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闭嘴!

    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下了雨,队伍里还有俩病号。

    除了闹肚子的宁玲玲,还有闹肚子加屁股疼的张昆,其他人并没有大碍,就是淋了雨,又吹了半晚上风,不太有精神。

    但下山的时候,自个照顾自个还是没问题,毕竟都是一帮体育生出身,身体底子好。

    宁玲玲问题也不是特别大,有人搀扶着能勉强走路。

    真正麻烦的是张昆,屁股疼的不敢走,需要四个联防队员和警察拿担架抬着,他还没法躺着,只能趴在担架上。

    山路难行,稍微有点颠簸,这人就疼的哎吆哎吆直叫唤。

    宋娜这个山里野大的妹子,仍然和吕冬走在最前面,那个叫韩莹的女大学生,紧紧跟在后面。

    吕冬回头看一眼疼的叫唤的担架那边,纳闷:“拉肚子拉的屁股疼成这样?”

    韩莹手电照着路,躲开一个坑,小声说道:“张昆拉肚子太急,没带纸,摘了几片树叶。”

    吕冬明白了,这孩子遭大罪了!

    宋娜摇摇头:“山上的叶子也敢胡乱用。”

    韩莹不知道该咋接话,聚精会神的看路。

    宋娜没再多说,这帮人对山里的东西一点都不懂,就往里面钻,这要是跑到没信号的地方,真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出人命也不是稀奇事。

    徐东阳阴沉着脸,走在最后面几个人当中,陪同派出所警察一起来的学院辛院长虽然没说啥,但他这种在学院里面上蹿下跳的,多少是有些见识的。

    现在不到算账的时候。

    来到比较陡的一段,宋娜特意回过头去提醒:“小心一点,注意脚下面!”

    抬人下山很不容易,这时换成了三个学院的老师加一个体力和精神都比较好的学生。

    这段路不好走,上去的时候就手脚并用爬上去的。

    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酸枣树丛,根本没法走人,不说上面的刺,单单洋辣子就够人喝一壶的。

    吕冬手脚并用,第一个下了小陡坡,然后回身拽着宋娜的手,把她接了下来,接着是韩莹,然后李所和两个男的。

    加上吕冬,四个人把担架接了下来,等上面的人下来再接手,上面很快就剩下了一个徐东阳。

    有跟着他一起上山的学生在下面想接他一把,徐东阳没好气的说道:“不用,我自己就行。”

    过来之前,徐东阳觉得自个知识丰富,又常年练体育,是个高手,跟着他一起成立或者加入登山协会的人,也都这么认为。

    但下来的路上,那些人看他的眼神明显变了。

    不再有信任和敬佩,反而充斥着怀疑。

    就这点地方,还能难倒他?

    下面的那位大学生,多少有点尴尬,无奈的甩手,让到一边,跟上大部队就走。

    李所长不放心,特意留在后面。

    徐东阳大步走到陡坡跟前,手电照亮脚底下,有踩出来的一个个泥坑。

    “你小心点。”李所长赶紧提醒道:“我接你一把!”

    一般人,这时候就顺势搭把手下去。

    但徐东阳这人有傲气,又刚跟同学怼了一句,李所长的提醒,不但没让他小心,反而快步往下。

    他记得很清楚,来的时候,他们就是从这里上来的。

    能爬上来,还不能下去了?

    生怕李所长伸手,这一脚落下去的特别快,滑的也快,下来的自然也快。

    徐东阳从上面跌了下来!

    地方不算高,但这天黑地滑的路上,一路滑下去,势必把前面的人给带倒了。

    弄不好,所有人都得变成滚地葫芦,然后一路滚下去。

    无论如何,李所长都不能让徐东阳就这么掉下去。

    他赶紧去接,徐东阳就砸在身上。

    俩人一起摔了,李所长在下面,徐东阳在上面,

    因为李所长挡了一下,俩人一起摔进刚踩出来的泥泞小道旁边的杂草从里。

    李所长运气不好,就觉得胳膊好像落在什么东西上面,又被徐东阳重重砸了一下。

    有一瞬间,胳膊似乎没了感觉,接着就是钻心的疼。

    踩出来的泥泞小道不宽,人都排成了长队列,后面的摔了,前面的才注意到。

    “李所!”有个警官赶紧掉头回去。

    路滑,心急,人啪叽就摔了。

    吕冬一把把他拉起来,喊一句小心,注意着脚底下,走了上去。

    徐东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吕冬抬手电照了一下,人非常狼狈,手臂上让杂草和酸枣枝划了不少口子,但人应该没事。

    正骂骂咧咧:“草他酿的,我草他酿的!”

    吕冬没管他,移动手电去看倒在草窝子里起不来的李明,就见李明脸色刷白,上面全是细密的汗。

    “李所,哪里不对?”吕冬没急着去拉人,同时拦住了他两名同事。

    李明忍着疼,说道:“手!左手!好像断了!”

    吕冬赶紧去看左手,李明的左手小臂落在草丛中凸起的石头上,隐约好像有不正常的凸起。

    可能摔骨折了!

    “谁懂急救!”吕冬大声问。

    后面又过来个穿警服的:“我接受过培训。”

    吕冬主动让开位置:“赶紧的!”

    宋娜这时候也过来了,多把手电照着,倒也能看得清楚。

    这次上山就是营救,派出所的人带了急救包,尤其外伤方面,没用到学生身上,结果用到了自个身上。

    那位懂急救外伤处理的,经验不算丰富,加上周边条件实在不好,一会自个额头就见汗了。

    徐东阳打着个手电,处理胳膊扎的刺,嘴里一直在骂骂咧咧:“我糙他酿的,老子回头非一把火把这山烧了!他酿的……”

    这骂骂咧咧的声音,听着特别膈应,正在给李明做紧急固定的那个警察,时不时就会抬头看看徐东阳。

    聒噪的骂声明显影响到了这个警察的心态稳定,但对方是大学生,是救援目标,他们又不好当着人学院老师说啥。

    吕冬一直在帮忙按着李明身体,防止他因为疼痛控制不住乱动,徐东阳在旁边骂骂咧咧的声音,叫人心烦意乱。

    警察不好意思,他没这么多顾忌,转过头,直接说道:“闭嘴!”

    徐东阳下意识就想回嘴,想要骂人,但一眼看到说话的是吕冬,冲到嘴边的话,终究不敢说出去,乖乖闭上了嘴巴。

    韩莹在内,体育学院的几个学生,没有一个跟徐东阳说话的。

    倒不是现实啥的,学院里面的学生,很多人还想不了太复杂,但他们却很清楚,今晚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听了徐东阳的鼓动和吹牛。

    徐东阳要不说进山就跟进他家后花园一样,他们能跟着来?

    这下,回去免不了学院的处分。

    普通人都这样,这时候往往都想着不是自个的错,错全在别人身上。

    这些向往着诗和远方,向往着征服大自然的业余驴友,就没想过自个的一时冲动,给别人造成多大的麻烦。

    做好固定,一行人再次出发,吕冬看到李明伤的厉害,干脆扶着他往前走,跟在带路的宋娜后面,和另一位警察专门照看李明。

    终于走完这段下坡路,能稍微轻松一点。

    吕冬看李明疼的满脸汗,抓了下搀扶着的手臂:“忍一忍,再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宋娜提醒道:“给医院打电话,让救护车在下面等着。”

    她打未必好使,但派出所就不一样了。

    那个警察赶紧打了电话,却是给上级打的,汇报情况,同时请求支援。

    吕冬说道:“我记得还有个担架,实在不行,我们抬着你。”

    “别,不用,我没事,能走。”李明回头看一眼:“出山还有段路,留着力气轮着抬病号。”

    警察收起手机,忍不住低声说道:“李所,那人一直骂骂咧咧,你真不该接他。”

    李明训斥道:“说啥胡话!别叫吕总见笑。”

    吕冬扶着他往前走:“自家人,没这些事。”

    青照的公安系统都知道,吕氏餐饮是治安联防先进单位,这两年多次通过正规渠道捐赠车辆等设备。

    前面的是宋娜,都不是外人,李明就低声说道:“我要不接,他顺着路滚下来,咱这一堆人,说不定都得被带倒,弄不好个个挂彩!”

    吕冬看一眼李明,知道他说的这些不是没可能发生。

    宋娜转回头来:“李所,谢谢。”

    李明疼的咬牙,说道:“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大晚上的让你们帮着进山找人,我们几个是职责所在……”

    “辛院长是我老师。”宋娜说道:“我在体育学院读书的时候,他很照顾我的。”

    吕冬明白宋娜话里的意思,当时宋娜上学开公司,经常性的请假,辛院长这边帮了不少忙。

    有一说一,吕冬还是挺佩服李明这种人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明确实让这一行队伍避免集体受伤。

    带着病号伤员,队伍走不快,走走停停的,等到了吕冬和宋娜捉螃蟹的地方,已然天光大亮。

    进村的时候,都五点了,老支书和老宋两口子等一些人,就等在村口上。

    因为县医院的救护车已经赶了过来,难免担心。

    见到吕冬和宋娜没事,老支书和老宋两口子松了口气。

    该上救护车的上救护车,该走的都准备走。

    辛院长专门过来,向吕冬和宋娜表达了感谢,这才坐车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