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捅了马蜂窝!

    亚历克斯皱了皱眉,冲翻译摆摆手。

    “权先生,您是在质疑吉的能力?”

    “不,先生。我只是认为单前锋的打法并不能让吉光飞彻底释放出来,输了这么多场球,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我听明白了,你是在质疑我的安排,是吗?”

    “我只是一个球员,您希望我们能说出自己的看法,也为了球队能够赢球,不是吗?”

    亚历克斯惊呆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中国球员质疑。

    在他印象中中国球员就像绵羊,他们总是抱团在一起,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他们很谦虚,甚至到了软弱的地步,这样的国家注定是不会在足球上有所出路的。

    他让这些球员反省就是要让他们反省这个,绝不是自己的战术出了问题,而是这个民族固有的劣根性,让他们在面对压力的时候总是会选择退让,而不是争取。

    他狠狠盯着权衡,似乎这样就能让他收回刚才的话。

    但权衡可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点都不怕他,平静的盯了回去。

    片刻的对峙之后,亚历克斯狠狠一巴掌拍在桌面上,“见鬼!权先生,你不但是个吹牛皮的大话王,你还是个不懂得礼貌的恶棍!现在,立刻,请你离开这里!”

    “好的,先生。”权衡一点都不恼,笑眯眯的点点头,“不过,您完全可以再考虑一下。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前锋,同时也可以胜任其他的位置。”

    “走开!你这个大话王,混蛋,恶棍!”

    由于两人是直接用意大利语交流的,其他人都听得莫名其妙,只觉得主教练情绪很激动,但从权衡那里又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好像离开战术室离开得还蛮开心的。

    权衡走出战术室没多远,手机便响了起来。

    “谁?”

    “权衡,你行啊,怎么跟亚历克斯那个犟老头吵起来的,现在,马上来我办公室!”

    “宁总?你怎么有我电话号码的?”

    “人事部查的。哎呀,别说这些,你赶紧过来。”

    “……”

    权衡听宁清风的声音像是眉毛烧起来似的,估计自己前脚走,那老头子后脚就去找了宁清风。本事不怎么样,打小报告的能力倒是不错。

    他调头向经理办公室走去,刚出了电梯,便听见那老头连珠炮一样的都灵口音。

    “宁,你应该明白一个主教练的底线,我决不能容忍有人如此与我作对。他质疑我的战术安排,那便是质疑我的能力,你是一位优秀的俱乐部主席,我非常尊敬你,但这一次我敢保证,你绝对是看走眼了。”

    “他不但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话王,而且不服从管教,不听从安排,他就是球队的毒瘤,是臭虫。见鬼,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球员出现在我的面前?”

    权衡简直惊呆了,这老头不会是骑摩托车一路彪过来的吧,怎么比自己还快。

    他站在办公室门口,却只看见宁清风一个人,苦着脸坐在茶几前面。

    “笃笃笃。”

    他敲了几下门,宁清风赶紧抬起右手使劲晃了几下,示意他不要进来。

    同时她正襟危坐,很严肃的瞅着自己的手机:“亚历克斯先生,我已经完全明白您说的事情,这确实非常严肃。我觉得在视频当中说不清楚。这样吧,我现在有一个会议,一个小时之后,您到我办公室来,我们详细地谈,如何?”

    那边含混不清的嘟囔了句什么,接着似乎是同意了这个建议。

    宁清风很职业的点了点头:“那一个小时之后见。”

    说完伸手关掉视频,等了几秒,确定手机彻底黑屏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拨了气门芯的车轮子一样,“呼哧”一声瘫在了沙发上。

    “权衡啊权衡,你倒是真能给我找事儿啊!”

    “是他非要我说的啊。”权衡无辜的摊摊手,“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顺便在门口的咖啡机上给我冲杯咖啡。”

    宁清风“唔”的仰头望向天花板:“这个亚历克斯也是的,整整两个多月了,为什么连试试都不肯呢。我看了你日常训练的成绩,日常前三,他难道是瞎嘛!”

    “全一线队就你一个人没有打过正式的比赛,这是有多大的仇,非要把你雪藏起来?”

    “啊,真是烦死了,以前风之恒还小的时候,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才不像现在这么束手束脚呢!”

    权衡把咖啡杯放在桌面上,挑了把椅子坐下:“嘿,您这话听起来可不像是老板该说的,正常情况不是该站在主教练那边,先骂我一顿,再让我给他赔礼道歉吗?”

    “如果我这样做,你会怎么样?”

    权衡笑着给自己倒了杯桌上的茉莉花茶:“大概会考虑换一家俱乐部吧,我说过,我这年纪等不起了。”

    宁清风直起身子,又问了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找超级球队呢,凭你的身手,应该也不难找到吧……嗯,应该比在甲级更好找吧。”

    “唔……这个呢,涉及到个人隐私,我有权不回答。”权衡淡定的嘬了口茶水,“不过比较表面的原因呢,是超级联赛关注度太高了,我家里人不太喜欢记者。”

    “真是个神奇的理由。”宁清风端起咖啡杯,很豪爽的一饮而尽。

    两人沉默了一阵,宁清风再次开口。

    “我可以给你争取到一个机会,最多二十分钟,而且很有可能是在很不利的局面下,需要你挽救球队的那种。当然会有风险,如果你不能拯救球队,无论是因为运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我们的缘分恐怕就真的只能到这里了。”

    她顿了顿,忽然像是有点后悔的赶了一句。

    “要是你没有信心,就当我没说过。亚历克斯那边我去周旋,不会让你道歉的,但上场的机会肯定是暂时争取不到……”

    “哈哈,你在说什么啊!”权衡都乐了,“不能上场踢球的球员,你留下来做什么?我长得又不帅,看着也不养眼啊。”

    他正了正脸色,诚恳道:“宁总,请帮我争取机会吧,就是十分钟也好。信心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不战便认输的习惯!”

    宁清风愣了愣,本能的点了点头:“唔……好。”

    权衡点点头,起身告辞。

    眼见他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外,宁清风脸上莫名的飞起一抹潮红:“还是挺帅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