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来单挑啊!

    权衡黑着一张脸走回替补席,草草的跟替补击了个掌一下,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球员通道。

    淋浴间的水开到最大,从头顶浇下去,哗啦啦的水声让他心烦意乱,他使劲抹了把脸,低声咒骂了一句,浑身肌肉随着急促的呼吸突突跳动,他狠狠一拳砸在淋浴间的挡板上。

    “砰”一声,水花四溅,一抹猩红在指骨间绽开。

    “权衡,你在更衣室吗?”

    忽然,门外传来宁清风的声音,见没人回答,她干脆直接走进了淋浴室,一点都不害羞,啪啪啪挨着拍淋浴间的门,接着在他门前停了下来。

    “喂,是你吧!”

    权衡瞬间冷静下来,冲上头顶的血液飞快的倒退回去,他抬手按住额上的伤口,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笑起来。

    “宁总?这可是男淋浴间,你随便闯进来不太好吧!”

    “反正都是单独的隔间,我又不偷看你,紧张什么!”宁清风似乎也松了口气,“我刚才看见你和吉光好像发生了点矛盾,怎么回事啊!”

    权衡抿了抿唇,关掉淋浴头,三下五除二擦干身体,穿好裤子,换上新的运动服,开门走出去。

    “嗯,刚才那个球没踢进,有点可惜,队长他比较着急……”

    “说实话!”

    权衡意外的瞅了眼宁清风:“这就是实话啊。”

    “我听说他要跟你比赛谁是队里的第一前锋是吗?”

    “唔,正常竞争而已……”

    “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这个人不要这么软软糯糯的好不好,一点都不像……算了!不说没用的,他是不是为难你了,我去找他谈谈!”

    宁清风说完就往更衣室外面走,权衡看着她那风风火火要去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样子,不由得失声笑道:“你别这么上纲上线好吗?他倒是想为难为我,也得为难得了啊。人又没打我又没骂我,你找他谈什么?”

    “况且,你为了我这么一个新人,找了主教练的麻烦又去找球队队长的麻烦,俱乐部不想开了?就算你不想开了,我也不想再被人坐实关系户这个身份。”

    “宁总,您没发现吗,您已经为我做太多了……已经超出了对一个球队新人该有的照顾,这样不公平。”

    权衡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都说了出来,本以为宁清风多少也该表示一下收敛。

    却不料她只是眉毛一挑:“你是我亲自挑进球队的,本事又不差,我为什么不能对你特殊照顾一点?要是他们也有你这身本事,也可以让我特殊照顾啊。抛开这些都不说,就你姓权这一点,我也要对你另眼相待。怎么, 不行?”

    权衡愣了愣,苦笑道:“老板,您有点商人的节操和专业性,好吗?”

    “只是为了当商人的话,我干嘛不回去继承风恒集团?”

    权衡摆了摆手:“说不过你,你愿意干嘛就干嘛吧,但是我的事情,只能由我自己解决。你如果非要插手……那这个俱乐部,我怕也是待不下去了。”

    宁清风没想到他忽然发了这么一句狠话,整个人愣了一下,接着撇了撇嘴:“懦夫!”

    权衡如同石头一样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看也不看宁清风,直到她气咻咻的甩门而去,他才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凝视着更衣室里连接电脑直播的投影。

    吉光飞气势如虹的从边路突破进去,还没进入四十米,便被对方后卫挤出了边线。

    他是个速度型的前锋,身上的肌肉都是为了用来奔跑,在和高大的中后卫对抗时一点优势都没有。

    权衡下场之后他成了唯一的前锋,其他队友也没得选了,只能不停地将球传给他。

    周原的防线本来就不好突破,越是不能突破,吉光飞便越是着急。

    他也意识到就算自己凭借速度下底之后,禁区中间也没有人可以接应。

    而自己若是在禁区当中等球,自己的队友们传出的高球又会被这些高大的后卫破坏掉。

    只能走地面渗透,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能帮他吸引一下火力,或是有个脚下功夫出众的前腰都能解决问题。

    “呸——”

    吉光飞不相信权衡能做到的事他做不到!

    他试图像权衡那样过人,但他的经验和脚法都比不上权衡,接连几次都被对手轻松抢断,形成了快速反击,要不是他们的前锋太菜,风之恒的后防线又一直没有松劲,怕是对方都领先比赛了。

    最后十五分钟,亚历克斯一口气用掉了最后两个换人名额,孤注一掷的变成了从未打过的三前锋阵型,风之恒压着周原一阵猛攻,却最终还是没有攻破对方的球门。

    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吉光飞仰面躺在草皮上,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他直愣愣的看着天空,黄土高原的阳光真是刺眼,晃得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忽然一个黑影遮住了太阳,他皱了皱眉,认出来人正是权衡,不由得越发烦躁,他不耐烦的扬起一只手:“让开……”

    话音未落,权衡已经用力的将他拽了起来拖着就走。

    风之恒和周原的人都已经进了各自的球员通道,剩下的工作人员看他俩穿着同队的球服也没特别关注他俩。

    吉光飞跑完了就十几分钟,现在正处于体力透支的档口,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只能低声咆哮:“权衡,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权衡理都不理他,拖着他直接从观众通道出去,随手叫了辆出租车,绑架一般将他塞进车里。

    “年轻娃子些,去哪里?”

    “师傅,帮我们找个空闲的野球场。”

    “哈哈,看完球脚痒,想踢两脚?”

    “是啊,麻烦您了。”

    权衡笑眯眯的跟出租车师傅说完话,才侧过头来,毫无表情的看着吉光飞,不紧不慢的说道:“能赢的球没赢,是什么感觉?”

    吉光飞胸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呵,明白了,你是来嘲笑我的?”

    权衡摇摇头:“不是。”

    “放我下去,还要去参加新闻发布会……”

    “你不是想跟我比比看,谁才是第一前锋吗?”权衡双手抱在胸前,扬起唇角,不紧不慢的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咱们,来单挑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