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死缠烂打!

    宁清风没有立刻开口,而是绕着货架转了一圈。

    高天放也不催她,点开电脑上的纸牌游戏开始玩起来,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宁清风从冰柜里拿出汽水喝了一口,心里也在暗自嘀咕:这家伙知道自己的来意,现在摆明了就是一副“你随便说,反正我不听”的态度,心理学上典型的自我封闭,就算自己说得在天花乱坠,直击要害,恐怕也无法打破他心中那道壁垒。

    那么自己应该从哪里切入才能让他能够与自己产生沟通和交流呢?

    她转了个弯,看见面前货架上摆着一排婴儿奶粉,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还不错的计划。

    她走到高天放面前,双手撑在台面上,一本正经道:“天放哥,我这次来是想问问您,既然您压根就不把权衡当兄弟,为什么不跟他明说呢?”

    高天放握鼠标的手猛地顿了一下,冷冷一笑:“就算您是他的老板,也没资格质问他的私人关系吧。”

    “老板当然没有——”宁清风拉长了语调,忽然重重的一拍桌子,“那女朋友呢,总有了吧!”

    高天放果然猛地抬起头来,眼神中夹杂着惊讶和迷惑:“哈?”

    宁清风乘胜追击:“您是不是担心权衡也会像您弟弟一样,结了婚就不认你这个大哥了,为了不失望,所以干脆从现在开始就不抱希望!”

    高天放缓过神来“呵”的一笑:“这小子这么快就泡到了老板,挺厉害啊。”

    “您心里想的肯定是,您尽到做大哥的责任就好了,至于他们当不当您是兄弟,您无所谓,反正您一个人也能活下去,是吗?”

    “您这是对他严重的不信任,只顾着自己的面子,一点都不考虑他的心情!”

    “要是反过来,他生病自己跑去医院不告诉您,您只能急得在外面转圈,您会是什么感受?”

    高天放扔下鼠标,仰身靠在货架上:“所以呢,你今天找我是想告诉我以后不要跟权衡往来了,是吗?”

    “当然不是!”宁清风深深吸了口气,“您应该回到人群中去。”

    “哦?”

    “当年的事情对你们的创伤很大,你们两个相互扶持,不比一个人硬撑来得好吗?权衡也很辛苦,他也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回到球场上来的,您为什么就不想要帮帮他呢。他很需要您,您难道看不出来吗?”

    “他……需要我?”高天放喃喃自语了一声,表情再次沉了下去,“看来那小子果然挺喜欢你啊,我们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

    “他没说过什么,但是上次你住院,是我开车送他去的。当年的事情算不上什么秘密,虽然被足协压住了,没有大肆流传开,要是有心去查也是可以查到的。”

    高天放点点头,重新点开纸牌,继续开始玩起来。

    宁清风等了半天也不见他表态,只好又敲了敲桌子:“大哥,您倒是表个态啊!”

    高天放抬起眼皮:“唔,汽水三块五,扫刚才那个码。”

    宁清风:“……”

    她抓过二维码牌子,愤然扫码,气咻咻的将卷帘门往上面一推,冲出了店铺。

    高天放等她彻底消失在门外之后,才扔掉鼠标,慢慢仰起头,靠在身后的货架上,凝视着天花板,良久,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宁清风一直回到车上还气咻咻的,她一把拉开副驾驶的门:“你去开车!”

    权衡耸了耸肩膀,果然,无论谁去跟大哥唠嗑最后都会被怼成这样。

    他不紧不慢的下车,转到驾驶室那边,一边打火一边问:“比你想象的难对付吧。不过,你给我转了五千块钱是什么意思?”

    宁清风猛地侧头,死死盯着权衡。

    权衡还不明所以,继续道:“之后还有个三块……唔——”

    宁清风一把跳起来,揪着权衡的衣服一阵猛摇:“你给我闭嘴!再说下去,就跟你同归于尽!啊啊啊啊,高天放,真的是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

    ……

    高天放本以为自己这就算是拒绝了,无论这小姑娘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作为一个老板被这么戏弄一番,肯定很生气。

    没想到,第二天铺子刚一开门,就看见宁清风骑在一辆机车上,捧着袋小笼包子吃得正香,看见他之后,还很热情的招呼:“大哥,吃包子吗?”

    高天放皱了皱眉:“你怎么又来了?”

    “做为风之恒俱乐部的执行总经理,你还没答应我来做我的主教练;做为权衡的女朋友,在他又要训练又要做比赛计划,累成狗的时候,替他来关心关心大哥的身体健康。于公于私,都很有道理吧!”

    高天放翻了翻眼睛,转身推开卷帘门,默默的开始整理货架准备开张。

    宁清风也不多说,兴致勃勃的开始帮他整理起货物来。

    第三天依然如此,第四天,第五天…

    高天放终于忍不住把门关了。

    宁清风在小卖部门口等了大半天,确定他真的没有要来开门的意思,只好悻悻然回了俱乐部。

    上一场比赛他们虽说是赢了,但周原队也同样赢了比赛,两队还是有着一分的差距。现在主动权仍然在别人手上,他们只能坚持赢下每一场比赛,同时等着周原队犯错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权衡身兼数职,每天忙得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宁清风干什么去了。

    现在的风之恒,最害怕伤病。

    权衡翻看着手里一叠体能评估报告,眉头一会皱起来一下,他招手把吉光飞叫过来:“吉光,你带着大家去健身房练体能,做完一组之后让大家都去理疗室按摩一下,我去趟医疗队。”

    “成,您去吧。”

    权衡点点头。

    他前脚刚走,邓茂等人便聚在一堆说起闲话来。

    “你看他能得,猪鼻子插葱——装个屁的象。”

    “不就是总裁养的小狼狗吗,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说什么在国外就认识,欣赏他的技术……哈哈哈,我看啊,是欣赏他床上的技术吧!哈哈哈哈哈……”

    吉光飞“砰”的一脚,将足球踢了过去:“谁特么又在放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