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琴音!

    接下来的几名女官表演的内容则正常许多,唱歌或是跳舞虽然技术都不差,遗憾的是排在沈露瑶之后出场都吃了亏。

    按照排号花眠是最后一个,如果是平时花眠还会安慰自己一句压轴出场的才是真正的主角,可是在得知排自己前面那一位的情况后就说不出那样轻松的话题了。

    八公主叶偲正是排在她前面一位的候选人,与沈露瑶一样,偲公主也是一袭白色长裙,长长的后摆拖在身后,从另一间休息室走了出来。

    她身后跟着两名女官,抬着一张琴,“那是什么破琴?都烤糊了,是不是天气太热给晒得?”,花眠在看到琴后随口说了一句,却引来了旁边人的侧目。

    花眠身边的女官瞥了她一眼说:“那可是焦尾古琴,材料出自遭遇天火仍能得已生存下来的老树,运气好的话一棵树才能出一张琴,还是百年难遇的,偲公主的那张琴被称之为国宝也不足为奇”

    那么夸张?听了她的话花眠再次看向跟在偲公主身后的女官手中捧着的琴上,说得那么玄乎这把琴肯定很值钱,遗憾的是自己对于乐器的认知只停留在钢琴是弹的小提琴是拉的这样的认知上。

    空场上早有人铺好了地毯安放了琴案,香炉也点上了,甚至还搭上了一架屏风。

    看着叶偲的准备,花眠不由得感叹这个所谓的才艺展示背后还是比拼各宫的实力,所在的宫或跟随的人地位高有话语权,就会切实的影响到来参加比试人的待遇。

    “看来偲公主今年是抚琴”,之前在花眠身边一起偷看的女官突然站起身来走回椅子旁坐下同时说:“不看了不看了,越看越没底气,诶,说你呢,我们好歹是表演完了,你可是排在偲公主之后出场的,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紧张?”

    看她冲着自己这边说话,花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在和自己对话,便答道:“其实有那么点紧张,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反正紧张也没用,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对方见花眠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心想这个掌厨人倒是识时务,知道自己肯定是比不过偲公主的,不过不只是她,在场所有的人来都只是偲公主的陪衬而已,但是进入过终试说到底已经是给自家主子长脸的事了,至于其他的就不是她们能决定的了。

    此时叶偲已经端坐于琴案前,燃起香,当第一缕烟气自香炉中飘散出时,叶偲的手指同时拨动了琴弦,悠扬的曲子仿佛水面的涟漪般瞬间扩散开来。

    见到自己身边的人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花眠想得却是这个曲调怎么这么耳熟,就在她猜想着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样的一曲时,叶偲开了口。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什么??居然是《上邪》!花眠一愣,这首歌不是当初自己网上搜到抄写来给紫苑在兰秋节上唱的吗?没想到隔了一年在兰秋祭上再次听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