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理想中的俱乐部!

    权衡坐在沙发上等了大概十分钟,休息房的门被再次打开,宁清风脸色惨白,几乎是飘着出来,然后一头栽在沙发上:“唔——咖啡呢?”

    权衡将一杯温水放在她面前,宁清风端起来,一饮而尽,然后迷蒙的砸了砸嘴:“这咖啡……有点淡!”

    “……”

    权衡无奈的叹了口气,从立柜里取出绿茶包,又泡了壶茶给她倒上。

    “喝这个,喝完去睡觉,我也要走了。”

    宁清风顿时一惊:“走?你要去哪?是不是哪个俱乐部私底下联系你了!”说着就要起身去摆弄电脑,“不行,我跟他们说……不卖!”

    权衡哭笑不得,伸手把她给拽回来:“去个毛线的俱乐部,我要回去睡觉啊!”

    “唔——”

    宁清风晃了晃头,这才接过茶杯喝了半杯,似乎清醒了些,她看了权衡好几眼,忽然突兀的开口问道:“权衡,你会一直留在风之恒吗?”

    “啊?”

    权衡正准备自己也喝杯茶醒醒神,听见这个问题,倒是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会吧。其实大多数球员都是愿意做忠臣的,只不过因为竞技体育的状态很不稳定,很多人没有办法一直在心仪的俱乐部打下去而已——我的话,年纪也不小了,在这儿打几年退役,其实也不错。”

    “可是,其实有很多俱乐部都想要你的吧!”

    “是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趁机高价卖了我?”

    “那怎么可能!”宁清风居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虽然只坚持了几秒就又栽了回去,但看起来比起之前是真的清醒了,“我担心风之恒给不出他们给的那些待遇,我可不像那些大总裁那么有钱。”

    权衡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喝了口茶:“没事,不用担心。对于我来说风之恒有个优势是其他所有俱乐部都比不上的,而且独一无二,模仿都模仿不来。”

    “什么?”

    权衡笑着摇了摇头,垂下眼皮:“给我二哥扫墓比较方便。”

    “啊?”

    两人一起沉默了好一阵,宁清风才崛起嘴嘟囔:“你明明说你把甲级俱乐部都跑遍了,最后才来的风之恒!”

    “嗯,最好的要放在最后嘛。而且,现在也不光是这一个理由了,风之恒队内的气氛我也挺喜欢的,以前还没有发现,俱乐部的球员和球迷的关系特别亲近啊。

    “刚才酒会上我看看见一大帮阿姨在追着孙远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呢;还有吉光,我完全没想到他在大爷当中那么受欢迎;老康的女儿也很可爱,看他那个受小朋友欢迎的程度,退役之后去开个托儿所肯定挣钱……”

    “权衡,你是不是很讨厌球迷?”

    权衡低下头,把玩那个空了的茶杯:“谈不上。”

    “但肯定也是不喜欢!”宁清风拧起眉头,“毕竟是那么大个事儿呢,谁心里都得有坎……可是也不要一杆子全打死啊——权衡,我现在觉得风之恒才是最适合你和天放哥的俱乐部!”

    “呵——”

    “我们俱乐部是和球迷关系最好的,或者换个说法,我们没什么球迷,都是些看我们踢球的朋友。”

    宁清风并不在意他的态度,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在往下说。

    “我小时候经常偷跑出去跟家附近的小朋友踢球,后来跟我爸请的足球教练又学了几个月,觉得自己贼厉害,就到处去野球场踢馆。那时候很中二啊,整个阳城踢球的人都知道‘足球女王’的名头……”

    “噗——”

    权衡刚喝进嘴的水喷了一茶几。

    宁清风不满的瞪了瞪他:“别笑,很严肃的!”

    权衡一边找东西擦桌子,一边猛点头:“嗯嗯嗯……你继续。”

    “我踢了三年多,认识了很多朋友,七八岁的到七八十岁的都有,吉光都是那个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还小。足协宣布你们退役之后,我就特别生气,看见足球就发火,我爸才把我送去读商学院,准备让我继承家业算了。”

    “后来读完书回来,才发现我不想做商人。我们想要看球,想要踢球,想要和喜欢的球队一起战斗……但是黔州没有自己的球队。”

    “所以你就大手笔的搞了一个?”

    宁·真·土豪·清风瞬间开心起来:“是啊!风之恒最铁杆的球迷基本都是我当年一起踢球的朋友和他们的家人朋友,所以我们关系很好!”

    她停顿了一下,摇摇晃晃站起来,伸出双手,严肃的拍在权衡肩膀上。

    “所有的指责和悲剧都是因为相互不了解,如果是朋友的话,就不会了。我们一直都在一起战斗,只不过方式不同,大家是一个团队……他们……也是——”

    权衡默默的看着她脑袋越来越低,最后啪的砸在自己肩膀上,说话声音变成了呓语。

    他轻轻将她放倒在沙发上,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抿进嘴里,苦涩的味道顺着舌苔蔓延开去。

    “朋友和团队……这倒是个新奇的说法。不过,跟我说可没什么用,一朝被蛇咬——嗨,算了,还是回去睡觉吧!”

    ……

    赛季结束,球员们自然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两个月,而俱乐部其他工作人员也有一个短暂的假期,连着元旦差不多是十天左右。

    可能是觉得醉酒的事情有点丢脸,也可能是一个赛季结束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权衡连着三天都没见到宁清风的人影。

    俱乐部的收尾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工作人员们从第四天开始正式休假,吉光飞,杜辰龙这些球员也都各自回家去了,偌大的俱乐部变得空荡荡的。

    高天放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接着开小卖部。

    权衡帮他收拾东西,除了电脑之外,箱子里全是笔记本。

    “哥,你真的不打算继续在风之恒做教练?”

    这一次高天放却没有生气,他平静的写着交接计划,头也不抬:“你觉得我这身体能坚持执教一整个赛季的比赛?”

    权衡顿了顿,叹了口气。

    教练是个劳心劳力的活儿,需要动脑子的地方特别多,日常训练也要出现在训练场上,风吹日晒压力还大,几场比赛还行,一个赛季三十场比赛,高天放的身体确实吃不消。

    他也不在劝,将箱子合上:“那你跟宁总说了吗?”

    “还没,写完这份交接计划书就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