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风之恒的一线队!

    自从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为了足球氛围和商业延续性,中国足协硬性规定,所有球队都必须固定名称,而且超级联赛中只能有一只冠以省名的球队。

    比如山东现在的超级球队叫做山东泰山,如果它换了东家,他也还是只能叫做山东泰山,而且只要他还在超级联赛,就不能有其他的球队前面加上山东这个前缀。

    就算是有新的球队打上超级联赛,也只能用其他的名字,除非这支球队被打入甲级沉沦,而且在甲级沉沦期间有别的球队冲上了超级,那么他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拿走前面那两字儿,而自己改名叫泰山队。

    这对于增强一个地区的足球凝聚力是非常有好处的;对于俱乐部来说,能成为一个省的地标也代表着各种各样的金钱和名声的收益,对于有些老板来说,还是一种情怀;对于球迷来说,他们也更有归属感。

    特别是超级联赛里面的那些老牌球队,本来就已经在本地区形成了非常强的粉丝效应。

    这个对官,商,民都有好处的事情很快就推广开去。就连权衡也不得不承认,足协在那一批改革派当政的时候还是做了不少有用的事情。

    这一次风之恒一线队的对手是来自吉林的长白山队。

    这是一支老牌球队,在他们曾经最鼎盛的时候,甚至拿到过一次超级联赛的冠军,也远征过亚冠,不过在上一次足球改革的大浪潮中没能跟上队伍,被涌向出来的新生力量打得落花流水,落入中甲之后,也没能及时振作起来。

    吉林的名号被另一只老牌劲旅也是现在正在中超征战的吉林虎园队夺去。

    他们很是憋屈,每年都卯足了劲想要冲回中超,但是每一年都差那么一点点。

    实力怎么样暂且不论,至少在经验上他们要甩风之恒好几条街。

    权衡看到风之恒的主教练排出了一个4231的阵型,上次见到的小前锋吉光飞正是顶在最前面的那个1,两个边卫的位置比较靠后,几乎和前腰处于一条平行线上,两个后腰一前一后,看起来是一人主攻,一人主防。

    这是一个非常中规中矩的阵型,攻防兼备,哪儿都不出挑,但也没有明显的弱点。

    好像喜欢中庸的中国人特别喜欢这种打法,当年在国家队的时候,那些教练也总是排出这样的阵型。

    长白山排出的是一个偏防守的541阵型,中场四个人菱形站位,顶在最前面的是个高中锋。

    上半场前二十分钟,双方都在试探,拼得不算激烈。

    第二十五分钟,吉光飞用一次高速突破试图闯进禁区,结果被人高马大的长白山后卫一脚撩翻在地,风之恒获得一个前场任意球,但他们并没罚进。

    接下来十五分钟里,吉光飞展现出了非常不错的个人能力,他在踢球的风格上也很像权衡年轻的时候,如同一把带火的尖刀,用自己的速度和不惜体力的奔跑一次又一次的插进对方的防线形成射门。

    只不过后卫太多,给他盯得死死地,每一次射门都非常勉强,并没给长白山的门将造成太多的威胁。

    反而是因为他冲得太过头了,导致跟后面的队友有些脱节,为了给他支援,主管进攻的那个后腰被扯过中线站到了前腰的位置上。

    这很危险!

    权衡刚这么一想,便看见对方打了一次快速反击。

    门将大脚的方向正是那个攻击后腰失位的空档,风之恒的两个边后卫助攻上去还没回来,后场只有两个中卫和一个防守型后腰。

    而对方的前腰和前锋也都在这边,大局面上是三打三的局面,小局面上却是形成了两个二打一,但是却是对长白山有利的二打一。

    长白山的7号接球之后,立刻将球传给另一个队友,自己往前跑,越过风之后的后腰,又接住队友的传球,非常普通的二过一,因为人数差距,那个后腰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剩下的两个中后卫只好分出一个人继续封堵,但对方的高中锋已经进到了禁区当中。

    7号传球,传的位置刚刚好。

    对方的高中锋是个典型的东北大汉,送到篮球场上都不嫌矮的那种,他跳起来比防守他的中后卫高了一个头,然后冲着皮球极为舒服的一蹭,便看见那足球打着旋飞过门将的五指关,唰一声将球网扬了起来。

    “靠!”

    杜辰龙和郭照同时拍了下桌面,餐盘都跳起老高,封尚志要矜持一点,却也双手捂着脸发出一声重重的哀叹。

    食堂里顿时一片骂娘的声音,有的骂长白山,有的骂裁判,有的非要说那高中锋越位了。

    权衡无奈的摇了摇头,舀起一大勺沙拉放进嘴里。

    这些小孩子心气倒是挺高,对球队也挺热爱的,就是眼光太差了,说严重点叫专业素养都被狗吃了,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风之恒为什么会丢这个球。

    趁着中场休息插播广告的时间,杜辰龙忧心忡忡的问权衡道:“老大,你说咱们不会输吧!”

    权衡正忙着嚼牛肉条,敷衍的点了点头:“很有可能啊。”

    “可是咱们有飞哥啊,今年冬季转会可是有两三家超级球队想买他,只不过他对咱们风之恒有感情,才都推了。他这么厉害,咱们也会输?”

    权衡把肉咽了下去,正色道:“你们一开始接触足球应该就听过一句话,叫做‘足球是十一个人的运动’,吉光飞的能力确实不错,但目前看来他和整支球队的战术打法并不契合。”

    “教练似乎是想用他来当核心,但显然他目前的能力并不是适合当核心的能力。他应该做一个影子,一击必杀的影子,而不是现在这样冲锋陷阵。”

    “可是当年那个跟您同姓的权神也是这个踢法,他不是也打遍全国无敌手吗?”

    “呵——”

    权衡望了眼电视屏幕,摇摇头:“所以,当他遇到真正经验老道的对手的时候,就输得连裤子都没剩下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