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争取到的平局!

    权衡没有给他们犯规的机会,他只跑了三步,和贝尔一拉开距离便起脚传球了。

    这个传球完全违背了亚历克斯打地面渗透的意思,越过前海的后防线,直奔右前方空旷地带。

    前海队长彭东力立刻判断出了他们的意图,这种球一定是传给吉光飞的,想要凭借吉光飞的速度穿插进去。

    他在球场上跟吉光飞交手过好几次,深知此人的秉性,他接球之后一定会凭自己的速度硬吃进来。

    彭东力立刻让跑去追球的队员撤回了两个,大家都堵在禁区里,就算是他冲进来了也不会有射门的空隙。

    彭东力的判断很准确,接球的确实是吉光飞。

    他在高速奔跑中伸出右脚,用脚尖将球点了下来,接着向禁区方向大力一拨,急停变向,一个大步追上球,又向前使劲趟了一步,做出要强行突破的架势,却在第三步的时候,抽在了球面上,将足球传了出去。

    “下底传中?”

    “吉光飞竟然会下底传中!”

    “而且还做了个假动作!”

    前海的教练眨了眨眼,显然有点不敢相信,吉光飞这小子身体素质和速度都是一流的,之所以还不算是一流的前锋,就是因为他的行为模式特别单纯,也不会特意的与队友寻求配合,只要稍加琢磨便能克制住他。

    但现在,他居然愿意吸引火力去成全自己的队友……

    前海的教练忽然觉得这个不堪一击的对手变得有点意思了。

    吉光飞的传球飞到禁区另一侧,他吸引了大多数的火力,那边只有一个人,老康和孙远同时出现在落点附近,也没看清他俩谁伸腿挡了一下,足球便飞进了球门。

    距离如此之近,门将完全没有反应。

    风之恒的球员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看到裁判指向中圈时还都一脸懵逼。

    吉光飞从前场奔回来,使劲把权衡往地上推,然后压上去,大喊:“老孙你欠我权哥十顿饭!”

    孙远哈哈大笑:“欠,欠,等放假了你们去重庆,我请你们吃火锅吃到饱!”

    风之恒的队员们这才反应过来,“乌拉”一声欢呼起来。

    权衡无奈的将吉光飞推开:“快去开球,还落后一个呢!”

    前海的队员虽然丢了球,但却也没有觉得太多懊恼,教练把彭东力叫过去详细了说了些什么。

    很快前海将球开出,他们并不着急向前推进,而是慢悠悠的在后场倒起脚来,面对风之恒的拦截,特别是权衡,他们压根就不跟过招了。

    一看见人就回传,就算是权衡也不可能跑得比皮球还快,他暗自数着对方将球踢过中线的次数,示意吉光飞不要着急。

    他自己则慢慢游弋在中圈,像一只准备觅食的狮子,仿佛时间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一般。

    第四官员举起牌子,补时三分钟。

    前海的球员们总算松了口气,时间还剩下三分钟,球权还在他们脚下,只要再发动一次进攻,将球送他他们半场去,这场比赛就算是结束了。

    为了稳妥,彭东力并没有让球员将球长传过去,而是选择了地面渗透,层层推进。

    他们花了一分钟才前进到中线之后,年轻的前腰贝尔接到传球之后,也没有着急向前,他抬头张望了一下,周围没人,风之恒的防守队员都紧张的缩在禁区附近,米德尔和弗朗西斯的位置都不算好,他也不愿意冒险,于是便决定再回传一次。

    谁知他刚一转身,便听见“嗖”的一声,脚下顿时一空,权衡像一块香蕉皮似的一下子就从他脚下滑了过去,皮球被重重铲向风之恒的禁区。

    彭东力立刻跳了起来,一边向着球狂奔,一边大喊:“倒,倒下去!”

    贝尔愣了一下,赶紧一头栽倒下去,但他还是太年轻了些,摔得很是生硬,裁判看都没看他一眼,便追着球跑走了。

    这是个好球!

    权衡抓着草皮,阻止自己继续向前滑,借着惯性跳起来,转身就往前场跑。

    风之恒的后卫赶在所有人之前将球用力踢向前场,也没瞄准,也没调整力度,皮球飞快的掠过半块球场。

    一个火红色的人影飞快冲出来,高高跃起,身体猛然向后仰倒,几乎在空中拉成了一条直线,吉光飞等着一下已经等很久了,他不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要不是权衡的嘱咐,他绝不会忍到现在都不去参加抢球和防守。

    脚尖捅到了皮球,足球一下子便改变了方向,以一种更快的速度,打着旋扎向禁区。

    权衡也追着球跑到了禁区附近,但还差一点,对方的后卫离球更近。

    “呀啊!”

    权衡猛地一蹬,身子又向前蹿出半米,还差一步之遥。

    对方后卫已经赶到了,这个球的高度在小腹下面一点点,旋转得很快,并不太好处理,后卫索性不管球,身体一侧,横在权衡和球之间,准备让门将来处理。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权衡在这样高速前进的时候,还能瞬间急停,他如同一根被强力压下去的弹簧一样,一下子矮了一半,紧接着却是再次爆发向左跃起,绕过了那名后卫,然后伸直右腿,皮球狠狠砸在小腿腿骨上,向着门将扑出的反方向跳去。

    权衡重重摔倒在地上,他听见远处裁判吹响了哨声。

    “咻——”

    是一声长哨,不是三长两短。

    “呼——”

    一下子,权衡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

    吉光飞兴奋极了,狂奔过来:“权哥,权哥,进了,进了!压哨球啊,牛逼啊!咱们平了,咱们打平了!不愧是权哥,厉害,太厉害了!”

    “诶……别拉——膝盖疼,让我躺会儿。”

    前海简直不敢相信到手的三分就这么变成了一分,但他们却没有了翻盘的时间,球一开出,裁判便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子。

    震惊之余,前海对这个结果倒不是不能接受,他们在积分榜上超过第二名好多分,这场打平不过只是稍稍缩小了这个差距,只要接下来的四场比赛能再赢两场,他们的冠军就拿到手了。对于前海来说,接下来的四个对手跟风之恒差不多,不具备太大的威胁性。

    郁闷了一会之后,彭东力反倒主动来找权衡想跟他交换球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