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一阵夜风吹过来,冷的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韩莹双手抱胸,背靠一块稍微平整点的石头坐着,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难受。

    吧嗒——吧嗒——

    徐东阳不断按着打火机,却怎么都引不着火。

    下了几个小时的雨虽然停了,但浇透了干草树枝,根本无法点起篝火。

    旁边最平坦的地方,张昆和宁玲玲卷缩着躺在毯子上,不断发出呻吟声,尤其前者,难受的好像随时要死掉一样。

    咕——咕——

    莫名的叫声从树林那边传过来,韩莹下意识想往徐东阳那边靠,但想起他的不靠谱,又忍住了,跟坐在旁边的另外两个同学紧紧挨着。

    七月的天,怎么还能这样冷?

    韩莹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明亮的月光落在这片较为平坦的石头地上,倒是省下开手电了。

    不能这样下去了。

    嘭——

    爆炸声突然响起。

    徐东阳长时间点不着火,一气之下把唯一的塑料打火机摔了!

    韩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危机时刻才能看清一个男人的本质?

    谁能想到,平时口若悬河,各种野外徒步和求生知识张口就来的徐东阳,真到了野外,竟然这么不靠谱!

    怎么就信了他的鬼,跑到这山旮旯里来。

    离开小溪不久,他们就脱离了村民上山踩出来的小道,徐东阳直接说道不用管方向,走到哪算哪,这才叫野外徒步登山!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挺好的,碰上了一颗野果树,都说是能吃,大家伙子图新鲜,摘着尝了尝,因为又酸又涩,大部分人尝尝就算了,喜欢这一口的张昆和宁玲玲一连吃了好几个,结果没多久开始拉肚子。

    张昆有次来的急,没带纸就钻到树林里了,又不好意思要,随手捡了几片大树叶用,擦完屁股开始火燎燎的疼,疼的都快走不了路了。

    韩莹猜测,可能树叶上有痒辣子毛。

    可怜的孩子。

    屋漏偏逢连夜雨!

    山里的风雨说来就来,又是大风,又是大雨,还加打雷,太吓人了。

    山上的树底下不敢多待,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一群人赶紧从树林里出来,顶着风雨找地方避雨,走了一阵子,连去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好在运气不错,找到背风的这片石头地。

    冒雨拉帐篷扎营,以前徐东阳带着在操场上做过,但操场上和这里完全不是一回事。

    帐篷好不容易拉起来,负责砸下地钉的徐东阳没弄结实,风向说变就变,一阵狂风把帐篷就吹跑了。

    甚至,携带的手机和手电因为大雨淋透,大都没法用了。

    张昆和宁玲玲俩人拉空了肚子,一点精神都没有了,想喂他们吃点东西。

    韩莹掏出自个手机来,刚下雨的时候,别人都忙着躲雨,她找了个塑料袋,把手机包裹的严严实实。

    不能继续等了!

    韩莹突然想到进山前遇到的宋娜,觉得有必要求救,再等下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山里,原本以为靠谱的,根本没处理的能力。

    用力摩擦着胳膊,借用升起的一点温度,韩莹站起来,找到气呼呼的徐东阳,低声说道:“咱们打电话求救吧。”

    徐东阳发红的眼睛立即盯住她:“用不着,一会天就亮了,天亮就知道现在在哪里,我们找回去就是了。”

    他提醒道:“这时候打电话,传出去脸都丢光了!以后,谁还来登山协会?”

    韩莹心说,回去我就先退出。

    她指了指迷迷糊糊似睡似醒的张昆和宁玲玲:“你不为他们考虑考虑?”

    徐东阳说道:“不就拉肚子?熬过这劲去就好了!”

    他心里很清楚,这是背着学院私底下组织的活动,有学院之前的警告在前,一旦打电话向外面求助,势必会传到学院领导耳朵里,他这个领头的和组织者,能落得了好?

    说不定就要背着处分毕业,可能影响前途。

    韩莹摸着口袋里包着塑料袋的手机:“老徐,这不是逞能的时候!”

    徐东阳一挥手:“我心里有数,你就别管了,我去拿水给张昆和宁玲玲。”

    韩莹掉回头,看看天上的月亮,离天亮早着呢。

    看到徐东阳去干别的,韩莹往回走的时候,摸出塑料袋,取出手机调到静音,给辅导员发了条短信。

    要是一会没人回,就打电话。

    山里又起风了,呼呼的吹,韩莹暗叹一行人想得太简单,太高估自个了,连备用的衣服都没带。

    很快,辅导员那边回了信息。

    韩莹一连发出多条,向老师求救!

    …………

    来到近处,吕冬和宋娜相当意外,走在前面的一行人中,有四个联防队员,三位正式警察,还有学院的老师,以及宋娜村里的老支书。

    刚才认出宋娜的,就是学院的一位老师,吕冬记得好像是个院长,宋娜回学校参加活动的时候,专门给他介绍过。

    因为宋娜上学时做生意需要经常请假,这位院长没少开绿灯。

    联防队员的身上,背着绳子和折叠担架等救援设备。

    “哎呀,是宋总!”带队的那位警官,明显认识宋娜。

    宋娜过去跟人握手,说道:“李所,辛院长,你们这是?”

    吕冬看到救援设备的时候,就想起了下午进山的那些人,没记错的话,全都是体育学院的学生。

    果不其然,本地派出所的副所长李明几句就说明了情况,体育学院这边的一位辅导员,接到一个学生的求助短信,说是他们徒步登山,遇到狂风大雨的恶劣天气,被困在了山里,请求援助。

    体育学院这边的辛院长找到派出所,一起赶了过来,因为对山里不是特别熟悉,所以又找了石头村的老支书。

    辛院长年纪不算大,运动员出身,身体条件不错,亲自带人过来。

    这种事,不出事还好,真要出了事,哪怕学生私底下的行为,学院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辛院长满心无奈,学生是越来越难管了,看到宋娜,好奇问道:“宋总,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

    宋娜说道:“我老家石头村的。”她看了眼老支书:“这是我二爷。”

    一行人说着话,脚底下却没怎么停。

    见到李所长等人目光转向吕冬,宋娜介绍道:“这是我先生吕冬。”

    李所长和辛院长纷纷跟吕冬打招呼。

    宋娜问了老支书几句,得知他是来当向导的,不禁微微皱眉,沉吟片刻,回到吕冬身边,低声说道:“二爷年纪大了,你陪我带他们进山?体育学院怎么说也是我母校。”

    没遇到也就算了,遇见母校出了这种事,还在自个眼皮子底下,不可能不管。

    吕冬不是矫情的人,点点头:“我陪着你。”

    宋娜冲他笑了笑,又跟李所长、辛院长和老支书说了几句。

    老支书说道:“行,你带路我也放心,妮子你从小就漫山遍野的疯,山里熟的不能再熟,不过,天黑你也得小心。”

    宋娜说道:“二爷,你放心就行。”

    遇上这档子事,吕冬和宋娜也不去抓山水牛了,干脆带着一行人往山里面走。

    路上,李所长和体育学院那位辅导员,详细为宋娜描述了被困学生所在地点的一些特征,中间还通了两次电话,但山里面信号很差,断断续续听不太清说的是啥,反倒是短信能时不时的接收到。

    这年头,外地过来的谁闲着没事往除了石头、杂草和树木外,几乎啥都没有的山里跑,也就本地人没事进山里转转。

    李所长这个本地镇上的人,都没去那边几次。

    没有村庄和住户,去干嘛?

    宋娜一听半山腰上比较平坦的石头地,心里就有数了,打开手电照亮前路:“我取过那个地方,不算很远。”

    刚下了雨,山路难行,她提醒道:“都注意脚下面点,路不大好走,别伤着!”

    吕冬就陪在宋娜身边:“你也小心点。”

    宋娜笑:“没事,走惯了的。”

    说是不远,其实也不近,拐拐拉拉的山路不好走,到后面没有路,干脆就是草窝子里走,学院的辛院长和两位联防队员先后摔了一跤,幸好是往山上面走,除了沾上一身泥,人倒没大有事。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面的人都喘得厉害,尤其李所长和辛院长两个年纪相对比较大的。

    吕冬和宋娜俩人比较轻松,哪怕来之前在家里狠狠折腾了一回,但俩人体力不是一般好。

    人累了,注意力不容易集中,那位辅导员这时摔了,腿在石头上磕破一层皮,疼的直吸凉气。

    宋娜找个高点的石头爬上去,看了看周围地形,说道:“休息一会,大家伙喘口气,喝口水。”

    这是进去找人救人的,别人没还没救到,这边反而有了伤员。

    吕冬取下随身背着的水壶,拧开盖子递给宋娜,李所长过来,问道:“宋总,还得多长时间。”

    宋娜手往东边指:“最少再四十分钟。”

    如果没这些人,光她和吕冬,估计二十来分钟就能赶过去。

    稍微喘口气,一行人又上路了,后面全是荒山,根本没有路。

    辛院长边走边嘀咕,这帮学生没事跑这种地方登山,真是吃饱了撑的,就日子过得太好了。

    说句不好听的,自私自利!

    万一出事呢?

    就不考虑老师?不考虑学校?不考虑他们的父母家庭?

    终于,前面半山腰上,可能看到了这边的手电光,有手电冲着这边晃。

    赶过去,辛院长和李所长稍微松了口气,人总算没出大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