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正传!

    id="con1632226">

    偶遇了小南和雨漩只是任务中一个小插曲,空艇还是无风无险的回到了天空之城,直到富岳赶过来接手,这群可怜虫才知道自己遇上的是晓组织的神翼天使和歼灭天使。

    光是她们的绰号就让人感觉到强者的压迫力,如果发生正面冲突,恐怕他们都得交代在那里,空艇和五尾人柱力都成了白送的战利品。

    想到这里,曾经抱怨三星里世界毫无作用的他们,终于理解了魔影大人和极乐校长的良苦用心。

    抽取尾兽的过程可以说非常顺利,人柱力一直沉浸在伊度制造的美好幻境中,根本不愿意醒来,更别提什么反抗。

    五尾穆王也在鼬的压制下,一直处于静止状态,直到了富岳的万花筒写轮眼接手,鼬才撑不住晕倒了过去,气的富岳连发三封加急信传到了白川乡,咒骂雨时的胆大妄为,居然派出了一群没毕业的小鬼出去捕捉五尾人柱力。

    雨时只回了一封信,年纪越小,敌人越不会防备,当年他毕业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驱赶自来也呢。

    在漩涡明日香的帮助下,汉的土台封印被打开,五尾穆王抽离人柱力,以更加牢固的四象封印封印进了星陨石之中,暂时由富岳和神农两人秘密保管,针对于蒸汽能量的能源转换器也在加紧研制,不出两年,天空之城就将彻底完工。

    唯一出乎意料的是,五尾人柱力竟然没有死去,封印处的生命力漏洞被伊度想办法堵住,鸠占鹊巢盘踞其中,通过幻境指令竟然能够控制汉的行动,虽说他不再是人柱力了,但是等玄能老人改造完成绯红装甲,蒸汽忍者怎么也抵得上一个实力不错的精英上忍。

    极乐班的二十人众也成功毕业,直接取得中忍的护额,作为任务奖励,空艇也暂时交给他们驾驶,行走忍界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

    富岳感觉最大的变化还是鼬,以前这个儿子是总是心情低落郁郁寡欢,从忍校毕业之后,却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开朗而阳光,不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是带着佐助香燐一同逛街游玩,或者练习一些忍者基础,或是和泉逛街说笑。

    甚至有时候还能跟自己喝喝茶,讲一两句并不好笑的冷笑话,这个变化让富岳有些欣慰,将好消息分享给雨时,回道:意料之中。

    ……

    魔隐村继续耗尽一切资源全力发展着,忍界虽然暗流涌动摩擦不断,却也没有大规模爆发战争。

    又是一年后……

    水之国,白川乡。

    “对于一只上了年纪的老猫,已经第二十三个小时没有吃到鱼了,这实在是太残酷了!”菊丸推开了桌上的雪兔汤,非常不满意今天的午餐。

    “非常抱歉猫先生,镇上实在没有鱼卖了,等天气转暖一些,河里化了冰,我们就能钓鱼了。”白非常抱歉的说道。

    “现在冰还是很厚吗?”菊丸眼珠子转了转。

    “嗯,前几天看过了,三米多厚。”

    “大猫爪子能挖穿吗?”菊丸又打起了狱猫的主意。

    “阿喵觉得没问题~”狱猫弹出一米长的白爪咧嘴一笑,猫老大只要开口,它都会尽力。

    “待会我出去砍柴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带两条吧,上次阿喵去抓鱼,被冻了两天才出来。”雨时却有些不放心,狱猫心太贪了,钻进冰窟窿之后因为找不到出口,差点被永久冰封在河底。

    “阿喵没问题的,阿喵喜欢抓鱼。”狱猫却丝毫不在意,转身又窜了出去,它是一刻也闲不住,几天不见猫影很正常。

    雨时摇了摇头,没去管它,反正以它的实力,也不太可能会有危险。

    “哎……哥哥最近都不犯伊度模式的疯病了,我设计了这么多好看的衣服,一件都不穿,都浪费了。”鞍马白云却有些不高兴的用筷子杵着碗里的肉。

    “怎么会浪费,白不是一直都在穿吗?”雨时摸了摸白云的脑袋。

    “我也是为了省点钱……”白的脸微微有些红了,白云设计的衣服的确都很好看,只可惜都偏向女性风。

    “好了,那个差不多快来了,我要出去砍柴了,记得让白云喝药。”雨时给自己斜披了一件狼皮外套,将钝斧子插在腰间,准备出门砍柴。

    这是他们搬过来的第四年,视力也恢复的七七八八,魔人模式的修炼只剩下最后一阶段,那就是克制地怨虞的狂暴杀戮意识,实在克制不住的时候,雨时就会拿着斧子进深山砍树,砍的不够畅快,就拿了一把生锈的钝斧子多砍几下。

    “嗯,要上山的话,帮我把画带给姐姐。”白云拿出一张画纸,正是三筱的画像。

    “还有我的雪莲,帮我带给母亲。”白也拿出一朵白皙的雪莲花。

    “嗯,我会的。”雨时小心翼翼收好,出门。

    ……

    笃!笃!笃!嘎吱……又是一个雪松倒下。

    深山雪谷回荡着孤独的砍树声,这里远离村镇,这些年因为雪女死去,风暴也更加凛冽,让本就人迹罕至的雪原,变成了真正无人区。

    雨时挥汗如雨,象征着地怨虞模式的狰狞脸谱正在渐渐淡去,但是这时本应该安静无声的雪谷,却出现了急促的脚步声。

    狱猫阿喵嘴里叼着一条巨大的黑鳞鱼,正在雪原里疯狂逃窜,后面还有一群雾隐忍者装扮的人正在奋力追击,身上却是个个带伤,但不像是狱猫留下的。

    狱猫见到了雨时终于安心了下来,刷刷两下以不符合身材的敏捷,爬上了雪松顶上,两只爪子抱着大鱼,一口一口的舔舐着,那鱼也害怕的不停扭动身体颤抖着。

    雨时张大了嘴巴,看着狱猫……

    这哪里是鱼!!!这不是大刀鲛肌吗?这把忍刀不是被琳带走了,阿喵从哪边偷来了?

    “这雪原里怎么会有这种怪猫……速度这么快,我一个不注意鲛肌就被偷走了,能召唤回来吗?”一个戴面具的女性忍者追了过来,站在树下愤愤道。

    “不行!鲛肌非常紧张,没办法回应通灵符咒。”这个说话的人雨时倒是认识,他就是忍刀七人众的刀主鬼灯满月,如今几年不见,已经长大成了独当一面的优秀忍者。

    此时的他身上到处都血迹,背着双刀鮃鲽,拿着忍刀卷轴试图通灵鲛肌,可惜失败了。

    “攻击!把他打下来,水遁?水炮弹!”面具女忍者结印吐出水炮,只可惜三发之后就开始剧烈的咳嗽,显然也受了一些伤。暧昧43小说 www.aimei43.com

    狱猫轻松的跳到另一棵树上躲过水遁攻击,龇牙咧嘴的啃着鲛肌坚硬的鳞片,却怎么也啃不开。

    “好硬的大鱼喵……阿喵啃不动喵……”狱猫觉得有点牙疼。

    “这怪猫居然会说话,会不会是谁的通灵兽,能跟它交流吗?”鬼灯满月皱眉道。

    “喂!大猫,这是我的武器,是刀,不是鱼!能不能还我?”面具女忍者上前喊道。

    “就是鱼,我都闻到腥味了喵。”狱猫扒拉着鲛肌的鳞甲,想办法撬开。

    “柒,鲛肌的确是鱼……它原来是跟随三尾后面的小鱼,后来被二代水影改造成的忍刀。”鬼灯满月提醒道。

    “柒?……居然不是琳吗?”雨时在一旁雪林里皱眉看着他们。

    “……呃,就算是鱼,你也不能吃它。”柒再次上前喊道。

    “天下的鱼,都归猫吃。”狱猫翻来覆去寻找着鲛肌的弱点。

    “……”柒有点被呛到了,从忍具包掏出一罐兵粮丸摇了摇:“可是你也咬不开鲛肌的防御,我可以给你别的食物,你把刀还给我。”

    “阿喵今天就想吃鱼!”狱猫看了半天,实在没办法,转向雨时:“斧子能劈开鱼鳞喵?”

    这时候这群狼狈的雾隐忍者这才注意到了旁边还站着一个樵夫打扮的年轻人,提着斧子有些呆愣愣的站在树后,旁边背篓里还堆满了木柴。

    “……”雨时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觉得跟这只笨猫扯上关系,有些丢人。

    “先原地修整一会,慢慢想办法夺回来。”鬼灯满月看了看自己已经冻伤的伤口,如果不干净处理的话,很快就会彻底坏死。

    “嗯……”柒走到雨时面前,声音平和的说道:“这位大哥,你砍的柴能卖给我们吗?”

    “可以……随便拿。”雨时看着她的面具,眼洞处只有一道细缝,并没有认出她是不是琳。

    “多谢了,这里不安全,你最好快点离开。”柒点头感谢,留下了一张钞票。

    雨时没有走,毫不介意的继续砍着树,他很好奇,鬼灯满月作为雾隐第一大族的小族长,怎么会在水之国领土被追杀成这个样子。

    这些年雾隐村一直闭村,根本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情报,雨时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群二十多个人组成的小队伍,纷纷坐了下来,用石头堆出篝火,取暖包扎伤口恢复体力。

    “再不斩,雨由利……真是抱歉连累你们了。”鬼灯满月一边处理伤口,一边道歉。

    能将拥有水化之术的他,被打出如此严重的物理伤势,可想而知遭遇的战斗有多惨烈。

    “呵……应该是我要感谢你才对,即便没有你帮助,我也会一个人去问个清楚的。”名为桃地再不斩的年轻忍者抚摸着断裂的斩首大刀,就算刀断了,他目光依旧犀利。

    “当然不能怪你,谁能想到四代竟然真的说动手就动手,我们都逃到这个鬼地方了,也不放过我们。”林禽雨由利掏出一个苹果狠狠的啃了一口,即便冻的跟冰块一样,锋锐的牙齿也轻而易举的嚼碎。

    “只希望逃进雪山之后,雪能掩盖足迹,甩掉他们……”鬼灯满月叹了一口气,用树枝串着兵粮丸放在火上烤着,希望能够软化一些更快消化。

    那个叫柒的女忍者还在努力跟狱猫交涉着,这种受伤情况下,想要武力夺回大刀鲛肌,的确有些困难。

    只可惜狱猫非常执着的要把鲛肌带回去给猫老大炖汤喝,经常用毫无逻辑的猫话呛的柒无话可说。

    休憩片刻之后,忽然桃地再不斩站了起来,扛着断刀斩首,大摇大摆的走向雨时,嘴上说着,脸上却毫无歉意:“抱歉了,要怪就怪运气不好吧,我的刀需要点血修一下。”

    “再不斩!我们不能杀平民!如果这样的话,跟水影现在做的又有什么区别。”柒突然放弃跟狱猫交涉,回头喝止道。

    “切,就算不为了修刀,他看到了我们的行踪,转手就会出卖给暗部吧。”再不斩怎么看雨时,怎么不顺眼,特别是这幅快被人杀了,还呆呆的在砍树的样子。

    “……其实杀不杀都一样,或许我们今天……真的逃不掉了。”鬼灯满月艰难的站了起来,看着来时的路。

    风雪渐渐息止,一列列的身影走出苍茫雪色,十……二十……五十……如此多的暗部,兴师动众竟然是为了捕捉他们的忍刀七人众。

    “鬼灯满月带领部下刺杀水影,罪无可恕,就地格杀!”为首的暗部冷声道。

    “放屁!我们只不过是去进言水影,请求他停止血雾政策,是他不顾脸面出手偷袭了我们!”林禽雨由利毫不顾忌的当众咒骂。

    “无需多言,围杀!”暗部首领挥手一下,漫天的冰雾立刻蔓延了开来,将整个雪谷都笼罩了起来,化作雾隐暗部最擅长的战斗领域。

    “……有能力的人,就各自突围吧,如果我将战死,我会毁掉通灵卷轴,拿着忍刀各自逃吧!”鬼灯满月仰天叹气,他立志要重新建立起新的忍刀七人众,一个互相信赖的忍刀众,只可惜如今刚有雏形,甚至三把忍刀还没有找到新主人,却要身殒在此。

    “呵,就算逃不出去,也只想多砍几个脑袋啊。”再不斩轻轻抚摸刀身,施展无声杀人术隐入雾中。

    “我这个年龄可还不想死,我一定会逃出去的。”林檎雨由利咧嘴一笑,身上弹起雷电的光芒。

    柒看了看树上依旧无所顾忌啃着鲛肌的怪猫,恐怕自己只能空手作战了。

    “砍树的,你是无辜被牵连的,看你的斧头都钝了,拿过去砍树吧,趁现在能跑就跑吧……”鬼灯满月几乎已经绝望,扔给了雨时一把链着榔头的斧子。

    其余两把忍刀,缝针和飞沫非常难以控制,没有长年累月的练习,很容易伤到自己人,鬼灯满月也不打算送出去了。

    雨时掂了掂钝刀兜割,他是个斯文人,不喜欢这种暴力血腥的武器,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喜欢长刀缝针这种细致活。

    但是不容他挑三拣四,布满了细小冰晶的浓雾蔓延了过来,伸手不能见到五指,周围的同伴全部消失不见,雾隐的杀戮战场……开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