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应该如何选择!

    建安十年六月。    扬州吴郡。    如今孙权还没有迁都建业,是以此处为核心,也是如今扬州的紧要所在。    自从天下大乱以来,扬州荆州等地同样受到了波及。不过和北方恰恰相反的是,荆扬二州虽然存在战争,却没有完全激发。    就像是北方的各大军阀,打起来都是不要命的。一次次大战都十分决心,袁绍打公孙瓒,曹操打袁绍,甚至于后面的次次大战。    总得来说,都是真正的大战。    然而南方却不同,他们哪怕发生战事,也没有到完全无法缓和的地步。    最多便是数万兵马互殴而已。    严格意义上来说,数万兵马的大战,人数并不算少,只是相对于北方而言,差距着实是有点大,或者说反差极其明显。    正因为整个荆扬的局势很早便稳定下来,并且占据地方的势力相对固定,百姓生活得也算安宁,没有北方那么多的混乱战局。    以至于不少百姓都从北方南下,成为流民,涌入荆扬各州郡之中。    其实说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在古代人口是很重要的,可是有的时候,流民却未必是什么好事。    因为流民基本上是拖家带口而来,并且没有什么财富,更没有田地什么的。    而南方稳定的另一个影响,便是世家力量没有受到太大的削弱。不像是北方一样,被疯狂碾压,世家同样是死伤了许多人。    换个角度来说,土地什么的基本上被世家掌握。既然世家没有出问题,土地自然不可能分给流民,所以他们到了这里依旧是流民。    这些无法收纳的流民,运气好点就是签下契约,要么就是真正的流民了。    显然,这样的处理方法并不好。    毕竟流民没有赖以生存的基础,在没有官方安排的情况下,他们基本上是死路一条。    虽然地方也不可能完全坐视不理,可是因为资源有限,再加上战事频繁,粮草什么的根本不可能无限制供应,就导致情况很麻烦。    暂且不提。    总的来说,如今的荆扬二州发展还算不错。    此刻吴郡府衙之中。    一个紫髯碧眼的青年男子,身旁站着一个看似十分忠厚的中年男子。    那紫髯碧眼的青年神色有些凝重,沉声道:    “方才有消息传来,北方曹操近日虽然安定,却不是真打算休养生息。似乎已经在图谋南下,在做大战之前的准备了。”    忠厚男子呆了呆,表情有些古怪,诧异说道:    “这怎么可能?    先前不是才有消息传来,曹操已经是接连征讨袁家各方势力,并且出兵北上征讨乌桓吗,怎么现在就想着南下进攻吾等?”    话虽如此,但是男子还是迟疑道:    “若曹操当真这般穷兵黩武,真是取死之道。”    然而紫髯碧眼的青年微微摇头,无奈的问道:    “子敬,在你看来,行军打战,什么最为重要?”    忠厚男子闻言,未做太过迟疑,便答道:    “除去大军精锐,猛将谋臣,或许最为关键的便是粮草辎重了。固然之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自然是有其道理在上面。”    听着忠厚男子的这番分析,紫髯碧眼青年点头:    “没错,确实是粮食啊,若是正常来说,曹孟德还想要进去荆扬,确实和穷兵黩武没有什么差别。可如果粮草不会出现问题呢?”    紫髯碧眼青年看着忠厚男子,语气十分郑重。    忠厚男子再度呆了,嘴角微微抽动,说道:    “这怎么可能,虽然中原之地十分富庶,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大战,百姓早已经疲惫不堪,粮食就算恢复种植,也无法完全保证。”    紫髯碧眼青年沉默了片刻,将手中密报交给男子。    男子迟疑着看了一遍,随后神色接连变化数次,显然是再也无法淡定下去了。    紫髯碧眼青年摇头问道:    “子敬,此事你怎么可能?”    忠厚男子深吸一口气,无奈说道:    “若这上面说的是真的,那吾等就真麻烦了,曹操大军士气如虹,十分精锐,麾下猛将谋士如云,势力正处于最巅峰的时候。    若是如今我江东与之开战,恐怕难以获胜,最终结局简直无法想象。如今江东虽然也有战力,但想要获胜真的太过艰难了。”    紫髯碧眼青年呆滞。    他只是想要询问一下,想不到忠厚男子居然说得这么真实。方才之言让他有些无奈,但细细想来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然而他又如何甘心,便是问道:    “那以子敬你之看法,若是曹操当真来攻,吾究竟该如何选择?    是战……还是降?”    说这句话确实艰难。    就在紫髯碧眼青年十分犹豫时,那忠厚男子的目光却是变了。只见他说道:    “若是曹操当真率军前来,那就只有一战了!”    紫髯碧眼青年不禁诧异,好奇道:    “子敬这是为何?”    此乃江东。    紫髯碧眼青年乃是孙权,忠厚男子自然是鲁肃了。    此刻孙权听得鲁肃回答,心下十分好奇,不知道鲁肃为何表现的如此坚决。    鲁肃目光一转,朗声说道:    “若是在卑职个人而言,其实选择很多,无论是战是降都没有太大影响。然而此事对主公不一样,摆在主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主公自然可以选择投降,可是一旦投降之后,整个孙家三代的江东基业将要毁于一旦。甚至于主公也将沦为俘虏,生死难料。    若是曹操当真率领大军前来,主公应战或许还有机会。毕竟曹操当初对战袁绍,谁也想不到他竟然能够获得最后胜利。    可如果主公直接选择放弃,那恐怕再也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走了。不过卑职之言也只是提议,具体恐怕还得主公自己来选择。”    听了鲁肃的一番话,孙权已经了然许多。    他确实还有投降这个选择,但是一旦选择这条路,恐怕他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他真的甘心吗?    孙权当然不甘心,这是他们孙家三代的基业。    此前的父兄,如今的自己,就算是曹操当真打来了,他也不能轻易放弃。    如果现在只是一个消息,自己便畏惧了,以后真的发生又该怎么办?    但很快,鲁肃又提醒道:    “其实此事主公可以令人通知公瑾,他乃是帅才,对于用兵对抗曹操,定然也有自己的看法。”    孙权淡定点了点头,没有着急。    短暂的沉默之后,孙权忽然问道:    “子敬,这情报上提及的土豆、地瓜,你此前可曾在哪里听说过?”    鲁肃摇了摇头。    这两样东西出现在大汉,可比原来的进程快了一千多年。鲁肃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此之前听说,更别说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是以孙权叹了口气,无奈道:    “如今的局势真是变化莫测,这些东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如果真有情报上说的这么厉害,恐怕我等真的要遇见麻烦了。”    “若是正常情况下,我江东再怎么说也有江河之力。北方士卒固然步战骑战十分骁勇,但是水战却未必能够一般强悍。    但如果情报上都是真的,曹操恐怕不会给他们太多机会了。真要僵持下来,恐怕最终吃亏的还是我们,实在是难以应对啊。”    很明显,孙权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鲁肃沉吟,又提醒道:    “以现在的情况,如果曹操选择南下,或许第一目标并非江东,而是荆州刘表。”    孙权苦笑,摆了摆手道:    “刘景升这个人,如今年纪老迈,他不可能是曹操的对手。一旦曹操大军来攻,恐怕以他如今的身体,顷刻便要西去了。    若是连刘表都死了,那如今的荆州,恐怕也无人能够掌控局势。到时候曹操一举夺下荆州,恐怕麾下还要多一批水军了。”    孙权觉得自己很机智,一下便看透了。    但是片刻之后,孙权的神色又变得古怪,貌似看得太清楚也不是好事。    如果真按这个节奏发展,他岂不是直接凉凉?    孙权少年得势,如今也不是无名之辈,更不会像袁绍和他几个儿子一样。    是以孙权不甘心,他想要争取。    沉默,孙权叹息一声:    “曹操南下之心倒也不必怀疑,只希望能够多给吾等一些时间。若是准备妥当,纵然曹操亲自带兵前来,吾等又有何惧?”    鲁肃拱手答道:    “主公所言甚是,如今大局未定,谁人可知!”    “……”    “来人,将这封信送去周公瑾处。”    ……    孙权与鲁肃商谈一番。    然而这个消息其实算不上绝密,因为这么大阵仗的种植与收获,根本瞒不住所有人,消息自然而然会泄露出去,只是在于是否探查罢了。    因此孙权能够得到的消息,刘表同样能够得到。    虽说当年意气风发的刘景升,如今确实是老迈不堪,这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几乎是差不多时候,荆州也得到了消息。    并且飞速送往襄阳。    这里是整个荆州的核心之地。    包括刘表在内,整个荆州大部分的世家大族都扎根于此。    虽然别的地方也有世族,但是和襄阳的大世家比较,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此刻,襄阳刘府。    书房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