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比赛日!

    谁也不知道那天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据知情人士透露,一线队的主教练亚历克斯和总经理宁清风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谈了整整一下午加半个晚上。

    快凌晨的时候,亚历克斯才气冲冲的从办公室出来。

    第二天,亚历克斯对权衡的态度更加恶劣了,之前只是凶巴巴,现在压根就像是看透明人,搞得一线队的队员们都不由得稍稍关注了一下这个来了这么久却从来没打上过比赛的男人。

    权衡也很奇怪,说好的给自己争取上场机会呢,怎么感觉这个老板把事情搞得更糟糕了?

    不管怎么样,一个星期还是转眼即逝,下半程第四轮比赛风之恒要远赴河北客场作战石家庄隆兴队。

    这可是一只在中甲混迹多年的老大哥,属于鸡头牛后型的队伍,升入超级联赛吧,打不过人家,很快就被踹回甲级;但在甲级吧,欺负其他的小弟也不是很困难,每年的联赛就算是抢不到那两个冲超名额,也能在第三第四徘徊,而且分差不大,一不留神就能把谁拽下马的。

    今年他们又从巴西签了新的外援,上半程以积分榜第三的成绩收官,下半程第一场便对阵自己的直接竞争对手吉林长白山队,干净利落的把他们斩落马下,荣升积分榜第二。

    这场倒数第二和正数第二的对决,在大家看来似乎是没什么悬念。

    亚历克斯在赛前也只是不停的向大家强调,防守,防守,一定要保住平局的一分。

    权衡第一次被放在了替补席上,但能不能上场却还是个未知数。

    他大致扫了一眼隆兴的首发名单,这支队伍里最需要注意的两个人。

    一个是十八岁的前锋小将巴西人基托,他速度快,球感好,又有巴西人传统的脚下技术,只是由于年纪尚轻,对全局的把控力比较弱,而且容易冒进,在处理配合上显得有点毛躁。

    另一个则是三十四岁的后卫老将意大利人阿尔奇德,他是个典型的意大利后卫,不但自己技术扎实,而且能够指挥起整条防线的运作,对于各种各样防守战术也是门儿清,他最大的弱点是年纪大了,如果对方球队在后半程比赛中还能保持猛烈的攻势,他就有可能跟不上趟。

    另外权衡还看了看隆兴的两个边路突击手,这两个非常年轻的中国人并不有名,但从之前的比赛来看,他们俩共同的优点是无球速度快,同时体力好。

    在隆兴的442的阵型中,他们这两个边卫可以不停的向中路穿插,甚至换位,这对基托是一个非常好的掩护,同时也给两个边后卫留下助攻的空间,他们的边后卫中,有一个人传中的脚法很不错,之前隆兴的好几场比赛都是通过边前卫穿插掩护,边后卫下底传中,由基托一击必杀而完成的进球。

    他看了眼自己这边的首发,亚历克斯为了保险,这次排的是541的阵型,看样子是下决心要把大巴车开到底。

    不过权衡觉得他们应该还是守不住,倒不是说亚历克斯的安排有什么问题,单纯在于实力不济。风之恒的后防线上没有什么出众的球员,而基托也不是个靠人数就挡得住的人。

    他觉得要是自己是教练,或许安排打对攻,拿到平局的机会还大些。

    毕竟吉光飞的个人能力在整个甲级联赛中排得上号,风之恒的中场也远比防线要强大。

    比赛只打了三十分钟便不可逆转的向着权衡猜想的方向发展而去,风之恒的后防线完全不是基托的对手,被戏耍得跟猴子差不多。

    第三十五分钟,基托接边路传中,用一个非常漂亮的急停变向摆脱防守他的两个后卫,直插禁区,面对出击的门将,他从容的推射左下角,将球打进。

    剩下的十几分钟,隆兴保持着进球后的亢奋,对风之恒的球门狂轰乱炸,连吉光飞都不得不退回自己半场成了个后腰。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中场休息,风之恒的队员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高强度的防守和心理压力,让他们比进攻方更加容易觉得疲惫。

    亚历克斯倒是没有骂人,他也看出这完全是实力的差距,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尽可能的鼓励了大家,又做了换人,换上一个进攻型的前腰,让他们配合吉光飞,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把比分扳平。

    下半场前十分钟,风之恒的表现还算不错,吉光飞像是一头疯虎一般不惜体力的横冲直撞,逼得隆兴不得不将防线收缩了一下,减少进攻频率来遏制住他的这一波反扑。

    亚历克斯整个人都绷直了,风之恒一拿球他就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每一次丢球,他都觉得心脏猛地坠了一下。

    他抬起头扫了一遍观众席,那位年轻的美女老板现在肯定在看台的某处看着这场比赛。

    说实话,在上个周之前,他都对这位老板很有好感。她虽然强势,但却从来不干涉球队内部的事情,而且极其护短,里里外外都替他说话,在媒体和球员面前都给足了他的面子。这个赛季球队的成绩不理想,她也一次都没说过要降薪或是解雇自己。

    只是最近不知道这位老板是着了什么魔,先是强行塞了个人到一线队里面来,接着还为了这个人跟他大吵一架。

    这小子有什么金贵的?

    他的脚下技术倒是不错,但年龄摆在那里,速度和体力都是短板,这样的人在意大利一抓一大把,根本不值得另眼相待。

    他想到宁清风说的话,心里又是一阵发堵。

    什么叫死马当作活马医,球队在自己手上是匹死马,让这的小子上场就能变成活马了?

    他不过就是个哗众取宠的牛皮匠!

    亚历克斯默默的祈祷吉光飞能在五分钟里扳平比分,这样他就不用派这个可恶的权衡上场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祈祷有了效果。

    忽然他听到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紧接着便看见一道蓝色的影子从风之恒的球门边上狂奔着跑了回来,裁判“咻”的吹响哨子,指向中圈。

    “噢,天啊!上帝,刚才我走神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