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议新政之前!

    姜逢元五人见天子直接又把话题放到了新政的问题上,他们每个人顿时心里一苦。包括卢象升,他入京担任京官还没多久,就得面临朝廷推行新政如此大的事,心里面不由有些忐忑。

    “陛下,新政之事,您之前不是已经决定延迟再议?现在如此着急来商议此事,微臣觉得为时尚早!”姜逢元的心里还是不太赞成过早讨论新政的事。而且上次自己单独劝说天子时,天子可是亲口答应自己的,暂时先不推行新政,也不议与新政有关的事。这才几天,天子就出尔反尔了!

    “朕之前是对姜师傅说过暂时先不议新政之事,但那个时候内阁尚未组建完成,还无法商议。如今不一样,永历朝最完备的一届新内阁已经成立了,五位爱卿也都成为了朕的左膀右臂。所以,这新政的事,自然要提上日程。毕竟,事关大明中兴的伟业,朕焉能不重视?”

    “陛下,微臣亦赞同姜阁老之言,新政的事还是先停一停,待新城修筑好了再议也不迟!”倪元璐现在不仅是内阁大臣,依然也是户部尚书。新政一事,虽然对于户部来说会增收不少,但他也觉得此事不能操之过急,需徐徐图之!

    周延儒和刘遵宪,以及卢象升都没有急着发表自己的看法。周延儒是不想轻易表态,而刘遵宪和卢象升则是想继续听听天子接下来会如何自辩。新政可不是儿戏,牵一发动全身,必须要谨小慎微。

    “倪爱卿,朕的意思你可能还没听明白。朕是说我们君臣先将良乡和房山俩县的新政试点后续内容先行商议一番,至于到底该如何执行,自然还有待商榷。”

    朱慈烺自己也知道,这新政的事,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就算自己能将五名内阁大臣说动全力支持自己,但到了实际执行的阶段,也不会一帆风顺,还不知要面临什么样的问题。但那都是之后的事,朱慈烺想要现在将新政的具体内容给慢慢商议好并拟定出来,后面可以留充足的时间进行修订和补充。

    “既然陛下是此意,那微臣以为,此事倒确实可以值得商议商议。”卢象升担任三边总督,常任地方官,对于百姓疾苦知之颇深。大明积弊已深的情况,卢象升早已深深体会到,天子有心要革新,他也是支持的。

    “微臣也赞同卢大人之言,既然陛下并不是很着急推行新政,只是商议新政的内容,并无不可!”刘遵宪也随即表态支持朱慈烺。

    现在,就只剩下作为次辅的周延儒没有表态了。朱慈烺将目光对准这位自己目前内阁当中最反感的大臣,让他表明自己的立场。

    周延儒没想到卢象升和刘遵宪俩人竟然会如此快的向天子表明自己的态度,本来他还想再观望观望。新政的事,他是从未想过要支持。但现在这样的局面,他要是一个人提出了反对,只怕这次辅可能都没得做!

    “微臣以为,新政的事,提前议议也好!姜阁老,你说呢?”

    “既然几位都这么看,那本阁也无异议!”

    倪元璐在一旁没有继续提出反对,也是默认赞同了。不管咋说,只要天子不要急着推行新政,只是议议的话,倒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好!那咱们君臣就来好好议议新政的具体款项。之前,朕已经让王祥在良乡和房山俩县施行了一体纳粮的新政措施。这项新政措施在当地取得了老百姓普遍拥戴,算是比较成功的经验。倪爱卿户部接受到的那些粮税,可都是实打实的,没有一丝弄虚作假。所以,朕以为,一体纳粮的新政还得继续推行下去,这是第一条。诸位爱卿可还有其他不同的意见?”

    “陛下,这一体纳粮之政,确实能给朝廷带来不少的税收,而且能让朝廷重新获得老百姓的民心。可目前只是在良乡和房山俩县进行试点,存在着地域的局限性。微臣以为,要是将此政用用在其他府县,只怕会出现乱子。所以,微臣对于一体纳粮还持有一些不同的意见。请陛下明鉴!”说话的是姜逢元。他不是觉得这道新政不好,反而觉得这道新政很好,就跟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一样,能让国家在短时间内强盛起来。但这道新政所带来的隐患也不得不让人重视。

    “姜师傅,朕知道你的意思。凡是都有利弊俩面,一体纳粮的新政能给国库带来至少数倍的收入款项,能解决当前国库空虚严重的问题。而一体纳粮的施行,势必会触动全大明官绅士族的利益,这是难以避免的。但自从我大明朝建立到如今已经有俩百多年了,官绅士族所享受特权的时间已经够长了。现如今国家有难,需要他们拿出一些钱财来帮朝廷渡过难关,这又有什么不可?

    而且朕也知道,在坐的诸位当中,有不少人的族中,都比较富庶,不是贫寒之家。到底拥有多少良田和土地,朕虽然没有派人去细查,但总之不会太少。嘉靖朝的内阁首辅徐阶,族中拥有良田数十万亩,而且都还是在江浙一代,我大明的赋税重地。像这样的情况,朝廷要损失多少粮税?嘉靖爷的心里其实都清楚,只是他没有动那位徐阶徐阁老,因为官绅士族在我大明朝已经宛如老树盘根一般,交错相间,极其紧密。随便动哪一位,就会让国朝产生动荡。

    可朕跟嘉靖爷不一样,如今大明的局势跟百年前也是天差地别。满洲鞑子可以肆意侵入我直隶,甚至是中原腹地。反贼横行,至今已有接近二十年的时间。若是再不进行革新,大明朝就得在朕的手上亡了!祖宗之基业,祖宗的江山,就要断送在朕的手中。诸位爱卿可想过?”

    “臣等有罪!臣等无能!”

    五人齐刷刷地跪倒在地,脸上一副惶恐的模样。

    “真要怪,也怪不到你们的头上。我大明积弊已深,早就是病入膏肓,现在面临亡国之危,罪不在你等之身,而是常年堆积下来造成。朕不想去评判前几朝先帝的所作所为,只要朕这一朝做好了,大明依然可以各处弊政,焕发生机,恢复至百年前的鼎盛时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