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打抱不平!

    权衡压根就没注意到彭东力,比赛一结束亚历克斯就像一头发疯的老狮子一般冲了过来。

    “权衡,我在比赛前说的话你全都忘了是吧!哦,不,不是忘了,你根本就不在意。教练只不过是阻碍你发挥的存在。对,就是我,我就是那个阻碍你发挥的人!”

    “现在,立刻,收拾包袱滚出一线队。我的队伍当中不需要一个不听指挥的家伙,哪怕他再厉害也不行!你只会带坏其他人,让这支球队变成你一个人的舞台。”

    权衡自知理亏,在这件事情上他是越界了。

    他也不反驳,就陪着笑脸听着亚历克斯用各种意大利经典国骂骂他,反正意大利骂人的话杀伤力也不大,无非就是混蛋,笨蛋,蠢猪之类的,比起国骂动辄沾亲带故或者涉及某种器官而言,简直是单调而又文明。

    吉光飞听不懂意大利语,想要帮权衡说话,却又插不上嘴,急得抓耳挠腮。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真是令人惊讶,拯救了比赛的人在自己球队里竟然被如此羞辱,我这个做对手的都看不下去了。”

    亚历克斯的骂声戛然而止,他惊讶的扭过头,发现说话的人穿着前海的队服,立刻收敛起脸上的戾色,皱了皱眉:“先生,这是风之恒的教练席,您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彭东力曾经在中超效力过,会说一些意大利语,呵的冷笑了一声:“不是我走错了地方,我看倒是这位权先生走错了地方。与其在一个水平和素质都这么差的教练手下踢球,不如来我们前海,虽然我们不缺前锋了,但我看你后腰踢得也很棒啊。”

    后面半截是用普通话说得,吉光飞也听懂了,一下子就跳起来:“哪有你这么挖墙脚的,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啊!权哥是咱们风之恒的人,不会去你们前海的!”

    彭东力看了看他:“我看你今天踢球变得比以前聪明些了,看来也是你这个权哥的功劳罗。本来我只是想过来换个球衣,顺便记清楚这个把我们三分变成一分的家伙的长相。现在,我倒是真的决定向俱乐部建议一下,冬季转会就把权先生买过来。”

    “风之恒今年能不能保级还不好说,但是前海明年肯定能征战中超。我们的主教练是中国人,脾气可比这位外国佬好得多,只要你有能力,他一定会给你施展的空间。来前海,上场时间和薪水都会比在风之恒多。”

    “你……”

    吉光飞想要反驳,但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因为人家说的就是事实啊。

    权衡这种人就是去中超也随便就能有个一席之地,首发肯定没问题,而且还能受人尊敬。

    他想想都觉得权衡待在风之恒受委屈。

    彭东力说话比较快,翻译这会儿才给亚历克斯翻译完,他的脸色也是青一阵红一阵,自己不想要的球员,转眼之间就被另外的人抛了橄榄枝,这脸打得有点疼,但彭东力不是他的球员,他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眼见自家队长和主教练被人家说得面红耳赤,权衡也是很无奈,他随手脱下球衣塞进彭东力手上:“行了行了,这个赛季没打完呢,不是谈转会的时候。努,你不是要换球衣吗,拿了快走吧。”

    彭东力:“……感觉你很敷衍。不过没关系,你仔细考虑一下,我回去就向俱乐部建议,我的推荐在前海还是有分量的。”

    “嗯嗯嗯,我会考虑的。这件球服是给我的吧,好了我收下,你快走吧!”

    彭东力:“……”

    被彭东力一插,亚历克斯也没有骂人的兴致,带着教练团气咻咻的往回走。

    吉光飞若有所思的站了一会儿,忽然拔腿向着亚历克斯的方向追了过去:“权哥,您放心,我一定说服教练好好用您!您可千万别听那姓彭的胡说八道!”

    权衡翻了翻眼睛,如果跟彭东力去前海,那他还不如直接回中超去找个俱乐部呢。

    年轻就是好,吉光飞打完一个九十分钟的比赛,还能一溜烟就跑得没影。

    权衡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有劲,打完比赛还能顺便出去打个架,现在不行了啊,刚才来得猛了点,这会儿膝盖都还有点隐隐作痛。

    他本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也不管吉光飞和亚历克斯干嘛去了,溜溜达达回了更衣室,由于在下面耽误了时间,等他洗个澡出来,更衣室已经空无一人。

    一线队的比赛是七点开始,差不多快九点才结束,球员们都赶着回家去,所以走得都比较急。

    权衡他们这些住在俱乐部的倒是不着急,比赛的体育场就在俱乐部边上,是风恒集团自己的产业,他听宁清风说,当年修建这座体育场的时候是看中了这一片的发展潜力,随着阳城的发展,市政规划肯定会不断向这边倾斜。

    事实证明她判断得很准确,现在阳城的建设还没建设到这边来,这座体育场的市值就已经翻了好几倍了,随着建设进度的增加,这座体育场还会升值,就凭这一点,风之恒就胜过许多租体育场来用俱乐部。

    权衡换了一身休闲秋装,他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手机,上面竟然显示他有十一个未接电话。

    权衡皱了皱眉头,将那串数字默念了一遍,这显然是个座机号码:“什么情况!现在除了推销的,谁还用座机啊!不过,推销的都这么敬业的吗?半个小时就给我打了十一个电话,平均三分钟打一个……”

    他正准备拨回去看看,却听见一阵悦耳的音乐,他的手机自己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竟然还是这个号码。

    “嗯……”权衡思考了一下,滑动了接听键,“喂——”

    “您好,请问是权衡先生吗?”

    “是的,您是?”

    “这里是阳城第一人民医院,请问您是否认识一位名叫高天放的先生?”

    权衡顿时感觉自己心脏猛地被一只巨手撅住拉到了半空中:“他怎么了?”

    “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高先生独自一人来医院就诊,突发急症,情况比较危急,现已送入危重症病房抢救。进一步的治疗需要家属签字配合,他的手机里只有您这一个号码,如果您确实认识他的话,麻烦您立刻到医院来一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