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钟声为谁而鸣(下)!

    确定钟声彻底停止后,花眠将自己从花堆中拔了出来,随手将落在头顶的花取下,原来先前闻到的香味是源自这些花。

    花眠深吸一口气,这种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的香气还挺好闻,只是突然掉这么多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和这棵树有仇。

    花眠转过身想要问引路的神官接下来该做什么,却见草场上神官和女官侍女们都立于原地看向她的方向。

    见没人出声,花眠向神官的方向走了几步问道:“请问…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嗯?哦,和敬宫夏花眠是吧,请随我前往侧殿休息”,神官被花眠询问声唤回神,忙为她引路向着沈露瑶两人所在的侧殿走去。

    侧殿外的台阶上有两名神官服饰的人站在高处,“那位就是让神树青睐之人?看上去很普通的模样,也不像气质出众或有别样过人之处,神树究竟看中了她什么?”,一袭黑衣的神官在看到远远走来的花眠时不解的说道。

    在其身旁的白衣神官将兜帽拉高遮住发顶,似乎是不愿意让人看清自己的全貌,同时说:“神树选择自有一套自己的缘由,我们只需按照其选择去做便可,至于对方的外貌品行都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事”

    花眠跟在引路神官的身后一步一步走上台阶,其实她脑子还在研究推动那个树运动的动力究竟是来自何处,好像想到的几种答案都不可能解释清眼前这种情况,最后只能对自己说一定是因为高处有风,自己在地面感受不到。

    “国师大人”

    为花眠引路的人突然开口,花眠抬起头向前方看去,'国师?就是躲在教会里还限制别人吃什么东西的那个人?'

    本来新年宴的时候花眠就远远的看过国师,当时会场里人太多,又要忙着手里的活没有看仔细,只知道远处那白白的一坨就是国师了,原以为这次要等到有机会进入最终试时才能见到他,没想到在这里就碰到了。

    “大人”,引路的神官行了礼躬着身在台阶下侧站定。

    花眠这才反应过来要跟着行礼,可是没人教导过她遇到国师该用那种行礼当时,算了,不管那么多了,花眠向着国师的方向行了个见敬妃时才用的大礼,行完礼就直起身仰头向上看去。

    看到花眠抬起头,跟在国师身边的神官要出言提醒,被国师伸手拦住。

    好白的手,皮肤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就不是劳动人民,花眠看着那只手想,目光上移,看到一缕银白色的头发自兜帽内滑出,落在肩下。

    少白头?诶,才十九岁就已经是国师,看来这个孩子也不容易,看到对方的白发花眠不由得想到自己在高考前疯狂背书的年代也因为休息不好精神压力过大长过不少白头发,但是像他这么多的还真是没有。

    黑衣神官看到花眠这样直白的眼神便不顾国师的阻拦,出言道:“你这位女官,好生的没有礼貌,竟然敢直视国师大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