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这个老板还不错!

    看到挂坠盒里面那张照片的刹那,权衡有些失神。

    那头火红的头发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曾经许多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那是他最轻狂最无羁也最快乐的少年时光。

    权衡收敛起眼里的回忆,假装很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笑道:“哟,他叫权熠,当年是个很有名的天才,后来忽然就不踢了……”

    “你们都姓权,有关系吗?”

    “呃,非要说的话,我挺怀念他的。”

    “嗯,我明白了。”

    宁清风了然的点点头,将挂坠收了回去,虽然权衡也不知道她是明白了个什么鬼,自己压根就什么都没说好吗。

    不过,看见宁清风已经转身向回走了,权衡也只好跟上去。

    “一线队的主教练是个意大利人,脾气挺大,不太好说话,现在他没有改变阵容的意思,你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我尽量请他有时间去看看预备队的比赛。但你也知道,教练都挺忌讳管理层干涉球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大概需要多久。”

    权衡笑了笑,半是认真半是打趣的答道:“最迟不能超过夏季转会,我这年纪可等不起哦。”

    宁清风点点头:“不会的,夏季转会的时候本来就要增补很多队员,我们没必要放着便宜又好用的不用,非要去买贵的。”

    权衡还是发现这个妹子倒是个说话直接的人,不像他之前接触过的那些老板,一个个油嘴滑舌,似是而非,弯弯道道绕了一大堆,还是让你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这种性格做商人或许有点难,不过对于他来说倒是个不讨人厌的老板。

    宁清风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电话,说了几句,冲权衡点点头:“会开车吗?”

    “啊,会,怎么了?”

    “我有个视频会议,你开我的车回去,我让预备队的大巴自己先走。”

    “嗯,代驾可是按时间收费的。”

    宁清风斜着瞄了他一眼,从书包里摸出皮夹,抽出五张百元大钞拍在他胸口:“努,开回去,两个小时。”

    权衡尴尬的挠了挠脸:“哈,你真给啊,我开玩笑的。”

    宁清风再次抬头,眼底似乎闪过一抹狡黠的光彩,她将钱扔回书包里,换成钥匙丢给权衡:“停在两个车位中线上的那辆黑色越野。”

    权衡终于在生活中见识到了真·土豪·女司机,宁清风为了顺利的把车停好,果断的付了两个车位的停车费。

    开车的时候他还在想,当年老子风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多买点车位呢。

    以后退役了就去守车库,一个小时一块,停一天二十四,二十个车位就是四百八,轻轻松松月入过万啊,比起当个混不出头的球员可轻松太多了。

    等攒够了钱,再买更多的车位。

    生意越做越大,总有一天别人会称呼自己为“连锁车位王”!

    他想得正起劲,旁边的宁清风已经开完了视频会议,奇怪的瞅了他一眼:“你笑什么呢?”

    “啊,我……当然是为自己的前途感到高兴啊,遇到了您这样的伯乐。”

    宁清风撇撇嘴:“别贫——说起来这件事也是我的锅,要是不心血来潮亲自试训,而是走正规途径,别人也不至于说你是个关系户,听着是不是特别不舒服。”

    “也没有吧,他们又没说错,我确实是走了你的关系啊。”

    “我又没有给你开后门,你的技战术水平确实是能够通过试训的,而且今天他们也看到了,你不但能通过试训,就是去直接一线队也不算过分。我要是你,我一定要啪啪打脸,绝不会忍气吞声这么长时间!”

    权衡有点意外,风之恒在球坛也混迹好几年了,这个老板还能保持着这样的正义感和暴脾气,真是挺难得。

    宁清风很是忿忿不平,甚至有些迁怒与权衡,怒其不争,认为他太过于软弱。

    开了一路,她就说了一路,权衡觉得自己好像是跟初中的教导主任同坐了一辆车。

    幸好,今天还有一线队的比赛,而且是主场。

    回到俱乐部之后,宁清风就得赶到那边去看看,她只好停下发表自己的看法,让权衡先回预备队呆着,等她找机会将他引荐给一线队的主教练。

    权衡嗡嗡了一路的耳朵总算能够休息一会儿了,他松了口气,回到宿舍第一件事是打了个电话,可那边的人似乎不太耐烦,只说了两三句便结束了通话。

    他倒也不生气,又拨了另一个号码。

    电话嘟了几声,响起一个极为爽朗的声音:“您好,我现在有事不能接听电话,请在滴声后留言,滴——”

    权衡嘴角轻轻勾了起来。

    “哥,今天的比赛我表现得特别好,没有吃牌,也没跟人打架,连口水都没吐。你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俱乐部的老板居然是我的粉丝,她对我很满意,最晚这个赛季后半程就能正式踢比赛了。”

    说完,他怔怔的看了会手机,直到录音时间过长自动断开,才将手机扔在床上,走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开始洗澡。

    刚洗完澡便听见门外有人敲门。

    接着便是杜辰龙那个大嗓门:“权哥,一线队的比赛马上开始了,食堂有转播,咱们一起去吃饭吧,边吃边看!”

    他将毛巾搭在头发上,拧开门示意杜辰龙进来等他几分钟。

    然后进到卫生间里,将头发擦干,将抹额带好才走出来:“走吧。”

    杜辰龙兴高采烈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两人一起到了食堂,发现经常跟杜辰龙待在一起的那两个小子已经占上了座,还打好了营养大餐。

    其中一人一个劲殷勤的把他往座位上让:“权老大,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那么牛,实在对不住。等放假,等放假咱们请您吃饭赔不是,您千万别跟我们计较。”

    另外一个脸皮子通红,可能是嘴巴笨了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使劲替他擦着椅子。

    权衡都被他俩给逗乐了,他回头问杜辰龙:“这两人是叫郭照和封尚志吧。”

    “嗯,他俩也想认你做老大,让你教教他们踢球。”

    “行,我不跟你们计较。但是,以后要好好踢球,不要一天到晚琢磨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是是,我们都听权老大您的。”

    “那现在开始吃饭吧,比赛也要开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