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多疑的江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对方不解释,柳茹月也不想告诉他自己的选择,“你管我呢?”

    江嵩对她的态度,让她也明白过来,不管她如何选择,江嵩都能制定出一套对他有益的计划。

    一个村妇是没什么利用价值,可是她的夫君是右相的乘龙快婿,若她告御状,能成为江嵩对付右相的一个突破口。

    如果她选择会到陆铖泽身边……

    一个普通村妇怎么可能安全的带着孩子们回到陆铖泽身边,所以江嵩一定是确定了她的身份,只有她是黎青罡的外孙女,她才能回去和沈曼青抢陆夫人的位置。

    是啊,若她不是易颖儿,江嵩怎么可能让她坐下与他说话。

    如果她用易颖儿的身份回去,非要与沈曼青争夺陆夫人位置,他又把儿子还给了她,她又多了一个砝码。势必能搅得右相府头疼。

    而两个选择,不管选哪一个,最终敌对上的,其实都是右相和黎青罡。

    江嵩沉如墨色的眸子,从柳茹月脸上扫过,“突然硬气起来,是因为我的话,给了你一定是易颖儿的错觉么?”

    哈,以前她觉得岳无逸讨厌,现在发现这种能窥探人心,太了解人心的人,才是真的讨厌。

    柳茹月双手一摊,“不然,我想不到锦衣卫镇抚使大人为什么要浪费如此宝贵的时间和我废话。”

    这番话,说的江嵩脸色变了又变,他还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女人,敢这样与他说话。

    若之前,柳茹月还有些怕他,想起了上一世某些事情,她却胆子更大了。

    挺直了腰直视着江嵩那双杀意浮现的眼,“哪怕我不是易颖儿,你也不会轻易杀了我,苏子曜对你一定很重要吧,被他怨恨,对你的计划怕是相当不利。”

    江嵩入鬓的眉一拧,“你想说什么?”

    柳茹月再次在回忆里翻了翻,上一世在大源帝退位后,继承大统的幼帝是梁王世子,差不多就是这两年登基了。

    “锦衣卫的权利,来自皇帝,锦衣卫的来源注定了你必须是保皇党,你如此保护的孩子,不可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江嵩皮笑肉不笑,眼里的光芒更是与看死人差不多,“你就这么自信?”

    柳茹月被盯得汗毛直立,但她知道这次谈话很重要。

    如果她只是按照他给出的两个选择去做个决定,将来她和黎家,也不过棋子,不会有好下场。

    她好不容易重生归来,刚刚找齐了孩子,还没抚养他们长大,还没看着他们婚嫁生子,她怎么能让孩子们跟着她成为用完即弃的棋子!

    而且,黎浅浅若当真是她母亲,她就更不想黎家成为江嵩野心的陪葬。

    哪怕江嵩肯定要对付右相,但若用孩子们和黎家来献祭,柳茹月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答应的。

    为母则刚也不完全对,此刻她也作为黎家流落在外的外孙女,她得护住她的家,她那从未团聚过,上一世皆落得满门抄斩的家人。

    柳茹月毫不退缩的对上江嵩豺狼一样的凶狠目光,“是你对皇帝的忠诚,让我觉得我这么说不会有死亡的危险,你应该很了解,我对朝堂的事情不懂。

    但我知道你想利用我的选择去为那孩子铺路,你不想他和大源帝一样,再次成为傀儡,苏子曜是我抚养大的孩子,我也和你一样,希望他能获得最好的一切。”

    共同的目标,是交谈的基石。

    但共同的利益,和对等的实力,才是谈判的基础。

    “黎家已经没有男丁了,骠骑大将军也年事已高,……也就在这几年了,你觉得黎家用完可弃,最好和右相拼个两败俱伤,但留着黎家,不也对你和子曜没有威胁么?

    周边国家也对北昙虎视眈眈,军权若能和平交接,不是更好么,更别说,永庆不是也叫你干爹了么,你还怕什么呢?”

    “你知道的还挺多。”

    “听来食肆吃饭的书生们,说过一些。”

    “我看,是在芸瑛坊听说的吧。”

    “……是。”都不是,是她上一世的经历,柳茹月只会让那些秘密烂在肚子里。

    江嵩眼中的杀意收敛了不少,“我挺好奇,子曜是我故人之子,我就不能照顾了?”

    “什么样的故人之子,会一路被追杀?还,非得上京呢?况且,我也听过一些江湖传言,镇南王世子与民间女子诞下麟儿,镇南王妃觉得这是耻辱,便处死了那民间女子,孩子……孩子的下落不清不楚的。”这些传言,当然是上一世进京后,在雪蓉身边待着那段时间听到的陈年旧闻。

    当时大家感慨,若非镇南王嫡长孙被王妃害死,选了这孩子当新帝,镇南王就没理由造反,闹得北昙内乱了一段时间,死了好些人。

    这一世,这些小道消息,她是无从得知的,江湖上怕也是少有人知,除了那些杀手组织,“再加上,遇到孩子的地方,也是南诏入京的必经之路。”

    “你的消息还挺灵,是我小瞧你了。”江嵩的表情认真了很多,不再像之前只把柳茹月当作可以随意安排的棋子。

    他对自己安排的全方面监控,产生了怀疑,她的所有秘密在他跟前都是无所遁形的。

    那些乞丐不可能搜集到这些王府隐秘,江湖传言也会烂在杀手嘴里。

    岳无逸眼中只有得胜候府那一亩三分地,他的势力爪子离镇南王府也远得很。

    楚阡澈……甚少回京,他那个痴情种也不可能把镇南王府的事情说给柳茹月。

    广盛镖局,也不敢把这些消息说给柳茹月。

    陈尧,他知道的事情更少。

    所以,她是从哪里知道镇南王府王妃对世子宠爱的女人下手的呢?

    越想,江嵩越觉得柳茹月身上疑点重重,他已经把她里里外外都调查得清清楚楚了,在她还没弄明白自己身份的时候,他都已经知道她是黎青罡找寻多年的外孙女了。

    可是她……不,她说过,她其实早就怀疑自己是黎青罡的外孙女了,只是她对这个不上心,她把心思都花在了找孩子上面。

    而找孩子……

    她怎么知道孩子们都上京了?

    她为什么从吴江爬起来,就目标明确的往京城走。

    或许是因为陆铖泽在京城,她才往京城走的?

    可是,为什么她知道得去盯着私宅找女儿?她怎么确定那些人贩子一定是把孩子卖去培养花魁的私宅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