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落日余晖(十)!

    马大军做梦都没有想到,明军有朝一日,竟然能在军备武器等外置条件上吃败仗!

    自从有了大炮这一战争利器之后,战争对于大明的武将来说,就是一种快速获取殊荣功勋的捷径。

    从来没有任何人考虑过失败。

    包括马大军。

    “本帅自从军入伍以来,十几年就没有吃过一次败仗,而这次,老子连他娘敌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就折了五千精骑,五千啊!”

    帅府之内,马大军气的把眼前手前能看到拿到的东西都摔个粉碎,指着跪在不远处一脸血污痛苦的骑兵卫副将就骂。

    “你还有脸回来,西南军还有我马大军的脸,都让你跟周金山丢完了!”

    死一个周金山马大军不难过,但折了五千健儿的命,整个骑兵卫被打掉一半,这份损失险些让马大军气炸了肺,他都不敢去想这份军报送到总参后,朱棣该是怎样一副表情。

    副将神情凄然,陡然拔出腰间佩刀,就欲自刎,被马大军一脚踹翻。

    “干什么?想死也给老子滚出去死在战场上,像个懦夫一般死在老子面前算怎么回事,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又骂了一通后,马大军挥手:“你下去安顿整军,这个仇,早晚要报回来。”

    等副将退下,参谋长陈广站出来叹了口气:“马帅,这场败仗,咱俩也有责任啊。”

    奇袭帕尼帕特的军令是马大军下的,而无论是马大军还是陈广,都没有想过会在帕尼帕特遇到帖木儿汗国的军队,两人下意识的都认为,帖木儿汗国的精力全部被察合台战场牵绊住,无力顾暇印度。

    但指挥打仗,哪能让个人的主观想法来影响对整个战局的判断?

    帖木儿的军队可以不来,但大明不能不防!

    马大军缄默,他知道在这场败仗的责任归属上,真正应该付主要责任的是谁。

    “现在骑兵卫的指挥使周金山八成已经是战死了,尽到了一个大明将军的职责使命,咱们得让他死的体面些。”

    陈广说道:“我会在给总参的军报上如实陈述的。”

    只要马大巨和陈广两人愿意将责任揽过去,那么战死的周金山就会在随后的追封中体面不少,而不是背着一个败军之将的耻辱入棺下土。

    “嗯,如实写吧。”

    马大军点点头,而后更是咬牙切齿。

    “老子没去打他们,他们到先来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五千人,就敢来捋马大军的虎须。

    够几百门重炮一轮轰炸的吗?

    “眼下战局有变,还不能贸然全军北上离开德里。”

    现在已知的,是五千具甲骑,谁也不知道后续上,帖木儿汗国会不会投入更多的兵力,马大军也不敢再随意指挥了,他踏下心跟陈广说道。

    “我军留一部由你指挥留在德里,本帅亲提十万精锐带炮阵北上。”

    “嗯,可以。”

    陈广点点头:“我军手握兵力优势,自然应当以正破奇,任他什么精锐与否,无论是袭击马帅你,还是偷袭德里,都注定无功而返。”

    “老子早晚打进撒马尔罕,血洗全城报今日之仇。”

    开拔之前,马大军看向西北方向,恶狠狠的说道。

    “开拔!”

    大军行动,加上携带着炮阵及辎重,不到两百里的距离,马大军的中军终究还是走了将近三天才抵达,而等他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座空空如也的帕尼帕特城以及,城外那一片触目惊心的同袍尸体!

    “找到周金山了没有?”

    马大军独目喷火的在遍地尸体中怒吼。

    “找,找到了。”

    一道弱弱的回应让马大军侧首,看到的景象,却扎的他一阵痛心。

    所谓找到的,只是一具穿着指挥使级将军甲胄的尸体,头颅,已经不见了。

    “好哇,好哇。”

    俯下身子,马大军将这尸体上破碎不堪的甲胄脱下,怒极反笑。

    “想跟我大明打仗,老子成全你,喜欢脑袋老子也成全你。

    遣万人,护送英烈遗体回德里,其余人,随本帅继续北上,自入帖木儿汗国境内始,沿途鸡犬不留,无分男女老幼,皆枭其首,待到伊斯绿堡,本帅要筑京观!”

    当年顺州一座三万人的京观,为马大军冠上了猛将的名头,而章普尔连屠数十城,上百万的亡灵更是让他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屠夫。

    南京两年,马大军本来还养了些许涵养,但周金山这幅死状,再一次让他暴怒。

    自古有言,什么样的统帅带什么样的兵,早些年,大明的边军体系中,战斗力最强的是朱棣一手带出来的北平燕王卫,但眼下,最悍勇和冷血的,绝对是马大军用时十几年带出来的西南军。

    这支前身由山地军为骨干扩充而成的云南边军,从安南杀到德里,可以说,百户以上的军官,哪一个都参加过至少两次屠城行为!

    杀戮,成为了这支军队的全部。

    一支虎狼强军本就是战力不俗,若是再辅以精良的甲胄兵器,甚至是威力巨大的重炮火药,那就绝非是一加一这般简单的算数问题了。

    沿途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马大军带兵长驱直入,行不过十日,便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伊斯绿堡。

    远远地,马大军便看到了城头上高高飘扬的帖木儿汗国旗帜。

    那诡异莫测的三个红色圆圈。

    “装神弄鬼,故作玄虚。”

    马大军冷笑一声,偏首:“扎营,筑京观!”

    沿道搜集的近五万颗脑袋,就是马大军此行而来带上的见面礼。

    一座座人头京观就这般在伊斯绿堡外拔地而起,流淌的鲜血汇聚成了小溪,殷红了这城外数十里土地,配上冷冽萧杀的军容军势,伊斯绿堡所在的这片天地,恍若地狱一般可怖。

    城头之上,顿时响起刺破云霄的怒吼声和野兽受伤般的嚎叫。

    “将这封信射进去。”

    马大军冷言冷语的说道:“只要他们投降,本帅可以考虑只把他们这些俘虏杀光,城就不屠了。”

    天下间,竟还有这般劝降的。

    亲兵失笑,心中却是明了。

    马大军,压根就不打算接受投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