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驴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有五六个明显不是石头村的年轻人过来,宋娜几步到了吕冬跟前,也向那边看向,人越走越近,很快就沿着溪边的小路转了过来。

    吕冬一眼认出其中的两个人,微微皱眉:“他们怎么来这了?跑这来徒步登山?”

    宋娜仔细看看:“好像是。”

    这一行人,穿着运动衣衫,戴着遮阳帽,背着登山包,有的人手里,还看似非常专业的拿着登山杖。

    其中有俩人,吕冬和宋娜前段时间见过,体育学院登山协会的所谓主席和副主席,好像叫韩莹和徐东阳的。

    吕冬和宋娜看到这一行人的同时,以徐东阳和韩莹为首的体育学院登山协会成员们,也看到了他俩。

    别人还好,一时间没认出吕冬和宋娜。

    徐东阳和韩莹前几天刚见过俩人,立即认了出来,忍不住的惊讶。

    带着惊讶打量这俩人,穿着普通的短裤和T恤,光着脚丫子站在小溪里,旁边有塑料桶,通过半透明的白色桶壁,能看见里面有不少小螃蟹一类的东西。

    这俩亿万富豪真会玩,跑山里来抓螃蟹?

    徐东阳在体育学院属于风云人物,要不也组织不起这样一个协会,还当上主席,想到上次被宋娜拒绝,面子上很过不去,不想开口跟对面来人打招呼。

    相比之下,韩莹就灵活多了,越出人群几步,主动打招呼:“宋总好,吕总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

    看运动衫上印着的字,就知道这些都是体育学院的学生,吕冬笑着对韩莹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宋娜回应道:“你好,韩同学。”她看看这些人,问道:“你们这是?”

    韩莹又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小溪边上,回头看眼徐东阳,说道:“徐主席组织徒步登山,景区的山没有挑战性,听说青照南部山区有山有泉,风景特别好,我们专门找过来的。”

    宋娜看一眼韩莹后面的徐东阳,微微皱眉,说道:“这边山不高,条件比较复杂……”

    徐东阳突然开口:“我们做了准备的,这种小山不在话下!”

    上次去拉赞助没成,学院有领导专门找来谈话,告诫不要做出格的事,徐东阳就猜测与宋娜有关系,但领导的话根本没放在他心上,趁着学院刚放暑假,协会成员们暂时还没回家,私下里组织了这次活动。

    宋娜微微摇头,没搭理徐东阳,反而往前走两步,低声对韩莹说道:“山里不比外面,天这就快黑了,你们这时候进山做什么?找个地方住一晚上,等明天再去。”

    对于高几届的校友,她多少还是有些关心的。

    韩莹刚想说话,来到她身后的徐东阳就说道:“谢谢宋总好意,我们这时候进山,就是准备野营,我们系统的学习过野外徒步的知识,出来就是挑战自我的。”

    他看眼后面众多的伙伴,自信满满:“这是咱们成为专业驴友的第一步,大家可不能泄气!可不能叫人瞧扁了!”

    其他人纷纷应和:“老徐,这么矮的山能在话下?”

    “我家住的楼房都比这些山高!”

    跟徐东阳一样,这些奔着要当驴友的大学生,全都来比较大的城市,平时根本没有进入山野的机会。

    此时个个都很兴奋。

    “走了!”徐东阳一挥手,沿着小溪边的小路,当先往山里走去。

    其他人纷纷跟上,只剩下韩莹一个人落在后面。

    宋娜没再多说啥,因为在她这个山村长大的人眼里,这里的山没有野兽,只要不自个作死,根本不会有啥危险。

    韩莹准备走,但对于宋娜,保持着尊重和礼貌,说道:“宋总,不打搅你和吕总了。”

    宋娜点点头,对于这个女孩印象还不错,提醒一句:“沿着人踩出来的路走,别走太远,遇到情况就打电话,千万别逞能。”

    韩莹听进去了:“好的,谢谢你,宋总。”

    前边的徐东阳见韩莹迟迟没跟上来,大声喊道:“韩莹,快点!”

    韩莹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那群人沿着小路,转了几个弯,很快就看不到了。

    吕冬和宋娜继续找自个的螃蟹。

    宋娜想多抓一些,回头给胡春兰带着。

    婆婆对她很好,不是耍嘴皮子的那种好,是真心实意对她好。

    不说别的,婆婆这些年赚钱分红买的房子,以吕冬的名字买的房子,房产证和钥匙全都给了她,说是彩礼的一部分。

    不往外拿,不给外人看的那种彩礼。

    先后换了好几个地方,抓到天色略微发黑,吕冬和宋娜才往回走,石头村年轻的出去打工,剩下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又是见惯了的,抓螃蟹的人很少,这一会俩人逮了五六十个,称得上大丰收。

    回到家里,洗干净拿盐腌一段时间,直接下油锅炸,先后炸两到三遍,小螃蟹炸的红中透黄,一口咬下去酥脆。

    就是比较费油,怪不得抓的人少。

    这东西蒸煮着吃没肉,炸起来费油,吃多了容易腻。

    晚饭做好,天色快黑透了,正好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灯底下,吹着凉爽的夜风,一起吃饭。

    朴素的石头房子,房前绿树成荫,院子里一丛丛蔬菜青翠欲滴,似乎格外惬意。

    但在农村住惯了的人会说,惬意就怪了!

    空气潮,植物多,蚊子分分钟教诗情画意做人!

    宋娜穿着长衣长裤,坐了一会,都忍不住跑屋里拿驱蚊虫药水,喷在周围,多少好了一点。

    但微型轰炸机的声音,始终在人耳边盘旋,挥散不去。

    家里没电视机,村里没路灯,吃晚饭冲过澡,实在没啥事,吕冬和宋娜就早早回了屋里。

    换了个新地方,俩人难免兴致高昂。

    宋娜住的屋子,是东边的偏屋,她家院子非常大,离着老宋两口子睡觉的堂屋很远,能放开手脚可着劲的折腾。

    俩人正热火朝天,床头上的石头缝里,突然钻出来个蝎子,趴在墙上挥舞着大钳子,似乎很好奇这俩两脚兽一前一后哎哎呀呀的在干啥。

    突然,一前一后变成一上一下,有只大手快速靠近,曲起中指弹了过去,蝎子尾巴还没来得及动,跟上面那个女的一样,飘飘荡荡的就飞了起来。

    呼——

    屋子外面风声响起,吹得树叶哗啦啦直响。

    嘎吱——嘎吱——

    宋娜从十来岁睡到大的破木床,从来没叫人如此猛烈的折腾过,忍无可忍,干脆不忍,大声发起抗议!

    那俩货精力旺盛,常年保持健身锻炼,体力不是一般好,全情投入,根本不管别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外面风声更急,玻璃窗户突然亮起一道白光。

    藏在吕冬身下的宋娜,直接把头埋进自家先生宽厚的怀抱里。

    咔嚓——

    雷声骤然落下,仿佛在头顶炸响。

    吕冬去看窗户:“怎么突然要下雨了?记得昨天的天气预报没雨……”

    宋娜说道:“你看的太东台的天气预报,预报的是泉南,青照离泉南有段距离,再说了,这是山里,雨说下就下,天气预报不准太正常了。”

    吕冬也知道,夏天的雨说下就下,山里更是没个准数。

    俩人稍作清理,刚穿上衣服,外面就哗哗的下起了雨,不过三四分钟,雨大的就像从天上往下倒水。

    “七叔有口福了!”吕冬没忘记帮七叔逮山水牛的事。

    宋娜去翻包:“幸好我把充电手电带来了,能坚持很长时间,一会雨停了,咱就上山,这场雨只要能多下一会,山水牛成片的往外爬!”

    下了十来分钟,雨水稍微变小了一些,但没有停,而且一直在刮北风。

    宋娜放下纱窗帘子,打开屋门坐在门边,一阵风吹进来,略微有点点冷。

    俩人刚做了剧烈运动,吕冬生怕她感冒,赶紧拿了件长外套,给宋娜披在身上。

    “不但下雨,还降温了。”找出薄长袖披上,吕冬拿个马扎,也坐在门边:“还是这种天气舒服。”

    宋娜没有睡意,说道:“夏天晚上下雨,山里有时候能将降到十来度。”

    雨一直在下,虽然逐渐变小,但始终没有停,吕冬和宋娜睡了一觉,到接近凌晨一点的时候,醒了过来。

    外面雨声没了,风声小了很多。

    宋娜看眼手表,翻身起来到门口看看,招呼吕冬:“洗把脸,咱们该出发了!”

    吕冬起床洗脸,跟宋娜一样,换上早就准备好的旧运动鞋,穿上长衣长裤,带着手机、袋子、水壶和手电,出门准备上山。

    雨停了,云彩也散了,月亮重新挂在天上。

    风还在吹,吹跑了天上所有的云彩,大半圆的月亮洒下无数光华,穿透了月色,照亮了道路。

    宋娜走在前面,吕冬紧跟在后面,沿着今天走过一次的进山路,朝前走去。

    出了石头村没多远,前方突然有手电光亮和人说话的声音。

    “逮山水牛的不止咱们。”吕冬以为是逮山水牛的。

    宋娜却大声喊道:“哎,哪个村的!”

    前面有人回应:“你是哪个村的?”

    宋娜说道:“石头村的。”

    前面的人回答:“我们是派出所的!”

    忽然,有个人听出宋娜的声音:“宋娜?宋总?是你吗,宋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