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一万两银子去哪儿找!

    苏有才深怕苏欢宝不信,拍着胸脯道:“哥真的有。”

    “多少?”

    苏有才伸出根手指,“一千两。”

    正常情况下,吃喝用度也花不了这么多,一千两在京城也能住上几年了,生活的还能挺滋润。

    可现在的情况是,她需要一万两啊,苏欢宝也没带这么多银票在身上。

    苏有才见她面露难色,试探的问道:“不……不够吗?”

    苏欢宝微微点了下头,“我想要买的东西有点贵。”

    虽然,她还没想好,但是先得有银子啊。

    苏有才也尴尬了,一千两他以为挺多的了,与此同时,他还有些自责,当时云二姐是让他再多带些的,所谓穷家富路,是他觉得没必要。

    就他们两个人在外面,带那么多银子也不安全。

    谁想到,居然不够用。

    出于对苏欢宝的放心,苏有才并不惊讶,她要买的东西如此之贵,而是有些着急,“那怎么办?要不把人参卖掉凑凑?”

    这根人参价值几何苏有才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肯定不便宜。

    苏欢宝本来是想要用人参来引出之前的那个药商的,虽然不一定有效,但也是个办法。

    可谁让该死的系统在这个时候派发任务了呢?

    不接任务也可以,一个月内没有任务,而且这次的任务奖励苏欢宝很喜欢,一套手术刀,虽然这里条件有限,可保不齐哪天就能够用上了。

    “那要不就去卖了人参吧?”苏有才有建议道。

    短暂的时间里,苏欢宝想了又想,百宝阁没到开门的人日子,去那里卖参还稳妥些,他们就这样找个地方卖,万一不成,时间也浪费了。

    “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买家。”苏欢宝道。

    苏有才觉得也不无道理,但他真的替苏欢宝着急,“那怎么办?”

    苏欢宝也愁,忍不住又吐槽了下系统太坑,跟系统又斗了一会儿嘴,发现除了浪费时间没什么用处外,苏欢宝就不搭理叫嚣的系统了。

    他们一向如此相爱相杀。

    时间在流逝,苏欢宝正在想着怎么最快的时间内赚到这么多钱。

    突然,苏有才大喊了一声,“乖宝儿,你看。”

    苏欢宝寻声看了过去,发现不远处聚集了些人,他们都在看着墙上贴的布告,明晃晃的颜色醒目而又透露着庄严。

    此时,苏有才已经念出了声音,苏欢宝先他一步看完。

    “乖宝儿,黄金万两,万两啊。”苏有才惊呼道。

    说实话,这几年积累的财富,万两黄金也是有的,苏欢宝并没有多激动,而且这条布告是重金求医的。

    九皇子重病,具体什么病没说。

    苏欢宝不由得想到百萃楼里那两个中年男人闲聊的话。

    这些银子对苏欢宝没有吸引力,可不代表别人也是这么淡定。

    但奈何,皇家之事,没点儿真本事也没人敢上前。

    尽管苏有才怂恿着苏欢宝去,但苏欢宝想着 这一番下来又要浪费不少时间,且赏金也得把人治好了才能拿到,不知道要多少天之后了,并没有什么兴趣。

    “大哥,皇家的事儿咱们还是少参与吧。”

    苏有才想了想,“也对,搞不好可是要杀头的。”

    随后,他又纠正道:“乖宝儿,大哥不是不相信你的医术,你的医术肯定没问题,就是他们那里规矩多。”

    苏欢宝轻笑一声,“大哥,我又没生气。”

    苏有才搔头嘿嘿一笑,他这不是怕她生气嘛。

    “那你怎么办呢?”

    苏欢宝想了想,实在没办法,那就只能试试有没有人买参了呗?

    不然呢?

    偷和抢她又不在行。

    就这么一会儿,苏欢宝觉得时间还挺多呢,系统却已经提示她,两刻钟过去了,要她抓紧了。

    苏有才不知道苏欢宝的迫切,毕竟她面上表现的云淡风轻。

    他们又沿街继续走着,直到一阵打骂声盖过了喧嚣。

    “滚,别弄脏了本夫人的衣裳,死穷鬼。”

    不远处,一个体态婀娜一身富贵打扮的女人一脚踹翻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跟苏欢宝差不多的样子,清瘦的样子看的人有些心疼。

    “夫人,可您……”

    “我什么我,你这个破镯子弄的我手疼死了,你看都红了,我还没跟你要钱呢,你还跟我要钱,再说了,钱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苏欢宝不明情况,也没有开口,先前过来看热闹的人在小声的议论着。

    “夫人,镯子您可以拿走,不过您给的也太少了,我娘说能值很多钱呢。”

    女人一脸的不耐烦,冷冷的扫了女还一眼,“很多钱,呵呵,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穷的都冒烟了,很多钱,就这破镯子,白给我,我都不要,给你二两银子算便宜你了。”

    女人揉了揉眉心,示意丫鬟把小女孩推开,小女孩身材瘦弱,直接被推倒在地上。

    狠心的主仆完全不在意准备离开,小女孩忍着痛还没来的起来就爬到了女人脚边儿,抱住了女人的大腿。

    “夫人,夫人,您不能把镯子拿走。”

    “这不是明抢吗?真是的,也太过分了。”

    “谁说不是呢,也太可怜了。”

    四周响起了议论声,女人却有些恼了,柳眉微微挑起,“你们说谁明抢呢?我家老爷官至户部侍郎,我会抢她的东西,要不是摘不下来,我才不要这破烂东西呢。”

    “别说二两银子了,两文钱我都嫌多,有本事你们把它摘下来,不过弄疼了我可不行。”

    女人生的娇美,一看也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又提起自己的家世,议论之声顿时小了不少。

    女人淡淡地扫了一眼周围,得意的扬起嘴角,“哼。”

    没人再为小姑娘说话,她却仍然不死心,声音里带着些恳求,“夫人,您再多给些吧,我娘病重,二两银子实在是不够啊,您再多一点,多一点。”

    女人踹开女孩,不耐烦的道:“没有,一文钱都没有,穷人就是贪得无厌,再废话我就找人把砸了。”

    女孩弱小无助,可大家都惧怕女人的身份,不敢说句公道话,苏有才气愤的站了出来,“你这样也太过分了,二两银子对你不算什么,可对于小姑娘却是她母亲的性命,多给一些又有何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