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晚,穿过喧闹的人群,不顾那些充满新奇的目光,无的放矢游走其中。

    不知不觉间,已跨越二三小镇。

    为何,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纵是时至季秋上旬末,天微寒,大街上也不应是空无一人的景象。较之此前,冷清异常。

    “汪,汪,汪!”原本安安分分任由混沌·凡尔斯抱着的阿拉斯加幼犬没来由的吠叫一通,旋即挣脱落地,朝街道尽头飞奔而去,眨眼间没入黑暗。

    “……喂,出什么事了,别乱跑啊!”他自然不敢怠慢,紧随其后跟上。

    绕过拐角,感知到危险气息逼近,当机立断一个滑铲避过水平飞来的数枚飞镖。而后鲤鱼打挺起身,紧盯面前的蒙面黑衣人。

    凭借对方手上那把妖异的漆黑长刀,他很快反应过来此人的来头。“嚯,你不是那什么影么……上次让你跑了,今天还敢来讨打?”

    “啥叫什么影……行吧,自我介绍下,我是裂影,‘Haze’组织里一等一的高……”

    眼看被拎着后颈皮的小犬不断挣扎,费力地用前爪试图扒拉什么,他心里就窝着一团火。“……谁想听你废话,赶紧还来!”说话间,一个箭步疾冲而上,猛地挥出一拳。

    “啧啧啧,你倒是打啊,装模作样吓唬谁呢?”不出裂影所料,那带起的拳风呼呼作响,看似气势汹汹,最终却必然被迫终止,也就无用了。“感情乃杀手大忌,不知你是否认同?”

    混沌·凡尔斯小心接住了对方丢回来的幼犬,又浑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个遍才肯放心。“不惜豁出性命也要守护,抑或无情不受外物左右……究竟哪种才是真正的强大,我并不在乎。”

    “相比第一次见面那会,现在的你心性明显收敛了很多啊。难不成是因为养了只狗……哦不,这是猪才对吧?”

    阿拉斯加幼犬似是听懂了人言,立刻蜷成一团不敢吱声。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调侃自己的体型呢……胖嘟嘟难道不可爱嘛?

    “……小影,你找到那个逃走的实验失败品了吗?”伴随着话音响起,一名女子出现在视线中。

    “哪有这么快,那玩意跑出来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不懂遁到哪去了……组织对此不管不顾也真的是大离谱。”裂影打了个呵欠,转过身却见到了惊悚的一幕,“?!林子渝快躲开!!!”

    林子渝的心脏狂跳得厉害。她看见混沌·凡尔斯瞄准了自己,蓄力后迅猛投掷出长枪。

    所幸,只是虚惊一场。

    长枪擦边而过,刺中身后怪物的同时,将其连带着倒飞出去。

    缓过神,林子渝匆忙跑到混沌·凡尔斯一旁,惊魂未定。“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裂影瞥了她一眼,满脸迷惑:“……不是,林子渝你到底站哪边的???”

    “帮我照顾下。”混沌·凡尔斯将小犬交给了林子渝,随后上前收回长枪,顺便查看情况。

    只见这怪物通体长满了浓密的针刺状黑色长毛,极致扭曲的五官勉强能分辨出一丝人样。另外,为何在其身上觉察出了微弱的能量波动,而且……分明是属于自己的!

    “他其实是人类么?”混沌·凡尔斯回望林子渝,“你们做了什么?”

    “本质上……已经不是了。试验品大多丧失了人所具有的意识活动,只能像提线木偶那般任人操纵。”林子渝内心激烈斗争一番,最终决定和盘托出,“这绝对是个疯狂的实验!我无从知晓,曼沙何时开始痴迷于对长生不死的研究……也许和她男人患上的不治之症脱不了干系。可是,欲望的无限膨胀,不仅伤及无辜,最终也会毁灭自己。”

    林子渝停顿了一会,道出了更为可怕的事实。“那次她的研究者从你留下的羽毛中偶然发现了特殊的能量粒子,这种不易衰亡的物质激起了她的兴趣,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个实验。实验对象来自不同年龄段,有自愿的,有拐带的,还有直接被送进去的叛徒……不过羽毛能提供的毕竟十分有限,所以又密谋着绑架洛凡一事,就抓来当实验体也说不定了。”

    “……林子渝,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又是对谁说的?!”裂影后知后觉林子渝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装作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

    “我很清醒。让错误纠正吧,不能再继续了!”

    “善意提醒,你这是在背叛的边缘疯狂试探……曼姐会如何处置你这个闺蜜呢?”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如果所谓闺蜜情真那么不堪一击,那我也唯有认命。”她搓了搓小犬毛茸茸的脸,抬头时突然发现原本僵硬的怪物有恢复行动的趋势,“怪物还没死,当心!”

    闻言,混沌·凡尔斯枪刃反转,不偏不倚卡进怪物撕咬向自己的血盆大口里。左手幽暗雷电蓄集,电光火石间一掌拍碎对方天灵盖,令其彻底气绝。

    “……嗯,是这样,怪物已消灭。”与此同时,裂影正用着微型对讲机汇报结果。完事后招呼林子渝,“处理完毕,可以回去了。”

    “两位,不妨顺路带我去见你们头子,意下如何?”混沌·凡尔斯持枪逼近,殷红的液体沿着枪尖滴落在地,晕开朵朵血花。

    “……你见曼沙是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可能是扭头就走吧。”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听罢,正当林子渝悬着的心即将放下,裂影却进行了补充说明:“那好像是黑话,本意为扭断脖子。”

    “你……非杀了她不可?”

    不等混沌·凡尔斯作答,裂影抢先插嘴道:“带你去也不是说不行,但不是今天。你总不可能现在带着你家的猪一起去冒险吧?这样吧,找个合适的时机,我会通知你,记得多加留意洛家小朋友的手机短信。”

    话音刚落,烟雾升腾,裂影同林子渝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