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老油条!

    风之恒拥有两个实力在甲级联赛以上的球员,而且这其中之一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油子,在没有人干扰作梗的情况下,只要所有人都正常发挥,那么综合实力超过保定直隶,那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锋线上,他们拦不住吉光飞。

    权衡传球谨慎却刁钻,每一次都带有迷惑性,你以为他是找吉光飞的,却偏偏不是,你以为不是找吉光飞的,偏偏又真是找吉光飞的。

    而且还不单单是二选一,老康和郭照时不时的前插会出现三选一,四选一甚至五选一的局面

    这种选择题搞得直隶的后防线苦不堪言。

    不过他们的教练及时发现权衡是所有进攻的发起点,果断调整战略,派出重兵看防和冲击权衡,就算是拦不住他也要不停的拉着他跑来跑去消耗他。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教练的重要性了,权衡意识到自己被盯上了,但他的队友们却没有意识到,还眼巴巴的等着他传球。

    权衡只能强行凭借自己的技战术水准与直隶周旋,好不容易等到一次死球的机会,他整个人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了。

    他把老康叫过去,赶紧交代了几句,让他和郭照不要前插了,退回来帮助他分担组织进攻的压力,又趁着回防的机会跟边后卫交代,不要继续前插助攻,免得直隶打出防守反击。

    跑前跑后嘱咐了一番,总算是稳定住了形势。

    比赛最后的几十分钟双方场面上打得激烈,但实际相互都没有太多的威胁,最后风之恒在客场拿到了宝贵的三分。

    权衡感觉自己累坏了,又当球员又当教练,花费了可不止是两倍的心力。

    但作为球队新任队长,他还是努力表现得神采奕奕的去参加新闻发布会,跟他一起去的是吉光飞,他们两人在新闻发布会大厅的门口遇到了兴奋得上蹿下跳的宁清风。

    “老板,你这样子不怕被媒体拍到吗?”权衡好意提醒了一下。

    宁清风立刻一拳打在他肩膀上:“哈哈哈,权衡你简直是太棒了!你没看见网上那些评论,一下子就倒向了咱们这边,瞬间冒出好多自称咱们铁粉的——简直笑死我了!”

    权衡默默的退了半步,翻了翻眼睛:“这可不是你办公室,注意形象哈!”

    宁清风撇了撇嘴:“直隶的还没开完,怕什么。”话虽是这么说,但她还是正经起来。

    几分钟后,三人被让进了大厅。

    权衡觉得挺奇妙的,当年自己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大概跟吉光飞差不多,经纪人一看见自己拿话筒就觉得肝颤。

    现在倒好,自己压根就没有经纪人!

    哈哈哈,有趣!

    “您好,我想提问吉光飞先生,对于俱乐部将您的队长袖标交给新来队友这件事,您有什么看法。”

    权衡回过神来,饶有兴致的扭过头去。

    多年不见,记者果然还是记者,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捕风捉影,同性之间的矛盾,异性之间的暧昧,永远比足球本身更让他们喜欢,特别是越低级的小报越是这样。

    吉光飞冷冷的拿起话筒,连音都没调:“队长袖标是我主动交给权哥的,我觉得权哥比我更适合做队长,跟俱乐部没有任何关系!”

    呀,这个回答可不好。

    权衡暗自摇了摇头,吉光飞果然还是跟刚出锅的油条,不懂得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有时间要专门培训他一下。

    转眼又一个记者站起来。

    “您好,我想提问权衡先生,您觉得您能够在于主教练亚历克斯的矛盾中胜出,并且成为风之恒的新任队长,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吗?”

    权衡笑了笑:“当然,如果您能保持每场比赛都有进球,那么您也可以如此快速的在球队中拥有一席之地,毕竟每个老板组建球队是想看到胜利,那些不能帮助俱乐部取得胜利的人,或许应该多考虑考虑自身的问题。”

    第二个记者站起来,接着前一个问道:“听起来权衡先生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那么您为什么会选择风之恒这样一只甲级球队呢?”

    “我在国外学习的时候曾经就与宁总裁是朋友,她一直很欣赏我的球技,如果有彼此都熟悉的选择,我为什么还要去其他地方重新努力呢。”

    “您以前是在国外的联赛踢球吗?”

    “这属于个人隐私,恕我不便相告。”

    “权先生,刚才我们采访到了亚历克斯先生,他对风之恒此次的胜利的回答是‘走着瞧’,他并不看好你们在剩下三场比赛中能够保级成功,对此您怎么看。”

    权衡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很遗憾,我们没能和亚历克斯先生一起走到最后。他是帮助风之恒升上甲级的功臣,可是就像我刚才说的,俱乐部需要胜利,只有胜利才是对俱乐部和球迷负责任的表现。”

    “在这里,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我这次回国,便是受到了宁总的邀请,她希望我能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带领球队留在甲级。球队现在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但也正是如此,我更加不能辜负她对我的信任和期待,从小飞手上接过队长袖标,便是接下了风之恒的责任,我感到任重而道远。”

    “风之恒在上半程中落下了许多的分值,但是我们在下半程赛季追回来不少。现在球队气氛非常好,还剩下三场比赛,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成功保级。”

    话说到这儿已经差不多了。

    权衡在回答这几个问题的同时,不动声色的解释了自己和宁清风的关系,也为自己的突然出现找到了理由,还顺便给吉光飞补了下锅,把队长让给自己不是吉光飞的个人行为,而是宁清风本来的意思,只是以前被亚历克斯阻碍而已。

    让这些记者慢慢去查自己和宁清风在国外的关系吧。

    他们顶多能查到权衡这个人二十岁以后经常在国外游学,而宁清风也在某个时段去国外读过书,更多的,他相信凭这些水准的小报是不可能查得出来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