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病危通知!

    权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更衣室的,他感觉浑身每个毛孔都在颤抖,恨不得自己会瞬移一瞬间就出现在医院里。

    偏偏市政开发还没正式开发到这边来,看完球赛的球迷一走,四周冷静得连个出租车都打不到,权衡感觉自己拿手机的手在发抖,点屏幕上的叫车按钮,点了几下都没点到,好不容易点上了,却又告诉他附近暂时没有车。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宁总有车!”

    权衡手忙脚乱的点开通讯录,在里面找了半天,才找到上一次宁清风给他打电话时留下的手机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权衡,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真是不可思……”

    “宁总,借你的车一用,我要去第一人民医院,求您了。”权衡飞快的打断了她,甚至用上了“求”字。

    宁清风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事情的紧迫:“你在哪?”

    “体育场门口。”

    “好!”

    挂断电话,五分钟不到,宁清风便开着她那辆黑色越野甩着尾漂移到了权衡面前:“上车!”

    权衡拉开车门,一蹦而上。

    宁清风一脚油门,越野车轰鸣着冲进了夜幕当中,她趁等红绿灯的时候瞅了眼权衡:“怎么回事?”

    权衡现在满脑子只有医院和危重症病房,压根就没听见她说什么。

    晚上的阳城并不堵车,越野车很快便驶进了第一人民医院的地下停车库,车刚停稳,权衡便拉开车门,蹦了出去,他一路小跑到电梯门口,咔咔咔猛按电梯按钮,看着数字还在十几楼上头,急得一拳擂在墙壁上,转身又向楼梯口跑去。

    权衡一路狂奔到了五楼的ICU病房门口,却发现自己是进不去的,急得团团转。

    幸好宁清风也坐电梯跟了上来:“权衡,你冷静点!你找谁,你走廊上的问讯处问一问先。”

    “哦,对啊,对啊。”

    “您好,请问一下。一个小时前有个叫高天放的人来医院看病,现在他人在哪里?”

    权衡说完,脊柱绷得紧紧地,生怕听到什么不想听到的消息。

    那护士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你就是权衡,这位高天放先生是你什么人?”

    “是我哥。”

    “他以前做过大手术,有严重的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症,你知道吗?”

    “知道。”

    “知道你还让他自己一个人来看病!现在这些兄弟姐妹就是不靠谱!我看你们都不是一个姓,怎么,是再组家庭?”

    “呃……你就当是吧,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努,这几份确认书,你签个字,然后去把费缴了,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权衡看着对方推过来的单子,病危通知书,手术确认书还有缴费单。

    他狠狠的抹了把脸,机械的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好,好,我这就去缴费……”

    他转身就向楼梯口跑,一不留神险些撞上一个推医疗车的,赶紧鞠躬连声道歉,再抬头时,发现手里缴费单被宁清风抽了过去。

    “行啦,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去缴费,你在那儿坐着等我!”

    “唔——不用……”

    “这种时候了你还矫情什么!我认识这里的院长,顺便找他问问情况!”

    宁清风强硬的把权衡拉到手术室前面,将他按在椅子上:“你就守在这里!”

    看着宁清风消失在走廊尽头,权衡转脸看向亮着红灯的手术室,伸出双手捂在了脸上。

    那种绝望,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一回。

    “喂,权衡——”宁清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可能都在他旁边坐了一会儿,她忽然开口问道,“这个高天放……是那个高天放吗?”

    “嗯?”权衡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我已经跟院长打过招呼了,现在又去了两三个主任医师,不会有事的。你也不用再瞒着了,他可没有换名字。姓权的,有个朋友叫高天放,还是个出色的球员……很难不让人联想吧。而且我了解小飞,除了曾经的国少三剑客,没人能让他这么服服帖帖。”

    权衡直起身子,嘴边浮起一丝苦笑:“嗯,你想对了……他就是那个高天放,但是和当年那个全国第一后腰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现在只是一个三天两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普通人罢了。我也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只不过……不想再提曾经的名字。”

    “你们三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宁清风失声叫起来,紧接着又觉得自己有打探人家隐私的嫌疑,咳了一声,“咳,我是说,当年我也是你们的球迷,那年世界杯之后忽然退出球坛,销声匿迹,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实在是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球迷……哈哈哈哈——”

    权衡仰起头,忽然压低声音笑起来,只是那笑声比起哭声还要难听些。

    那一瞬间,宁清风似乎看到了曾经那个如火焰一样熊熊燃烧的不羁少年,而这个少年拿着滴血的刀剑,满身都是伤痕和仇恨,她有点吓了一跳:“喂,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了!”

    权衡却自顾自的开口了:“那年世界杯,我们输了比赛。”

    “胜败乃兵家常事嘛,国足什么时候赢过……”

    “可是在那之前,所有人都对我们寄予了厚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失望让人疯狂!媒体把罪过都归在我们头上,球迷也是……车祸——有个球迷开了辆大货车,撞上我们的车……”

    权衡抬手比划了一下:“一瞬间,一切都完蛋了!”

    宁清风怔愣了一瞬,猛地捂住了嘴,眼泪飞快的漫上了眼眶,滴答滴答落在她的衣服上。

    权衡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国少三剑客……只剩下了死人,病秧子和懦夫……离开了足球,我们什么都不是……唔——”

    宁清风忽然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呜呜呜”大哭起来,鼻涕眼泪全都抹在了他的衣服上面。

    权衡愣了一下,少女温软的身体一下子驱散了他心中的戾气。

    他直愣愣的看着宁清风好一会儿,失声苦笑道:“我还没哭呢,你到底在哭个什么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