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扫墓!

    这货表现得很抗拒,内心还蛮诚实。

    权衡这会想想才觉得自己以前真是个猪,高天放口口声声说厌恶足球,但是却主动买了PS,上面还全部是足球系列的游戏,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给他玩吗?

    他默默地喝汤,听着宁清风追问今年冬季转会风之恒的增减方案,这些其实高天放在交接的材料上都写过,但听他本人来说更有理有据。

    话匣子一打开,问到每个位置,高天放都能说出至少两个建议。

    饭吃完之后,权衡主动收拾碗筷去洗,听见他俩又在客厅谈了一会,直到跨年晚会开始,权衡和宁清风边看电视边吐槽,高天放陪他俩坐了一小会儿,就去睡觉了。

    接下来两个周,每天下午宁清风都借口来找权衡玩,跟他讨论球队的转会情况,顺便留下来做晚饭,倒真的挺像个称职的女朋友。

    甲级的转会市场一向比较平静,大家都是以实用为主,很少故意去炒什么新闻。

    锋线上,高天放建议再买入一名高大的柱式中锋,增加权衡和吉光飞的活动能力,以便于让他两可以用更多的组合形式在禁区周围游动。

    这个人他推荐了乌素图召的替补小将王吉安,这支球队升上超级之后,这个进攻手段单一的中锋可能很难再获得上场的机会,但是他那一米九六的身高却很令人眼馋,头球功夫在柱式中锋中虽然谈不上好,但他今年只有二十岁,也还有可以进步的空间。

    而中场球员的变动就要大些,邓茂那一批人都不能用了,现在能打的也就六个人。

    孙远二十六岁,正值当打之年,左右脚俱佳,虽然技术糙点,但胜在性格好,嘻嘻哈哈很少生气,虽然不像吉光飞那样知道权衡真正的身份,但还是对这个队长尊敬有加,也听话,愿意学习,如果他一直按照权衡给他做的训练计划锻炼下去,在超级联赛之前问题不大。

    老康年纪大点,但经验丰富,脚下技术也不错,跟宁清风也是老朋友,他计划着陪风之恒踢上超级,然后就开始向幕后管理部门转型,这个赛季可以和郭照轮换着打前腰,也用自己的经验带带年轻人。

    杜辰龙和郭照作为风之恒自己的青训成果倒是可以着重培养,但他们翻过年坎才十九岁,实在太年轻了些,作为主力替补刚刚好,但要当首发主力还差点。

    高天放建议,至少还要找一个边前卫跟孙远做搭档,但技术合适,又有可能签到手的人并不多,他随口提了几个人,让宁清风参照着他们自己想办法。

    而后腰的位置上,第一后腰展明轩伤势已经痊愈,但他和晁树的水平相差不了太多,打普通球队没问题,遇到强大的攻击手,或是需要长传冲吊打破局面的时候,他们就没什么用处了。

    现在足球世界里后腰不好买,优秀的后腰特别少,毕竟这是足球场上最需要技术与脑子并存的角色,能买到最好,买不到的话,就只能先凑活,实在不行把权衡拉去打后腰也是可以的。

    至于后防线,在与海之星的比赛当中谋受了奇耻大辱的少年们主要是输在实力上,但他们展现出来的斗志与精神,却没有给后卫这个位置丢脸。

    李明明和张光亮都只有十七岁,言振华二十,姚斌二十一,都是还有很大上升空间的年纪。

    不过如果想要在这个赛季冲超,那还是得买两到三名经验和技术都在平均线上的老手,除了沈大河之外,他的搭档窦星辰也是个不错的人选,但是窦星辰比沈大河年轻五岁,看上他的俱乐部可不在少数,风之恒未必拿得下来。

    再加上毛武国去各个足校和超级俱乐部的梯队走访到的人,加在一起好几页纸都要风之恒的公关部门先去接触一下,有意向的进行详谈。

    今年过年早,这第二阶段的工作多半是要等过年之后了。

    大年二十八,俱乐部再次放假,宁清风去陪在禅净山静养的老总裁过年,要初二才会回阳城,高天放的母亲打电话让他回河北老家过年,被他拒绝了,权衡父母都走得早,家里也没什么亲戚,哥俩在屋里包了顿饺子就算是过年。

    大年初一是权衡一年之中唯一不去训练的一天,他睡到日上三竿才从床上爬起来,真心感慨,睡懒觉真是特别能增加幸福感的一件事情。

    洗漱完毕,他把早就准备好的香蜡纸烛都拿下楼,又把两大箱足球杂志也搬上车,刚弄好,便看见高天放从他铺子的方向走过来,两只手上都拎着红色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零食和酒肉。

    “还差点水果。”

    权衡点点头:“那你先上车,我去买。”

    他正准备推门下车,便看见高天放眉毛一扬:“呵——不用了。”

    “哈?”

    话音刚落,便听见副驾驶一侧有人“哐哐哐”的砸车门,接着一大袋香蕉苹果从车窗外面扔了进来,宁清风唰一声拉开车门,不由分说的跳了上来,皱了皱眉:“我不是给了你一把钥匙吗,你怎么还租车?浪费钱!”

    权衡:“……你不是初二才回来吗?”

    宁清风嫣然一笑,狡黠的眨巴着眼睛:“可是我觉得我也有必要跟你二哥见见面啊,这样才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嘛!”

    权衡:“……”

    上都上来了,总不能把人家推下去吧,权衡只好连着宁清风一路拉到了马场,汽车绕过一段盘山公路,又碾着坑坑洼洼的黄泥巴路颠了半个钟头,才停在一处松林前面。

    权衡跳下车,打开后备箱,把扫墓用的东西叠在装杂志的箱子上,“嗨咗”一使劲给扛起来:“行了,到这儿就得走上去,宁总你和大哥在下面休息一会儿,我先把东西都拿上去。”

    宁清风也蹦下来:“我帮你!”

    “别别……很沉的。”权衡赶紧制止她,悄悄冲着还在车里的高天放努了努嘴,“你陪他坐会儿,这一路颠得,肯定不太好受。”

    宁清风嘴角微微一勾:“看不出,你这个人还挺细心的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