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只能如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嵩此人,太危险了。

    “你对那神仙的话,应该是深信不疑。”

    柳茹月握紧拳头,却不敢再抬头对上江嵩的眼睛,“是。”

    “所以,你会和陆铖泽不死不休。”

    又回到了起始点,但现在江嵩应该不那么轻视她了吧。

    柳茹月心里也没底,她刚才的表现说不上好,她只是一个做菜的厨娘,哪里有那么多机智应付一个锦衣卫镇抚使。

    不过,她还是再次挺直了腰杆,笑得坦然,“当然,难道镇抚使大人觉得我还能和他和好如初么?你之前给我的第一个选择,简直搞笑,不如直接叫我去死。”

    “你若是干脆一点表明态度,我也不会让你二选一,谁知道你会不会妇人之仁,女人总被感情牵绊,我不想和一个意志不坚定的痴儿合作。”江嵩没想到柳茹月不过短短一瞬,又敢和他对视。

    或许她依仗的当真是神明,而不是黎家。

    但她的性子,倒是和黎家人越发像了。

    黎家人那讨厌的狗脾气,向来不屑和任何势力合作,尤其讨厌锦衣卫和厂卫。

    但黎家人比右相好懂,也更好利用。

    有了柳茹月方才那些话,江嵩觉得留黎家一条生路,也未尝不可,至少黎家也为北昙牺牲了良多,最后就剩下了两个女流。

    黎家军能顺利交接,自是最好的。

    反而是右相这边,朝堂势力向来比兵权更复杂,从来也不是简单的子承父业,右相都已经敏感的感受到风向,开始谋划给幼帝培养小皇后了。

    右相还有个能杀妻杀子的女婿,这般狠心绝情的人,一旦拿到了右相手里的势力,不比右相好对付。

    还好他现在还根基尚浅,右相也还没打算培养他。

    哪怕到了不得以的情况,和黎家合作也比与右相合作强,至少不用担心被毒蛇反咬一口。

    呵呵。

    盛慈太后的意思是,只待找到合适的继承人,就要废大源皇帝。

    没有人比镇南王之孙更附和太后的心意,年龄善小,又没有靠山。

    因为这孩子的存在,本就是在打镇南王府的脸。

    另一方面,当年先帝本就是想立镇南王公孙涛当太子的,但以得胜公为首的那些老公卿他们更支持立长。

    立长还是立贤在朝堂内引起纷争,一时明争暗斗影响了政令施行、和国家安稳。

    公孙涛中了当年只是皇后的诡计,只能远避京城,做了一个藩王。

    受此牵连,得胜公岳韬也被削了爵位。

    而大源帝,也是先帝去世后,当上太后的皇后扶持的幼帝。

    而现在,盛慈太后,又想故技重施。

    江嵩明白,继承大统的皇嗣镇南王血脉还是梁王血脉,盛慈太后根本不会在意,反正往上追溯都是先帝的血脉。

    她只要那孩子好控制,麻烦少就行。

    镇南王之孙的存在除了能打镇南王的脸,也能让镇南王无法扯旗回京造反。

    江嵩知道镇南王一直不甘心当年中了太后诡计,不离开京城恐会被先帝忌惮,落得个被囚禁终生的下场。

    镇南王妃之所以容不下世子与民间女子在一起,也是因为镇南王府当时想让世子娶弘农杨氏家主嫡女。

    弘农杨氏在北昙沉寂了下来,但他们的势力从未消减,历朝历代,弘农杨氏都会出一两个皇后。

    镇南王府在打什么主意,江嵩知道,太后就更知道了。

    盯着镇南王府,原本就是锦衣卫的使命。

    亦或者说,盯着每一个藩王,都是锦衣卫的责任。

    当年救下苏子曜,是巧合,也是太后的命令。

    那时,太后已着手要除掉了越发不听话的大源帝了。

    江嵩看了眼柳茹月,她说得对,锦衣卫原本就是皇帝设立的,权力来自皇帝。

    若不是苏子曜还在他手里,太后早就想撤掉锦衣卫,只余东厂西厂供她差遣了。

    可惜大源皇帝没有智慧,他扶不起来,也没必要为了他与太后斗。

    或许,如柳茹月所说,子曜才是北昙的希望。

    心中有了计较,江嵩看向柳茹月,“还得麻烦月娘好好与子曜说一声,免得他骤然离开熟悉的地方,被吓到。”

    以前,柳茹月从来没有把苏子曜和上一世的傀儡幼帝联想到一起过。

    当然上一世幼帝也的确不是子曜,而是梁王之子。

    上一世的子曜有没有成功到达京城,柳茹月不得而知。

    亦或者,所有的筹备都做好了,却在登基前死于非命?

    到底是自己带过的孩子,柳茹月很是为他担忧。

    当个傀儡皇帝肯定不会幸福,但子曜若不能当上幼帝,他的身份一旦暴露,镇南王府,以及别的势力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子曜的存在,不仅江嵩知道,太后也知道,她根本护不了。

    如果她不做点什么,这一世陆铖泽所说雪灵要嫁的少年帝王,就还会是梁王之子。

    到时候,右相府的势力就更难对付。

    上一世黎家满门抄斩,右相府地位稳固,锦衣卫镇抚使她根本接触不到,不知他下场如何,太后,哦太皇太后的情况她也不清楚。

    但根据黎家和右相的结局来看,或许最后反倒是右相府坐收了渔翁之利。

    毕竟,陆铖泽提前知道了孩子们没有死,这样的事情下,他们派人去黎家假装“柳茹月”挑拨离间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柳茹月脑海里纷纷乱乱,此刻也只能按下不去多想,“子曜现入宫后,能保证他的安全么?是抚养在太后名下,还是皇后名下?”

    屋内的气氛瞬间凝固,江嵩撑着胳膊笑看满脸担忧的女人,“太后的主,可不是那么做的。”

    她心里清楚,这些事,的确不是她能插手的。

    但她如何能不操心?

    新帝的人选,也决定了她和孩子们的未来可否有依靠,梁王背后有没有和右相合作,柳茹月不清楚。

    但镇南王府肯定不会是子曜的靠山,太后选子曜就是为了克制镇南王府。

    比起其他藩王的孩子,子曜是最合适的人选,说的残酷无情一些,既定事实下,于柳茹月来说也是,“再过一段时间,宫里是不是会宣布大源帝身体有异样,中了毒无法孕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