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秦王毙,天下惊!

    “汝乃朕之秦王,朕不准你死,你便不能死!”

    何其霸道?

    可这,才是真正的李世民。

    此时,李世民再也抑制不住情绪,眼看着十年变成了三年,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吗?

    李承乾更是自责无比,“二弟,此事乃为兄之过也,若非象儿......”

    “如此说来,我也有错。”李泰回想起当初孔幸夷小产时,李方晨苦心探案,为他报仇。

    李方晨脸上满是笑容,不见任何悲伤之色。

    不就是还有三年吗?

    “着令天下,救秦王者,封异姓王!”

    李世民更是拿出了杀手锏,他还就不行了,真的不能与天争命吗?

    李方晨却是摇头道:“儿臣无碍,自己的身体,哪里还会不清楚?我这只是累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便能恢复的。”

    “钰儿!”

    “父皇安心便是,儿臣还想着等到麟儿和雀儿长大后,尽孝在儿臣身边呢!”

    奈何李世民根本不相信,直接派人去请皇后。

    如今这般情况,李方晨留在宫中也没什么作用,还不如让他继续待在秦王府,更自在一些。

    长孙无垢匆匆赶来,路上得知李方晨病情加重。

    到底殿中时,整个人已经哭过一场。

    上前将李方晨搂在怀中,泣不成声,“我可怜的儿啊......”

    李方晨不好安慰,只能乖乖缩着,一切都等到长孙无垢稍有平复心情,这才张嘴。

    “母后,这几日麟儿和雀儿可还曾听话?”

    长孙无垢叹息道:“钰儿,你怎就不知爱护自己的身体?”

    李方晨尴尬地挠了挠头,笑道:“儿臣挺爱护的......”

    这话自己说了都不信,挺爱护的怎么还会出现如今这般情况?

    殿中众人,目光都放在李方晨身上,使得他如坐针毡。

    可他又不能躲,因为他清楚,这些都是亲情的体现。

    李泰苦笑道:“怪不得皇嫂有孕,二哥你会对我说那一番话。”

    哪一番?

    不就是安顿后事,想让他李方晨的子嗣有个靠山吗?

    李世民俯首叹苍穹,惋惜和后悔两种情绪不断在心中徘徊。

    如果当初,他没有安排李方晨出征,如果当初,大唐没有腹背受敌,如果......

    这世间,哪来的那么多如果?

    看着长孙无垢心痛难忍,李承乾和李泰更是暗中自责,李方晨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慰几人。

    事至今日,一切都已经晚了。

    也许,他还有可能重新来过。

    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对于自己未来希望渺茫的无奈和心酸。

    他想回到后世,去治病,治好之后再回到大唐。

    可是眼下,他却没有丝毫的把握。

    回到后世,不仅仅是他一人,他还要带着萱儿和二十一。

    连他自己是如何穿梭到大唐时空的都不知道,更别提带着别人一同离开这个世界。

    如今的他,只能赌!

    赌赢了,一切都不是问题,可如果赌输了,他不仅会一无所有,更是连累了王萱儿和二十一两个人的身家性命。

    可是不赌,他必输无疑。

    辞别李世民和长孙无垢,被李泰一路“护送”回秦王府。

    入府第一件事,李泰就派人招来了十六和十一。

    “千万照顾好二哥,若不然本王拿你们问罪!”

    十六和十一并未多言,宫中的消息一经传回,殿下的病情再次恶化了。

    而宫中,长孙无垢跪倒在李世民面前,“陛下,一定要救救钰儿啊!”

    “观音婢,你放心,朕以下圣旨,天下人能救钰儿者,以异姓王赐封!”

    各国使臣,见此情景,不惊反喜。

    秦王的名头太大了,压得他们喘不过气,若是秦王死去,他们做梦都会笑醒。

    尤其是高句丽的使臣,听说当天晚上一醉方休,第二日午过三巡都未曾苏醒。

    等到大朝会过去后的第三天夜里,李方晨对十六下令道:“开始!”

    “殿下......”

    “把心放到肚子里,本王不会有事的!”

    王萱儿和二十一陪伴在他们身边,都是一身正装,看上去就好像要参加一场盛大的仪式一样。

    子时,行动正式开始。

    鸿胪寺突然混乱起来,高句丽使臣的队伍不知何为,拔刀杀向其余各国使臣的进贡队伍。

    数十名好手,一个比一个下手狠。

    各国使臣急忙联合起来,抵御高句丽人的猛烈进攻。

    而高句丽使臣,此刻才刚从梦中惊醒,对一切都不甚了解。

    “这些高句丽人是哪来的?”

    领头的那个黑衣人,说着一口流利的高句丽语,下手更是凶猛无比。

    短短一炷香的功夫,足足杀了七十多名外使的随从,还有几处小国的使臣。

    伴随着战马嘶嚎,鸿胪寺被右威卫包围起来,那群高句丽奈何不得,只能放弃挣扎,被全部扣押。

    只不过夜色混乱,无人发现,那些个黑衣人,大多数都是受了伤,少有死亡者。

    右威卫将军秦怀玉一声令下,全部下狱,明日问刑!

    而夜色中,还有一队黑衣人,目标十分明确,冲向了秦王府。

    趁守备昏沉之际,大喊杀秦,一时间引得整个长安都陷入了鼎沸之中。

    秦王府护卫拼死抵抗,奈何还是被贼人得手,着了火的羽箭,直接落到了秦王府后院之中。

    而秦王殿下和秦王妃,被彻底困在火海里。

    十一带队迎敌,却久久不见十六的身影。

    等到来犯之敌退散离开,十一急忙派人灭火。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一夜,等到天色变凉,火苗才彻底熄灭。

    而正在这时,十六姗姗来迟。

    十一喝问道:“你昨晚去了何处?”

    十六咬着嘴唇,红着眼圈,“奉秦王令,杀贼!”

    “何人为贼?”

    “鸿胪寺中,皆为贼!”

    十一因此不再多言,十六所说没错的话,鸿胪寺的骚乱就是他引起来的。

    之所以当初李方晨派人接触高句丽人的队伍时,主要是为了打入敌方内部,学习这队伍中高句丽人的习惯用语。

    等到骚乱起,十六等人大喊着高句丽语,杀向其余各国使臣时,栽赃将会变为铁证。

    学的不仅仅是语言,更是音色、动作和神态。

    再加上夜色阻挡,他们这一支队伍,跟高句丽人完全没有任何两样。

    秦怀玉早有准备,在鸿胪寺外等待了一个多时辰,这才进去抓人。

    至于人抓到后,当然免不了一顿客套,然后就地解散。

    真给抓到狱里?秦王殿下颜面何存?

    只不过谁都没有想到,秦王府出了大事。

    贼人进犯秦王府,引火而攻,秦王殿下、秦王妃以及沧陵郡公唐新化(二十一),全部死在了大火之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