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你终于回来了【完结,撒花!】!

    第二日朝堂之上,彻底乱作一团。

    什么高句丽使团袭击各国使团?

    哪里有秦王殿下身死的消息更惊人?

    李世民当庭大怒,斥责高句丽不守规矩,杀光了高句丽使团,并拔剑咆哮,与高句丽不死不休。

    各国使臣也纷纷表示,愿助大唐一臂之力。

    这一次,高句丽彻底算是完蛋了,这一波栽赃,根本无法洗清。也根本没有机会让他们洗清,因为秦王死了!大唐的秦王死了!

    此时,哪怕高句丽心中有再多的委屈,也不能申诉。

    他们在大唐的眼中,远没有秦王更加重要。

    高句丽使团死了个干干净净,依旧没能平息帝皇的怒火。

    十六被交到宫中,李世民厉声询问:“说,这是不是钰儿的意思?”

    用自己的性命,来为大唐换取开战的理由吗?

    难不成高句丽在钰儿心中如此重要?

    其实不然,真正重要的只不过是一处小岛罢了。

    无论高句丽也罢,还是倭国也罢,卧榻之床其容他人酣睡?

    “陛下,这是殿下让我交予您的。”

    十六取出了之前李方晨让他保存的书信,并且直言道:“秦王府后院虽被烧,但臣并未发现殿下与王妃娘娘的尸体。”

    李世民眯起眼问道:“如此说来,钰儿没死?”

    “臣不知,殿下曾言,有一个地方或许可以治他的病。”

    “何处?”

    “他从何而来,便要去向何处!”

    “连朕都不能知道吗?”

    李世民陷入了沉思,打开书信,信中写到。

    父皇,在您受到这封书信的时候,想必已经得知了儿臣的死讯。还请父皇不要动怒,以龙体为重,以国家为重!请原谅儿臣的不告而别,儿臣的那两个臭小子就交给父皇和母后照料了,儿臣无法尽孝于父皇身边,还望父皇恕罪!

    生死本就人间事,儿臣并未放在心上。此番离去也并非糊涂之举,若能成,十年内儿臣必归大唐,若不能,只怕儿臣再难与父皇相见。

    愿父皇福寿永康,龙威四方!

    承钰留书。

    “朕的钰儿啊!”

    李世民险些从座位上摔下来,强行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对十六喝问道:“鸿胪寺之事,可是钰儿让你做的?”

    十六点头道:“殿下说,恶犬在旁卧立难安,当除之以绝后患!”

    “朕明白了,自今日起,麟儿继秦王位,雀儿继楚王位。你和十一入十六卫吧!”

    “是,臣领旨!”

    秦王的死,使得朝野动荡,后宫更是风云不息。

    若非还有麟儿和雀儿这两个小家伙在,只怕长孙无垢也会因此事落下心病,撑不过几年便会离开人世。

    太子东宫、魏王府、吴王府、燕王府......众皇子齐挂白布,着白衣。

    李方晨的书信送去东宫和魏王府后,李承乾和李泰同时入宫面圣,请陛下东征!

    高句丽,彻底走上了绝路。

    时隔两月之后,李世民亲率大军二十万,从三路进发,讨伐高句丽。

    可怜的渊盖苏文根本无力抵挡,被李世民亲手斩杀,头颅更是被带回大唐送入宗祠,用以祭奠秦王李承钰的在天之灵。

    倭国尽归大唐所有,秉承着李方晨信中所言,李承乾和李泰分头行动。

    设立矿场,以高句丽人为劳奴,不断榨取倭岛的利用价值。

    与此同时,全唐的文化改革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

    最早由李方晨亲手操办的大唐学府,现如今遍地开花。

    百姓皆可求学,世家毫无抵挡之力。

    太子李承乾更是以李方晨之名,与各处学堂中,立下了方晨阁,用以祭奠李方晨的诸多功绩。

    半年后,魏王妃诞下一子,李泰将其命名为李方。

    “钰儿,你何时才能归来?”

    长孙无垢看着一天天长大的李云鹏和李云飞,心中满是怀念之情。

    既然钰儿说有把握治好自己的不治之症,那便肯定不会有假。

    只是谁都不知,他何时才能回来。

    大唐,才是你的家啊!

    时间一晃,李云鹏和李云飞长成了十四五岁的小伙子,搬出了皇宫,入驻秦王府。

    李云飞封号是楚王,却并无立府之意,与他大哥李云鹏关系极其密切。

    如今兄弟二人回府,继承李方晨给他们留下的家业时,才发现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父王,究竟给他们留下了什么样的“瑰宝”。

    秦王府有三大管事,其中以“三爷”为主。

    沧海郡公宇文军,当年白狼卫的三号。

    辽远郡公穆心情(十六),任左威卫大将军,官至二品,麾下精兵猛将数不胜数。

    沧守郡公唐久(十一),任左武卫大将军,官至二品,英勇善战举世少有。

    除此三位家臣之外,还有秦家和柴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魏王叔更是亲自带着他们上朝,为他们讲解朝堂上的规矩。

    太子李承乾更是将两人视作亲子,隐隐有将李云鹏视作下一代接班人的意思。

    李方晨当初说过,最迟十年,可实际上已经过去了十五年,所有人都已经没有了希望。

    却不知遥远的岭南道之中,两男一女,打扮十分奇怪,买下一辆马车,正向着长安进发。

    “大哥,我们终于回来了。”

    这两男一女中,有一位独臂男子,负责驾车,担任着下人的角色。

    另外两人,却是郎才女貌,坐在马车中十分高兴。

    “是啊,终于回来了。”

    把玩着手中那块再次变成石头的玉坠,李方晨脸上挂满了苦笑。

    王萱儿一旁偷笑道:“老公,你说麟儿和雀儿如今长大了吗?会不会认我们?”

    李方晨撇了撇嘴,“不认,老子打到他们认!”

    随手将那玉坠揣进怀中,也许未来还有用!

    “二十一,我说你小子,真就舍得你那妻儿?干嘛要跟着我一起回来?”

    “大哥,瞧您这话说得,现代社会再好,也没有家好啊!”

    那独臂汉子,正是二十一。

    当初三人消失在秦王府中,却不想真的依靠那玉坠回到了后世。

    李方晨曾经也有些存款,再加上他和王萱儿身上携带着一些配饰,倒也算是人间小富。

    花了一大笔钱,治病整整治了一年。

    奈何玉佩却变成了石头,需要等到它重新恢复成玉色,才能进行穿越。

    至于玉佩的启动方法,十分简单!

    只要割血就可以了,当初回到后世,差点让李方晨失血过多死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他手臂上有两道深褐色的疤痕,预示着他们回来时,李方晨再次给自己放了一次血。

    考虑到放血后的虚弱期,李方晨在岭南修整了两天,才上路赶往长安。

    而长安城中,李世民早已头发花白。

    一年前,感觉到自己年岁已高的李世民,将皇位让给了李承乾。

    禅让,而非死后的继承。

    李世民放下了对于权力的欲望,这件事更是成为了一件美谈。

    李承乾继位后的第一件事,却是将李方晨之子李云鹏,定为监国太子。

    任何人都不曾想到,太子之位会落到秦王(李云鹏)头上。

    本该成为太子的李象,却十分平静,没有丝毫不满之色。

    当一辆马车开进长安,停在秦王府门口,日渐苍老的长孙无垢从秦王府中走出来,指着马车上那名年轻男子笑道。

    “臭小子,你终于回来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