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楚王是欺孤年幼吗?(求订阅)!

    <script>app2();</script>

    如果可以的话!

    如果没人管的话!

    周市觉得自己肯定会揍死陈平的。

    不就是早年间你不受魏王重视吗?不就是因为我在魏王身边否决了你的几个建议吗?

    在大是大非面前,用得着这般尖酸刻薄?

    周市实在想不明白,王不饿到底是怎么看上陈平的。

    虽有三分才能,但德行却完全与丞相这个位置不般配。

    但说一千道一万,现在汉国的右丞相是陈平。

    魏国实力不如汉国!

    魏国需要汉国的帮助!

    而正在努力的人,不止是他一个。

    在陈平这里,他可以毫无进展,但绝不能得罪了陈平,让他在汉王面前捣乱。

    偏偏,陈平问的这句话,又是道送命题。

    “汉王自然能看到这些,但列国若是扛不住,局势对汉国只会越来越差,先前些许得罪,还望陈相勿要计较,一切当以大局为重!”周市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出来的。

    “王上自有定夺,此事还由不得吾插嘴!”陈平冷淡的回了句,旋即不再搭理周市。

    若是王不饿有意出兵,陈平自然不会如此答复。

    王不饿不出兵的目的陈平很清楚,所以自己怎么答复,得罪不得罪的也就无所谓了。

    正所谓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

    早些年周市可没少给自己穿小鞋,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了,不用嘴巴好好的呛他一呛,对得起这些年自己吃的苦,受的白眼吗?

    ……

    周市在陈平这里吃了瞥,其他人在张良那里也没好受到哪去。

    “张相,老夫听说汉王曾言欲助韩信复韩,不知此次册封,为何只封了个阳城将军?”范增看着张良,心中同样不好受。

    被委婉的拒绝了几次,让老奸巨猾的范增都找不到突破口。

    这还是早些年楚国曾经有恩于张良的情况下呢。

    当年张良在博浪沙刺杀秦始皇的时候,楚国可是没少出力。

    不然的话,仅凭一个体弱多病的张良,又怎么可能会在漫天的包围下逃之夭夭呢?

    事情的确是张良做的,但后续的跑路楚国也是出了力的。

    甚至韩公子成此刻也在楚国待着呢,张良欲将韩公子成推到韩王之位,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见其他方面打不开话场,范增也只好从这方面来下手。

    “韩信战功不足,能被封为阳城将军,亦是王上看在同出韩国之因!”张良冷静的回复道。

    韩信这次的表现的确让人很失望,整个过程只拿下了两座小城。

    人倒是忽悠了不少,但在攻打洛阳的时候却让人大跌眼镜。

    其麾下部队毫无战斗力,遇见洛阳守军,到了后面甚至望风而逃。

    简直就是整个汉军中的一个奇葩,严重拉低了汉军战斗力平均水准的存在。

    张良严重怀疑,若不是因为是自己推荐的,韩信这次怕是连册封都不一定能跟上。

    “那韩国呢?张相难道就此放弃了吗?”范增继续问道。

    “放弃与否,又将如何呢?王上答应将来会给六国一个交代的!”张良淡定道。

    “……”

    范增一脸的无语,这油盐不进啊简直就是。

    连韩国都不要了……

    不过谴责的话似乎又说不过去,从根本上来说,王不饿也是韩国人。

    而现在的汉国,真要是较真的话,也可以看作是韩国的另一种延续。

    因为创建这个国家的,大部分都是韩国人。

    所以,其他国家如何暂且未知,但韩国故人对汉国应当不会有什么隔阂。

    范增无奈的摇着头,暗道:‘看来只能用另外一种方法了……’

    ……

    汉国止戈停战,对列国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没人想顶在前面跟秦军硬刚。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更希望汉军去跟王离军团正面交战。

    等到王离军团战败以后,他们在群起而攻。

    这一年多的时光,他们很安逸,发展的很顺利。

    但同样的,战争意识似乎也在渐渐的远离他们。

    当听到王不饿亲口说出韩国将在接下来一年内停战休养,列国慌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过去的一年多他们的日子太安逸了,以至于突然间发现,当战争来临时,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去应对。

    若是面对章邯的囚徒大军,他们还有胆子硬起头皮上来跟他刚。

    但接下来面对的将会是王离所率领的长城军团啊。

    王离名门之后,单单只是这个身份,就足以令人恐惧的了。

    更不要提由蒙恬一手打造出来的长城军团了。

    那是比他们至今为止,遇到的所有敌人都要强悍的军团。

    王不饿踏着步子来到了大殿,以洛阳为都就这点好处,什么都是现成的。

    王宫,官员的府邸,拿来即用,舒服的很。

    而先前王不饿也接到了消息,列国使臣现在正绞尽脑汁的游说自己的文武大臣呢,特别是两位丞相,更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当进入大殿那一刻,原本嗡嗡的殿中瞬间安静了下来。

    然后王不饿跪坐在几案后。

    群臣这才朝着王不饿进行朝拜。

    列国使臣也是一样的,虽然不属于汉国,但规矩就是规矩,见了人家的王,你得拿出臣见王的礼仪来。

    不然的话就是失礼,说出去不论最终输赢,你这个人反正是输定了!

    朝拜完成,范增第一个站了出来,朝着王不饿拱手道:“臣代表楚王向汉王递交楚国国书……”

    在陈胜的张楚分裂之前,楚国是站不到前面的,现在的陈胜还在默默的舔着伤口,虽然也派人来了,但来的人却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能派人来还是因为身边的谋臣一再进谏,这才不得不随便派了个人带着国书来的。

    对于王不饿当初不肯放粮给他,并且吞掉他三万余人的事情,陈胜可是还耿耿于怀呢。

    身穿红色军服的禁卫上前接过国书,然后转交到张不衣手中,张不衣在将国书摊开在王不饿面前的几案上。

    国家初立,很多东西都不完善,一些本该太监负责的事情,现在也只能先让张不衣和禁卫来承担着。

    王不饿认真的看着国书,很规整的商业吹捧,洋洋洒洒数百字,真正能看的也就结盟,共同御敌这些内容。

    不过到了最后,王不饿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不由得将国书放在几案上,语气不善道:“楚王这是欺孤年幼无知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