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想!

    “……而今你已疲倦不堪,永堕吧,我将取代你。”

    无情锋刃下,哀鸿遍野,生灵涂炭。哭嚎、呻吟彻耳,双手震颤,灵魂深处悲鸣不止。

    ……

    “为何,迟迟不消灭我这祸害。”

    “不一定要以死偿命,也还可以活着赎罪。真的希望……你能从善。”

    ……

    辗转,清醒。

    怎么近段时间以来反反复复做的都是同一个梦?而且……

    “你这几天挺能睡的啊,之前不是很活跃的嘛?”门开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走进,“那么多空房间你不去,怎就非要挤在我这的角落?窗帘也不拉开,搞得整个房间黑沉沉的……”

    “……到底谁更能睡啊心里没点数?躺了个把月还毫无反应搞得死了一样。”这种家伙是怎么好意思反过来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混沌·凡尔斯想不通。

    “???你到底在瞎说什么啦,我哪躺了……还动辄个把月。”

    “汪~”大抵是被谈话声惊扰,伏在混沌·凡尔斯身上的阿拉斯加幼犬发出一声轻微的犬吠,伸了个懒腰,而后用舌头舔舐着混沌·凡尔斯的手。

    混沌·凡尔斯轻抚过黑白小犬略微脏兮兮的皮毛,像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同别人讲话:“我才发现这小家伙养着养着都胖成球了……营养过剩?”

    “一提起这个就大无语,玥玥不考虑均衡营养疯狂给小狗喂食就算了,完了到你这又经常圈着,如此缺乏运动不长胖难道还能瘦下来不成?!还有,你把它捡回来至今还没清洁过吧……都不怕脏嘛比如虫子细菌什么的居然敢抱得这么紧???”

    “哈,好痒。”混沌·凡尔斯缩回被小犬舔得发痒的手,并将其小心抱起。“看见那家伙了么?就一洁癖重症区,他对你可能有点嫌弃。”说罢,大步流星走向浴室。

    “沙雕吧你想干什么,它还是条小奶狗啊!”这一看可还了得,忙不迭地追了过去。

    结果,倒是他自己紧张过头显得有些神经质了。浴室里,混沌·凡尔斯只是将毛巾润湿后帮小犬擦净身子而已,并没有什么。

    “啊这……没什么事了你继续你继续哈。”迎上对方满是疑惑的目光,尬笑一声,光速退远。这脸啊,丢得可真彻底。

    几分钟以后,混沌·凡尔斯抱着小犬出来,取干毛巾为其擦身。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时候只消找个话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够了。“话说,小狗来到咱家半月有余了,不打算给它取个名嘛?”话虽如此,他对此却是完全不抱任何期望的。

    “来日方长,不急。”不曾想这话才一出口,一只狗爪子就照着他的脸糊了上去。

    “噗哈哈哈,你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刚刚已经帮他清洁过了,不然……”

    “……洁癖重症区闭嘴,换作你早炸毛了,真好意思在这笑。”

    “不是,虽说我确实也有洁癖的毛病,但还不至于到重症的程度啦……你不觉得更适合小白鸟才对嘛?”

    “小白……鸟?你不是……”至此,混沌·凡尔斯才看清楚面前之人原来是洛凡。然自己不知何时起便深陷臆想的囹圄,竟错把他当成了他。

    蓦地感到心中有些闷得慌,遂打过招呼,携小犬外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