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造越位战术!

    高天放站在战术板前面,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写着满满的不耐烦。

    “说真的,这种水平的对手还要玩阴谋,这让我觉得很羞耻。”

    “如果将来想要站在超级联赛的赛场上,除了不断的进步,超越自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特别点名批评权衡。”

    “表现很令人失望,毕竟这种水平的对手,他一个人应该就能搞定才对。”

    权衡将毛巾从脸上揭开,挑起眉毛:“大哥,你以为我是钢铁侠啊,上半场这个防守强度已经累死人了好吗!”

    高天放撇了撇嘴:“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

    好在球队里的其他球员都知道他俩的关系,对他们相互拌嘴的情况见怪不怪,反而还嘻嘻哈哈的跟着笑起来。

    杜辰龙笑嘻嘻的搭腔道:“教练说得有道理啊,下半场的防守全部交给权哥就好了,其他人也上来进攻啊,进个球耍耍!”

    “就是就是,权队一个人当五后卫用,咱们凭空就能多出好几个人来呢,那还不是打谁赢谁。”孙远也跟着起哄。

    更衣室里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轻松起来,上半场和乌素图召打对攻时的压力在笑闹中也被抛到了脑后。

    权衡暗自惊叹,别看自家大哥沉寂了八年,但学霸就是学霸,干什么都有四两拨千斤的智慧在里面。

    高天放等大家闹了一会儿,抬起水笔敲了敲战术板。

    “除了权衡,其他人上半场表现得都很不错。本来按我的计划,上半场是可以丢一个球的,但是你们没有,这就已经让我们立于了不败之地。”

    “接下来,我们要继续保持目前的踢法,让他们以为我们是在全面进攻。。”

    “后腰,边卫该助攻的时候要往前跑,但是注意权衡的动向,你们要有三只眼睛,每时每刻都要保证能看到他的指示。。”

    “郭照,康志业,你们要前插,只有你们前插,才能让吉光飞有机会,否则他就被人看死了,速度优势发挥不起来。”

    他看了眼吉光飞,眼底浮起一抹蔑视:“除了打架,其他的,你跟他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小伙子顿时整个人都绷紧了,浑身像是烧起来一般,拳头握着咯嘣一下。

    眼瞅着他像是要变身似的,高天放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努力。”

    而另一边乌素图召的更衣室就没那么轻松了。

    他们的教练在战术板前来回踱步,语气沉重:“诸位,我们现在积分榜第三,他们积分榜倒数第二,难道你们想要因为同情他们而继续待在甲级?”

    “那个权衡是有三头还是六臂,你们这么多人冲击一条破破烂烂的防线,居然整个半场一脚有威胁的射门都没有,光是数据漂亮有什么用?”

    “他个子不算高,身体也不壮,你们起高球啊,突破啊,将他狠狠的撞翻啊,你们是进攻方,难不成还担心在对方的禁区里遭个点球?”

    “你们就是被他吹嘘出来的名头给吓住了,他是个前锋,放在后卫的位置上勉强支撑而已。”

    “进攻,进攻,进攻——别踏么像群娘们!”

    ……

    上半场比赛已经很激烈了,下半场一开始,观众们便发现战况再次升级。

    不但乌素图召像是打了两升鸡血一样,连风之恒也加强了全面进攻,双方的进攻都让自己的后防线压过了中线。

    观众们看得兴高采烈,真正懂行的却是看得心惊胆战,这两个球队都用搏命的打法,明明是下半场才开始,便有了最后十五分钟的既视感,这种局面下,一个失球就会摧毁一个球队的全部斗志。

    乌素图召在三条线上的实力都超过风之恒,这么打还可以理解,风之恒也这么打,就有点放弃治疗的感觉了。

    “嘟——”

    又是乌素图召的一次快速反击,那个前锋刚一加速冲过权衡,便听见裁判一声哨响,紧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了边裁手中的旗子。

    “越位?”

    明中耀双手叉腰,不解的回望了一眼大屏幕,上面显示在自己传球的一刹那,权衡确实是站在自家前锋前面的,越位了半个身位。

    他摆摆手,到还不是很在意,毕竟双方大举压上打对攻的时候,越位是常有的事情。

    乌素图召很快卷土重来,明中耀刚把球传出去,就又听见了裁判的哨声。

    “又是越位!”

    他茫然的抬起头,正好看见权衡放下举起的手,还冲他笑了笑。

    回望大屏幕,他接到球抬头观察时,对方的后卫还在跟自家前锋纠缠,紧接着权衡便举起了手,自己低头传球的时候,那个后卫已经向前撤了好几步,同时权衡自己也在前撤,活生生把自家前锋甩在了越位的位置上。

    接下来十分钟。

    “嘟——”

    “越位!”

    “嘟——”

    “越位!”

    “嘟——”

    “越位!”

    ……

    观众们都看笑了,明中耀紧紧咬着牙,脚下猛地抡起,这一次的大脚真的大,差不多传到了禁区边上。他想得很简单,乌素图召有跑得很快的球员,只要距离拉长,权衡不一定跑得过他们。

    可是权衡只是淡定的回头看了看,丝毫没有在意从自己身边跑过去的乌素图召球员。

    封尚志又紧张有兴奋,难得的大喝了一声,从门前冲出,赶着所有前锋到达之前把足球大力开向了前场。

    权衡手搭凉棚看了看球的落点,点点头:“嗯,这段时间的门球没白练。”

    乌素图召是一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二岁的年轻球队,有一半队员拥有蒙古族血统,顺风局凶猛无比,逆风局坚韧不屈,但却非常容易被激怒。

    这场比赛火药味已经越打越浓,被风之恒的越位战术刺激,乌素图召的后防线也几乎都压到了中线上。

    中场人满为患,封尚志这个球被老康顶给孙远,孙远又被乌素图召的球员挤开,郭照又去助阵,乌素图召另外的队员也一窝蜂的涌了上去……

    球权在中场飞快的变化,连大屏幕上都乱成了一锅粥。

    观众们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但还是没看清是谁把球踢飞了出去,直奔乌素图召的禁区右侧。

    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个球要出界之时,一道红色的身影如闪电般蹿了出去。

    除了打架,其他的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开什么玩笑——我也没有那么差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