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教练的权威!

    十分钟之后,前海也发现了风之恒后腰的问题,他们立即改变战术,将火力集中到中路来,由于那个后腰实在是太菜了,风之恒中后卫不得不出来补位,接着边后卫又不得不补中后卫的空档。

    边前卫又要退回去补后卫门的位置,权衡和吉光飞得不到支撑,也只能跟着回收,整个比赛的节奏完全落入了前海的控制。

    前海的球员配置本来就是按照中超比赛的强度配置的,他们的目标是冠军。

    上半场第二十七分钟,风之恒苦苦支撑的防线再次告破。

    喀麦隆前锋假意从中路进攻,晃过后腰,把后卫们骗出来之后,却大脚将球转移到了边路,法国人用速度甩开追上去的风之恒队员,斜插入禁区,一脚小角度射门再次破门得分。

    前海两个前锋的配合本来就是对风之恒后防线巨大的考验,现在还出了个完全不顶用的后腰。

    权衡双手叉腰站在中圈位置,他看了眼教练席,亚历克斯稳坐钓鱼台,丝毫没有要调整战术的意思,这样下去二比零都打不住。

    就算自己能一人单挑他们后防线,也追不上自己后防线丢球的速度,而且在如此严密的防守下回到自家半场抢球,再将球送入对方球门,且不说成功率如何,这消耗也太大了。

    必须得变阵。

    可是球员在球场上擅自改变战术打法,那可是大忌讳,为了这种事情,教练就是彻底封杀自己,也是有理的。

    不管了!

    这样打下去,只要在丢一个球,整个球队就得崩盘。

    权衡向着吉光飞招了招手:“我们变阵,打4231,老康的位置向前顶,让他掩护你,孙远和李鹏涛不要再回防了,有机会就像禁区里面穿插,增加前场的进攻点。”

    “那防守怎么办,那个后腰一点用都没有,现在后防压力很大啊,而且球也传不到前场,增加进攻的点也没用!”

    “不要紧。”权衡摆摆手,指了指自己,“我去打后腰。”

    ……

    风之恒再次开球,看见场上球员的站位,亚历克斯和前海的教练同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就在他们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权衡已经策划了一次进攻。

    皮球回传到他的脚下,吉光飞和另外两个边前卫都已经跑到了离对方禁区不远的位置。

    权衡一点都没犹豫,伸脚将球搓起,一脚长传直奔前场,耳边响起曾经跟高天放一起训练时他说的话。

    “小熠,后腰和前锋做的事情虽然完全不一样,但在传球这件事上却没有太多的不同。”

    “同样以一个人为基点的小区域,射门时你考虑如何避开他,传球时你思考如何找到他。”

    足球划过一道弧线,在高点开始下坠。

    落点是禁区的大弧附近,李鹏涛,孙远,吉光飞分别从左右中三路避向足球,前海的后卫们在轻松了半个小时之后,一下子惊出了满身的冷汗。

    吉光飞刚一踏上圆弧,皮球正好落在他面前,面对对方后卫的拦截,他将球向左一拨便轻松晃了过去。

    他带了一步球,跨进禁区,看见对方门将向他跑来,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抡起右腿,做了个大力抽射的模样,却在最后关头脚尖一挑,足球越过门将向空门飞去。

    他举起双手,都准备欢呼了。

    却不料前海的后防核心于洪杰堪堪赶到,使出吃奶的劲儿跃起,一头将皮球顶了出去。

    但他自己却一头栽进球门里,“唉呀”一声,捂着腰没爬起来。

    真是可惜,吉光飞舔了舔嘴唇,失望的放下双手,紧接着眼睛又亮起来,刚才那个传球实在是太舒服了,或许能翻盘也说不定!

    前海的队员们都涌进球门,裁判也跑了过去,很快裁判举手示意医疗队上场。

    趁着这个机会,队员们都纷纷到场边要水喝,权衡刚走到过去,便看见亚历克斯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权,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你有什么权利擅自更改球队的战术?”

    “……”

    权衡自知理亏,挠了挠头:“抱歉,亚历克斯先生,我只是觉得自己可以胜任后腰的位置,您不妨……”

    “住嘴!如果你还想留在场上,就给我滚回前场去。就算是教练让吉安去打前锋,他也得去!你的职业素养真是令人失望!”

    “……”

    权衡想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吉安是意大利门将布冯先生。

    他耸了耸肩膀,要是有哪个教练强迫布冯去打前锋,那大概也就是他执教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没等他犹豫出结果,对方的替补球员已经进场了,裁判将手指向角旗,示意风之恒过去发角球,自从吉光飞知道他的身份之后,队内的定位球就都给了他来罚。

    权衡将角球开出,孙远争顶将球顶出了界外。

    前海的快速反击,风之恒也迅速回防。

    权衡开球之后就在往回追,此时正好追上带球的弗朗西斯,他从背后贴上去,有节奏的轻轻用肩膀撞击弗朗西斯,这是为了破坏对手在高速运动中的平衡,迫使他减速,对于需要在大区域中防守的后腰来说,这是基本功。

    法国人弗朗西斯并没有及时的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已经换了人,他还沉浸在过人的快乐之中,以为权衡跟那个后腰一样菜。

    他一个急停,权衡也跟着急停,再次加速,权衡也再次加速,弗朗西斯将球向身侧一拉,试图利用转身摆脱权衡,却不料权衡卡位快速而又准确,正是在等他转身的一刹那。

    权衡成功抢断之后,一边带着球向前跑,一边伸手向前推,示意队伍进攻。

    几乎是同时,球场边上传来一声暴喝:“权衡!”

    权衡瞄了一眼,看见替补席上已经有两个队友起身去热身了,他叹了口气,将足球扫给身边的老康,自己向前场跑去。

    弗朗西斯正好反追过来,一脚便放到了老康,裁判吹响了哨声,一个中圈附近的定位球便终结了这次反击的机会。

    权衡站在草皮上,冷眼望去,亚历克斯一点都不为这次进攻失败感到可惜,却是为他放弃中场传球的机会而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心里真是火大极了。

    这个教练为了自己的权威竟然置比赛的输赢于不顾,顽固得如同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实在令人生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