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绝技重现!

    权衡付了五百块钱一个小时的包场费,强硬的拖着吉光飞进了球场。

    吉光飞挣开他的手,踉踉跄跄退了几步,怒目圆睁:“权衡,你别耍赖,趁我体力消耗过大跟我单挑,也有脸!”

    “并不妨碍。”

    权衡看着管理员把足球扔进球场,伸脚接住,灵巧的向上一挑,皮球听话的在他双脚之间来回跳动。

    “我做几个动作,如果你也能做出来,我就认输。从今往后,风之恒第一前锋就只能是你,另外,你想让我离开球队也可以,想让我认你做老大也可以,随你如何。”

    “做不出来也没关系,你可以回去自己练习,什么时候做出来了,什么时候算。但在做出来之前,你在球场上要听我的话,好好跟我配合。”

    “怎么样,敢不敢赌?”

    “我呸!好大口气,我吉光飞就没有不敢比的赛!”

    吉光飞也伸脚挑起一个球,却没像权衡那样玩耍,重重向下一踩,踩得球皮咯吱一声。

    “就照你说的,你能做出来的,我若是做不出来,便算我输!”

    “从今之后,你就是我老大,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口说无凭,发个誓先。”

    吉光飞腮边肌肉抖动了几下,“唰”的扯下球服,转过身来:“以当年的国少三剑客为名发誓,我吉光飞从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倒是你,要是输了,别去宁姐那儿告状!”

    国少三剑客,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名字。

    权衡耸耸肩膀,头一缩,把皮球落回手中:“看仔细了!”

    他退开一段距离,开始带球向吉光飞跑去,速度越来越快,在靠近吉光飞的时候,他忽然将球向外一拨,另一只脚猛地一蹬,整个人向球的一侧移了过去。

    “嘁,不就是急停变向吗……唔——”

    吉光飞话刚出口,便看见权衡拨球的右脚重重的踏在地上,左脚在空中将球向回一拉,右脚猛然发力,整个人又像左前方蹿了出去,左脚刚一点地,右脚又已经将足球拨向了反方向,他再次爆发,几乎是腾空带着球又落到了右前方。

    后两次变向时,空中控球的那只脚根本没有落地。

    “三段式……”

    吉光飞呐呐自语的念出了这个招式的名字,他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似的,踉跄着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草皮上。

    这是被称为三段式的爆发变向过人,正是当年权熠的成名绝技之一。

    权衡落在地上,弯曲膝盖活动了几下,这二十八岁跟十八岁还是不能比的,这么搞一下,膝盖都有点隐隐作痛。

    他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吉光飞,看他的表情大概已经对自己的身份有了八九不离十的猜测。

    刚才才以国少三剑客的名义发了誓,这会儿却发现跟自己比赛的正是国少三剑客之一,不知道这会不会给小朋友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权衡挑起足球走向球门:“刚才那一下看清楚吧,现在继续。对于前锋来说,无论是过人还是抢点,都是为了唯一的目的——进球。现在,你把球传给我。”

    吉光飞的内心系统正在重组的关键时期,完全无法处理权衡说的话,只能像个机器人一样,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这个传球传得非常业余,高度在小腿附近,速度还非常的快。

    权衡背对着球门,既不能直接转身打门,停球之后也不太容易转身。

    吉光飞晃了一下神,才意识到自己这脚球踢得有点臭,赶紧扬起手来:“没踢好,重,重……来……”

    权衡左腿小腿绷直,足球狠狠砸在他的小腿腿骨上,往上弹起的瞬间,他脚背往上一扬,宛如电脑上的弹球游戏那块挡板一般,皮球垂直飞到了齐眉高的位置。

    同时左脚落地,腰腹用力,右脚狠狠向上扬起,脚背重重撞上了足球,一个漂亮的倒挂金钩,皮球被重重砸在门线前的草皮上,又是一弹,钻进了球门。

    权衡摔在草皮上,“唔”的揉了揉胸口,感觉自己就是一团摔在案板上的猪肉。

    当年为什么会这么中二的把这种招式作为自己的招牌?

    他还没爬起来,便看见吉光飞飞快的跑了过来,紧接着,“哐”的跪在他身边,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权神,您是权神……您……您怎么不早说啊!”

    “诶,打住啊。你这样,那看场子的会以为我摔死了。”

    权衡瞅着那老头已经在往这边看了,赶紧翻身爬起来,跳了两下,以表示自己的健康。然后才伸手去拉吉光飞。

    “怎么样,换你来做,还是要我继续耍几招?”

    吉光飞抹着眼泪,连连摆手:“不比了,不比了,您是权神啊,我还跟您比什么……我就是瞎了眼!难怪宁姐对您这么好,我……我真是个大笨蛋啊!”

    他说得激动,反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权衡无奈,顺势盘腿坐在他身边:“别哭了,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谁。”

    “可我知道您是谁了!”

    “知道权衡是什么意思吗?”

    “您现在的名字?”

    “嗯,但在中文意思里,它又叫‘三思而后行’,想一想你今天的行为,那是职业球员该有的态度吗?不服输,很好。可是这天底下……却总有一些一次都输不起的东西。”

    权衡拍了拍吉光飞的肩膀,站起来:“小子,不是每一种退让都是怯懦。球场上球场外都是如此。行了,我不是故意想要戏弄你,但接下来我们要赢才行。走吧。”

    吉光飞抽噎了一下,在偶像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人,他又是悔恨又是恼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已经开始琢磨下场比赛要怎么样大力配合才能挽回自己在偶像心中的形象。

    权衡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在琢磨些什么,竖起一个手指头,在脑袋边转了几下:“小子,三思而后行,但三思就够了,也别想得太多。”

    说完,便自顾自的向场外走去。

    站在外面的街道上等了好一会儿,吉光飞才抹着眼睛可怜巴巴的走出来。

    权衡冲他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叫了辆滴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