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热一点!

    林沐瑶一直在做梦。

    她做了很多梦,梦到了很多人。

    她三十年的人生就如一场戏,在梦里一幕幕滑过。那些她爱过的、恨过的、保护过她的、伤害过她的……全部都告下一个段落。往后余生可以重新开始。

    睡醒的时候身上轻快很多,没有之前那么累,疼痛也减了不少。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模糊的光亮,她揉了揉眼睛,嘟囔地喊:“老头,现在几点了?”

    老头是谭景。

    谭景非要照顾她,她就故意气他,天天喊他老头。他让她叫爸爸,她就不叫,成天老头老头老头……叫得贼开心。

    “现在是上午七点。”

    林沐瑶僵在床上,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她又出现了幻听?为什么能听见顾澜清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模糊的视线动了动,还真的看见床边有个黑乎乎的影子。

    谭景出事办事喜欢穿正装,在家闲着就是五颜六色的衣服,几乎不爱穿黑色的。而顾澜清就不一样,他除了黑色就是白色,在家也经常穿黑色。

    “还没有睡醒?想再睡一会儿?”

    头绪还没有理清楚,脸上又爬上指尖,顺着她的眉眼温柔抚摸:“瑶瑶,你昨天已经回来了,你现在听到的看到的都不是幻觉,都是真实的。我是顾澜清,你坚强的丈夫,苦熬了两年终于等到了你回来。”

    林沐瑶的思绪这才慢慢稳定,心里也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不是幻听:“不是幻听就好,我还以为幻听又来了。”她抬起手握着他的手,手指轻轻地刮着他的手背:“顾澜清,我本来不想这么早回来的。”

    “我知道。岳父都跟我说了。”顾澜清一夜没睡,坐在床边守了她一夜,就怕她到了陌生环境又有不适应,也怕她醒来自己磕着碰着。这一夜他也想清楚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夫妻之间没必要遮遮掩掩:“岳父说,你想好到没有痕迹再回来。”

    “是啊!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事情。”

    “我知道后也是很冷静,并没有你担心的那些情况。齐苒不是我的生母,我的生母英年早逝,我也被齐苒一直利用着。和你一样,我也是受害者。如果齐苒没有死,我会向她讨回公道,让她接受法律的制裁。”

    林沐瑶又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你能这样想就好了。”顿了一下,她又接着说:“顾澜清,我想你快快乐乐,也一向认为你配得上人间的快乐。顾澜清,你不要让我失望,更别让我看见你眼中有任何的一丝内疚和自责。”

    “我眼睛太小,里面都是对你的爱,无法再装下其它东西。”他捧着她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只要她能回来,只要是她提的要求,他都可以答应。

    林沐瑶笑了,第一次感觉回来也挺好的,完全没有她担心的事情发生。她撑着手想要起床,顾澜清又眼疾手快,先一步把她抱起来:“岳父说了,起床第一件事:先去洗手间。”

    林沐瑶笑出声:“老头还真是亲爹,这个也要跟你说。”

    顾澜清把她抱进去,轻拿轻放怕弄痛她的腿:“瑶瑶,你在外面的时候有没有打听林岳父的情况?他这两年老了很多,虽然表面笑嘻嘻,心里却装着事。”

    林沐瑶知道,她能打听顾澜清的消息,就能打听他们所有人的消息。刘雾芸这两年变化很大,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爱说爱笑,时不时就拉着林缙出去玩。林缙却完全相反,由以前的大大咧咧变得谨小慎微,腰板都弯了。

    “他应该是知道了真相。”必竟两年没有回家,他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她也怀疑刘雾芸已经恢复了记忆,不然她为什么会性格大变?

    站起身又摸向洗手池,眯着眼睛勉强能看见一点点顾澜清的轮廓。哎!又是一声叹息:“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法回去看他们。再等等吧! 如果有必要,让老头先和他见一面。”

    顾澜清把牙膏挤好,又去里面放水帮她洗澡。昨晚她睡得沉,他就没有弄醒她,这会儿洗个澡正好舒舒服服。然而林沐瑶一听放水的声音,心又悬到了嗓子眼:“章晓晓和马月月住在哪里?你把她们叫过来,她们要帮我……”

    “你把我支开,是不想让我看见你身上的伤?”昨晚他已经看过,睡衣是他帮她换的。换完衣服之后,顾澜清的情绪崩溃了很久,一个人躲在洗手间哭了一会儿。时间已经过去两年,轻微的外伤已经没有留下痕迹,可动过手术的地方都是针眼和疤痕。

    看到这些伤口,不用多问他都能知道,她当初受了多少罪!

    林沐瑶站在那里:她的确不想让他看那些伤口,可他迟早会看见。伸手抓衣服,又摸了布料不一样,心里忽然就明白了。又是一声叹息,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你愿意帮我洗,就帮我洗吧!洗完要记得帮我抹药,老头有没有给你药?”

    “我一会儿去问他拿。”谭景没有给他药,就是跟他说了说那些事。

    林沐瑶点点头开始刷牙,刷完牙顾澜清又过来把她抱过去:“你现在喜欢热一点水,还是温一点的水?”

    “热一点。”林沐瑶自己脱衣服,露出疤痕累累的身体。

    顾澜清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也庆幸昨晚看过这些伤,不然她心里又要担心他。把衣服放到一边,再把她扶住浴缸:“你先泡着,我去找岳父拿药。早餐想吃点什么?”

    “我想吃米线,加辣椒的那种。”谭景不让她吃这些,每天吃的都是大补汤,生生把她七十斤的纸片体重补到了110斤,比离开的时候还要胖十几斤。

    顾澜清可以满足她:“先吃点辣椒,等伤口没有反应再慢慢加点,行不行?”

    林沐瑶笑着点头:“行行行,只要能让我吃辣椒就行。你躲着老头,他烦人的很。别的都管得松,就一口吃的管得比谁都狠。”

    “好,你在这里泡着,千万别自己出来。我去拿药,再去给你煮米线。要稍微久一点,我让她们先上来陪你,好不好?”顾澜清还要出去买米线,这边只采购了常用物资,肯定没有米线这种食物,他们都很少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