成为他的助力呢。”

    高天放一点都没有因为宁清风话里的冒犯而生气,反而微微勾了勾唇,答非所问:“听起来,你很关心他?”

    宁清风梗了一下,立刻理直气壮的叉腰道:“呃……当然啊,我可是他的女朋友!”

    “是吗?”

    “当……当然!”

    “我可不愿意跟一个满口谎话的老板谈判。”

    “……好吧,暂时还不是,不过——”

    宁清风猛地发现高天放那张万年不变的冷漠脸上露出一抹看透一切的狡黠,涌到嘴边的话一下子给咽了回去,她总感觉自己似乎是落到了什么套子里。

    高天放走了两步,眼中终于涌起了一阵浓浓的悲伤,他伸手在墓碑上敲了敲:“钢子,又有个姑娘看上咱们家那头傻狍子了,你说说看,我要不要给她个见面礼呢?”

    宁清风:“……”

    高天放松开手,扭过头,目光变得犀利而冷冽:“权衡是球场上的皇帝,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这一句话宛如撞钟一般让宁清风的心脏猛地顿了一下,她努了努嘴,竟然退了半步:“咱们……是不是偏题了?”

    “我可以同意做风之恒的教练。”

    “真的?”

    “嗯,我承认,你说得没错。我并不是真的讨厌足球,而且——”高天放冷冷扫过她,“总不能一直做道具,给你靠近我们家权衡制造机会吧。”

    “……”

    “我并不反对。只是,认真些——”

    高天放说完,便抛下她向权衡走去。

    权衡烧杂志烧得烟熏火燎的,只听见高天放和宁清风在说话,但完全没听清他俩在说什么,忙里偷闲一抬头:“你们俩也来帮帮忙啊,把杂志都撕开,不然烧到啥时候啊!”

    “所以我说不要每年都带这么多上来。”

    “可是二哥喜欢看杂志啊!”

    “我们这边的足球队管他什么事,喜欢的话,自己在下面搞一个俱乐部,挺好——我刚才答应宁总去风之恒做教练了。”

    “话不说这么说,扫墓这种事……等等,你说什么?”

    高天放默默的将杂志往火里丢,没有要重复一遍的意思。

    权衡自己咂了会儿嘴,哈的笑起来:“你嘴上抗拒,内心还蛮诚实的嘛。”

    “嗯,你们的戏可以停了。”

    权衡尴尬的挠了挠头:“你都知道啦。”

    高天放冷冷的扬起脸,“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权衡下意识的抬眼瞅了下宁清风,赶紧摆手:“黑历史别瞎说啊,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说完他才反应过来,宁清风又不是真的是自己女朋友,解释个毛线啊。

    ……

    年假结束之后,权衡他么搬回了俱乐部,风之恒的高层开始对有意向加入球员进行谈判。

    最早达成协议的是乌素图召的王吉安,他还很年轻,虽然到了风之恒也还是要打替补,但总比完全打不上比赛要好,乌素图召也为了自家小将的前程着想,一点没有在价格上拉扯,风之恒只花了二十万R币就把他带回了黔州。

    接着是后卫,风之恒想把沈大河和窦星辰一起买回来,但周原觉得打包卖价格太低死活不同意,其他俱乐部想要窦星辰,却都不想要沈大河,而窦星辰的个人意愿又是想要跟老队长一起踢球。沈大河对周原很有感情,他也希望能替球队多卖点钱,缓解一下财政压力,不停的劝窦星辰去个更好的地方。

    最后还是宁清风拍板,加了五十万,用一百五十万的打包价把这两人都买了下来。

    而边前卫这个位置倒是捡了个便宜,杭州翠城这个赛季买了英国人艾伦?罗伯特,挤掉了他们的主力边前卫管至的位置,本来也允诺他是主力替补,但正好超级俱乐部天津海龙向他抛了个橄榄枝。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转会,跟俱乐部闹得不可开交,俱乐部一气之下开了个高价,海龙那边却开始犹豫了,犹豫着犹豫着,就传来了西班牙人莫拉莱斯加入了海龙的消息,管至成了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新俱乐部去不了,自家俱乐部又撕破了脸,管至走投无路只好接过了风之恒投去的橄榄枝。

    本来宁清风是看不上这个人的,还是权衡苦口婆心的劝了两个钟头,才让她勉强揉进了这颗沙子。

    忙忙碌碌,一个冬歇期眼瞅着就过完了,随着球员们一个个回来,空荡荡的俱乐部里再次恢复了生气。

    权衡自然不必说,除开吉光飞对他的崇拜,宁清风对他的信任不说,他在上一个赛季的表现就已经完全征服了全队人的心,队长袖标戴在他胳膊上,没有一个人不服气的。

    而高天放这个新教练,在上个赛季的最后带队完成了三连胜,又冷漠毒舌,喜怒不形于色,大家越是看不透他越是怕他,就连孙远,杜辰龙这种大大咧咧玩笑开个没完的人站在他面前都很自动的严肃起来。

    正月初九开始,高天放便带着集结的队伍开始封闭式训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