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没有生气!

    看着陈逍那人畜无害天真无邪的笑容,府尹和通判恨不得把他的脸给他撕碎。

    这他妈真是个笑面虎啊,笑嘻嘻的就把人坑了。

    通判直接急了,对陈逍说:“你之前对我说的是真的?”

    陈逍:“谁叫你不信?”

    这时府尹怒道:“可你说你开玩笑的呀!”

    陈逍摊了摊手:“我的话你也信?”

    府尹和通判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竟无言以对。

    刑部尚书皱眉,看了看几人,说:“府尹,好自为之,陈推官,陛下希望你严查你上凑的事。”

    陈逍说:“下官明白!”

    府尹起来说:“尚书大人,这事儿有误会,要不本府去给陛下解释?”

    “本官劝你不要去,陛下不想见你。”尚书开口。

    说完,他就走了。

    府尹愣了,随即他看向陈逍,本想发火,可却努力忍住,抱有一丝希望的开口说:

    “陈推官,你……为什么弹劾我?”

    陈逍说:“公事公办罢了,就是看到你处理一些案子,没处理到位,就把你弹劾了。”

    通判说:“那我呢?我又不办案……”

    陈逍一笑:“可有几个案子,在我复查的时候,里面也有你的事儿。”

    两人都深呼吸,压住怒火。

    府尹笑呵呵的对陈逍说:

    “陈推官,陈老弟,上次周通判抹除你科举名字的事,本官审理时,态度可能是不太好,你……应该没生气吧?”

    陈逍摆了摆手:“哎~怎么会?我怎么会那么小气呢?”

    府尹点点头:“真的呀,那就好……那就好……”

    周通判咽了口唾沫说:“那……陈老弟就是生了我的气咯?”

    “哎呀岂敢岂敢啊,这都不存在得……”陈逍笑着说。

    府尹想了想,又开口说:

    “那陈老弟,你就是在生气老哥我上次在科举时,把你第一名弄掉了的事?

    如果老哥告诉你,那是老哥不小心把你名字写漏了的,不知道你信不信?”

    陈逍认真说:“信,信信,怎么不信?我太信了啊!”

    “那老弟,没有因为这个生气吧?”府尹试探性问。

    陈逍笑嘻嘻的说:“不生气,怎么会生气,我最大量了,我从来不跟人斤斤计较的。”

    府尹也笑着说:“那……那老哥就放心了……”

    “放心吧府尹大人,我不记仇,我怎么会记仇呢。”陈逍一脸认真的说到。

    “若是没什么事,那小弟就去办公了。”说着,陈逍就回了理刑馆。

    府尹和通判对视,都松了口气,对通判说:“他没记仇,这次……应该问题不大,否则陛下不会只让陈逍调查,估计小打小闹,安抚他而已!”

    通判:“…………”

    “希望他没记仇吧……也希望咱们不会有事……”

    可这句话刚说完,就有皂隶过来了:“推官大人传令,理刑馆升堂问案,传府尹和通判……麻烦二位大人到理刑馆一趟……”

    府尹和通判脸色一变,几乎齐声开口:“陈逍你个混蛋……”

    陈逍教会了他们什么叫转眼不认人和翻脸无情。

    没办法,两位大人只能到了理刑馆,被一个下属审理。

    理刑馆,皂隶分两排而立。

    陈逍坐在上面,一脸威严。

    府尹走到理刑馆小公堂上说:“陈老弟,你这是干啥呀?”

    陈逍脸色一沉,手里惊堂木一拍,大喝:“住口,公堂之上,休要乱攀关系!”

    通判怒了:“陈逍,你这个笑面虎,翻脸不认人,你刚刚才说了你没有生我们的气。”

    “公是公,私是私,私下怎么样都可以,但公事上,就得公事公办,你二人,给本官规矩点,接下来最好配合!”陈逍哼了一声。

    府尹也怒了,说:“陈逍,老子是你顶头上司,你敢审我?”

    “啪~”

    惊堂木一拍,陈逍怒喝:“本官奉陛下口谕,可提审府衙一切官员。如今这里,没有上官下属,只有审案者和被审案者!”

    府尹和通判还真被陈逍这气势震慑到了。

    见两人规矩了,陈逍这才打开他整理的案卷,拿出一个,说:

    “今年春,通判纳了一个小妾,小妾第二天死了,案卷说是体弱多病而死,却无仵作验尸的佐证。

    且根据本官了解,尸体是被火化,不给娘家人看的机会。因此被娘家人告了,而这事儿,由府尹处理的。”

    说到这里,陈逍看着两人。

    通判低头,府尹说:“只是漏掉了几个程序罢了……”

    “那就是说你堂堂府尹,不尽职尽责咯?死人案件必不可少的验尸环节,也是可以省略的?”陈逍质问。

    府尹瞬间无语,这事儿,他说少了个环节,就是他不尽职尽责,其他的,他又没法说。

    “哼,仵作没有验尸,你如何就得知是病死的?周通判,你又怎么会娶一个体弱多病的人?”陈逍看着两人。

    沉默一下,他说:“那我来告诉你们吧,本官让捕快调查了,当夜小妾是被你打死的,是也不是?”

    “胡说,你又没看到,凭什么这么说?”周通判反驳。

    “本官就是知道,当夜,你那方面不行,半天抬不起头,折腾了很久也没成功,于是小妾嘲笑你,说你不中用,你怒了,所以把她杀了!”陈逍随口编了个气死人的故事。

    周通判闻言气的脸通红,说:“你胡说八道,老子那方面很厉害。”

    周围,皂隶们早就被陈逍打过招呼,此刻都故意发出嘲笑。

    陈逍也继续嘲笑的说:“你不用狡辩了,当时有你府上的下人在外面偷窥,据说见你裤子一脱,半天都没找到你那个小东西。

    找到以后,在小妾身上半天没有使用成功,所以,当时外面的下人们都在嘲笑,他们亲眼看到你折腾了很久,最终无功而返,被小妾抱怨你不行。”

    周通判气的身子都在颤抖,男人被人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被人说不行,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多人都在嘲笑他呢。

    他气的指着陈逍说:“你……你简直一派胡言!”

    陈逍也站起来:“老子说的就是事实,你凭什么说老子一派胡言?就是你那方便不行,你小妾嘲笑你,你杀了她。”

    这一串话陈逍说的很快,把人激怒,再快速说话,很容易让对方顺着说出不经过脑子的话。

    而周通判眼睛都红了:“你知道个屁,老子当晚想上她,她却誓死不从,老子一怒之下才把她打死的,所以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在胡说八道!”

    一瞬间,所有人看着周通判。

    陈逍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而府尹则是愣了,晕乎乎的想: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