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神明的指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什么在找到大女儿之后,她就不那么用心去盯着私宅了呢,就像她知道二女儿一定是被卖到后宅当丫头了一样。

    就连永庆,她也在有了钱有了人之后,就让人盯着皇宫了。

    哪怕他自己,也没想到果然在皇宫采买来的孩子里,真的遇到了永庆。

    江嵩古井一般的黑眸盯着柳茹月明灭不定。

    多次生死之际锻炼出来的灵敏感觉,让柳茹月从江嵩平静的外表看出了危险。

    放在双腿上的双手,使劲的掐了掐手掌心。

    柳茹月苦涩一笑,“果然逃不过锦衣卫镇抚使的法眼,我这样的妇道人家,怎么可能知道镇南王府的阴司。”

    江嵩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觉得一个不会游泳的女人落到波涛汹涌的吴江有几成生还的可能性?”

    “几乎没有。”

    吴江在屏县段,十里不同走势和坡度,这造成了下方漩涡暗流无数,准备充分的人绑着羊皮筏子泅渡也是凶险万分。

    自己能重活一世,柳茹月觉得这便是上天垂怜了,而能从吴江爬起来,这又何尝不是老天相助?

    这事儿,推诿到神明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

    而且,柳茹月觉得,这或许本就是老天爷让她重活一世的目的。

    “我被婆婆和小叔子扔下吴江,濒死之际,是江中的神龙救了我,他给我说,可以救我、也可以指明孩子们所在的大致方位,但我必须为了天下苍生做一件事。”

    江嵩心中紧张,“何事?”

    “让我往桐县去,让我告发黄财主、和那两个士兵,那些话都是那个神仙教我说的,你调查过我就应该知道,我以前从未离开过屏县,从何得知桐县的隐秘。”

    关于这一点,也是江嵩以前曾怀疑过的地方。

    如果真按照柳茹月所说,是神仙让她这么做的,那才解释得通,为什么刚刚好她到了桐县,敢和两个士兵对上,告了黄财主,就偏偏那么巧能遇上排队进城的人群里当真有那两个村的村民,还都知道那两个失踪妇人的家里情况。

    这些事,只有神仙才可能知道。

    哪怕是锦衣卫,可以安排巧合,也不可能布置得毫无破绽。

    “然后关于孩子的描述,也是神仙教我说的,关于孩子的身份,也是他告诉我的,他说那孩子是唯一能给北昙带来光明未来的人,子曜这个名字其实也是他取得。”

    “神仙说,我必须照顾好他,带着他,就一定能安全到达京城、能事事顺遂。”柳茹月后背全被汗淋湿了,还好现在是冬季,衣服穿得厚,不然铁定会被江嵩发现。

    以前不知道江嵩盯着自己,她安排的那些事,只要他仔细理一理,就会发现她好似能提前知道,这样的情况,柳茹月只能推给神仙。

    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倒霉的被锦衣卫那么早的盯上。

    实在是太可怕了。

    还好她并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除了赚钱就是找孩子,哪怕是芸瑛坊,她也让莺歌控制着往深里查的程度。

    还好,她对上一世的朝堂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也没想过太利用官员去达到自己报复陆铖泽的目的。

    关于自己编造的故事,柳茹月心中忐忑,等着沉默的江嵩开口定生死。

    江嵩眼皮一掀,如看死物,语气平静,“那个神仙,还说了什么?”

    “神仙说,若不能顺利带子曜进京,将来太后会选梁王世子继承大统,镇南王会造反,会造成北昙内乱,随后周边国家也趁势攻击内乱不断的北昙,北昙会民不聊生。”柳茹月夸大了一些上一世的实情,事实上镇南王造成的动乱,没多久就被黎家压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柳茹月觉得此刻竟是对以前怎么也想不起来的事情,越发清晰了起来。

    黎家平息了镇南王暴乱,又要去应付周边国家的趁火打劫,这时候黎家却被搜出了通敌卖国、养寇自重的证据,全家抄斩。

    陷入沉思的柳茹月,没看到江嵩的眼白逐渐布满了红丝,“龙神还说了什么?”

    “关于北昙和子曜的,就那些,剩下的都是我在问孩子们的下落了。”

    “关于孩子的下落,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若我不照顾好子曜,我就没办法到达京城,到时候我的大女儿会沦为娼妓,虽会当上花魁,却最终死于死命。”假话,总得混着真话说的。

    上一世雪蓉死前满身是血的样子,现在依旧让她心痛的无法呼吸。

    “我的二女儿,会被后宅磋磨死。我的三女儿,会沦为乞丐,被人砍了手掌失血过多像条狗一样死在路边,被饿狗啃噬。我的永庆会入宫当太监,因为偷了公主的糕点,被乱棍打死。这些,还全都是陆铖泽故意的,他害死了我的孩子们,他怎么能害死亲生孩子呢……”

    陆铖泽所言,像恶毒的诅咒,害得她睡梦中总是一遍一遍的看着孩子们的死状,早已烙入她的灵魂。

    想编个好些的死法,她竟是做不到。

    对着别人说出来,柳茹月都觉得难堪不已,她的大女儿这一世不会再入那肮脏的地方了,她为什么不编一个体面的结局呢,她为什么要把大女儿的凄惨结局说出来?

    柳茹月捂着脸,陷入了自责。

    死死的咬着唇,不肯再开口,她不知道自己竟会失控至此,害怕自己说出更多的可怕的消息。

    江嵩垂下眼,揉了揉太阳穴,没想到这次使用迷魂术竟让他如此疲乏。

    这个柳茹月不过未经训练的普通妇人,竟然能抵抗他的迷魂术这么久,看来当真有神明护体。

    但她说的这些话,江嵩相信了,哪怕控制的困难,她说出来的话也肯定是真话。

    以前的事情,江嵩不敢保证锦衣卫能查个十成十,到了京城后,柳茹月的所作所为,他是可以完全掌控的。

    哪怕廖仙儿进了宫,太后也不可能给她说她的打算,岳无逸也不可能猜到太后幼帝的备选就是梁王世子。

    她说的这些话,若苏子曜没到成精的话,都能一一变成现实。

    而且她的真情流露,代表她真的以为孩子们会全都会被陆铖泽害死。

    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对陆铖泽的恨意,让江嵩都胆寒。

    “我相信你。”

    轻飘飘一句话,却让柳茹月如释重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