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代理教练!

    邓茂仰着脸还没说话,却是高天放先走到了他们面前,一点没留情面直接开嘲讽

    “说人家阴险的?”

    “难道手不是长在你自己身上的吗?”

    吉光飞愣了一秒,脸涨得通红:“大叔,您到底是那边的啊!”

    高天放没说话,抬眼看了看林荫路,两个人影正狂奔过来,他低声咳嗽了一下,盘腿坐在了草皮上。

    权衡一接到电话就从医疗队狂奔回来,路上遇到从总经理办公室狂奔出来的宁清风。

    两人一起冲到训练场门口,发现大门锁着,宁清风顿时怒发冲冠,一脚踹在门上:“谁关的,打开!”

    吉光飞赶紧跑过去把门拉开,两人一进去便看见地上躺倒的邓茂等人。

    权衡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揉了揉额头:“我才走这么十几分钟……”

    孙远和老康也擦着脑门上的汗从更衣室跑了出来,看见他俩便大声喊道:“权队,宁总,保安组的过来了吗,刚才我们看见有个人好像是媒体的,不知道拍到没有。”

    “媒体的?”

    权衡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风之恒现在本来就陷在舆论漩涡里面,好不容易凭借上周的比赛扳回了一句,现在被媒体捅出球员有暴力事件的新闻,那可是天大的丑闻,搞不好这个赛季就全废了!

    宁清风整个人都炸了,狠狠瞪着吉光飞:“ 解释!”

    “宁姐,我……”

    吉光飞低着头,嘴巴嗫喏,宛如一个即将被请家长的小学生。他身后杜辰龙等一列更小的小将脑袋垂得更低了,看表情几乎都要哭出来。

    邓茂等人趁着权衡和宁清风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开溜,刚一动弹,便被一个足球砸了个正着。

    “诶哟——”

    他捂着脸叫了一声,权衡等人这才看见坐在一旁的高天放。

    孙远一蹦三尺高:“权队,就是他,那个记者!”

    权衡也是又惊又喜:“哥,你怎么来了!”

    “咳咳——”高天放将手里的另一个足球扔向邓茂等人,另一只手握拳在嘴边咳了两声,“扶我一下,地上有点凉。”

    权衡赶紧过去将他扶了起来:“你要过来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高天放冷冷哼了一声:“你又不是老板,给你打电话干嘛。”

    说完,他走到宁清风面前,指了指邓茂:“这几个人,蓄意挑衅球队队员,宁总自己处理吧。另外,代理教练的事情,还算数吗?”

    宁清风愣了愣,怒气值瞬间清零,笑逐颜开:“算啊,当然算。”

    “很好。”高天放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吉光飞等人,“从现在开始,我是你们的代理主教练高天放。你们几个——”

    他伸手指了指:“队内斗殴,罚跑二十圈。”

    接着手指一转,指向权衡:“身为队长,管理不善,罚跑二十五圈,开始吧。”

    “哈?”

    权衡愣了一瞬,忽然又被一种狂喜所淹没,高天放居然真的被宁清风说动了,他要重新回到足球场上,虽然是以教练的身份,但是他又要跟自己一起并肩作战了。

    他终于决定要走出那片回忆了!

    权衡兴奋的一个立正,就像是多年前在国少队的那位队长面前一样:“是!”

    看见权衡都开始跑了,吉光飞他们自然也都老老实实的开始跑起来。

    比起杜辰龙他们来说,吉光飞更加老实,不但老实他还有点隐约的激动。

    “权哥!”他追上领跑的权衡,扭扭咧咧的挠了挠脸颊:“教练他……是那个高天放吗?”

    权衡心情特别好,笑眯眯的侧过脸:“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啊!刚才他用球打邓茂他们的时候我就觉得很熟悉了,隔那么远,还能打中高速运动的目标,只有高爷的战斧长传了!”

    “我靠!我简直太高兴了!太厉害了!权神是我队长,高爷是我教练,我……我特么……我要跑三十圈作为庆祝!”

    吉光飞也真是个单纯的人,他瞬间把刚才的打架事件抛之脑后,高兴得左右脚差点绊到一起。

    左蹦右跳,又“嗖”一声窜出去,屁股上像插了火箭似的,一骑绝尘在跑道上狂奔起来。

    ……

    权衡跑完二十五圈之后,发现宁清风和高天放都站在球场边没有离开,还有一大帮人站在那里,似乎在开一个临时会议。

    他走过去的时候正听见宁清风说:“对外就这么宣布,至于邓茂他们,先送到预备队去,只要风之恒没降级,他们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下家。赔不死他们算我输——散会!”

    人群一窝蜂散去,这场打架事件显然给俱乐部各个部门的员工都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他们要赶着回去善后,今天有好多人少不得又有加班到很晚。

    权衡望着他们奔向办公楼的身影,莫名的觉得有点愧疚。

    “咳——权少爷也会考虑这些幕后部门的感受,真是少见。”

    权衡愣了愣,苦笑着看向高天放:“我什么都没说好吗?”

    高天放呵了一声,扭过脸去:“你的表情说了。现在给你们安排第一个训练任务——去向俱乐部的其他部门道歉,参与打架的全都去,你带头。”

    “嗯,那你呢?”

    “回宿舍,我累了。”

    高天放说完,一点没犹豫,转身就走。

    权衡摸了摸脑袋:“宁总,你还真厉害啊,怎么说服他的?”

    “这个嘛……”宁清风难得的尴尬起来,“秘密——对了,他跟你住一个宿舍,正好那是个两室一厅的套间,你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他能住我眼皮子底下,还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省了多少提心吊胆。”

    高天放来风之恒担任代理教练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但是他只答应把这个赛季最后三场比赛应急应过去,本来连合同都不愿意签的,最后还是在宁清风好说歹说下,才签了个按次数算的合同。

    权衡带着吉光飞他们挨个部门道完歉,回到宿舍时,看见高天放坐在靠窗的桌子前面,电脑屏幕上是比赛动图,笔记本上已经写了长长一串名字。

    他关上门正准备说话,便听见高天放头也不抬,淡淡的开口道:“还有两分钟,等我看完,再一起出去吃饭。”

    权衡猛地一震,几曾何时,这是他们兄弟间每个傍晚都要发生的对白。

    远山的暮色洒进房间,宁静而又温柔的暖黄色斑斑驳驳的印在权衡身前的地板上,一如往昔那般。

    他眼睛有点湿,狠狠的点了两下头,笑道:“那你要快点,超过两分钟,我们可不等你了!”

    “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