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行为的意义!

    由于学生时期对于家长的纠充满了各种抵制的心理想法,使得花眠也从未想过要去纠正过自己的走姿,再加上一直到大学毕业都还是单身,觉得去研究怎么走路好看这种软妹才会有的行为和自己是绝对不搭的,便一直没再理会。

    虽也有人说过她不会化妆穿着太随便的,但在花眠看来那些东西都是很飘渺的事物,太过美好,与自己这样每天就只是出租屋到公司然后再返回出租屋这样的加班程序一点都不搭,代码并不会因为她是否化了妆就自己写好,服务器也不会因为她衣服的颜色是否鲜亮就不报错,既然这些东西对于自己的工作并不会有任何帮助,那么是否要做这些事就不言而喻了。

    至少在当时花眠是真的这样认为的,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包括在花街工作成为花魁参与游街的事也好,又或者是现在在此处的工作,让花眠对于以前的想法不免产生了一些动摇。

    在见识过那么多或是天然或是化妆的美人后,夜晚一个人在房间里时花眠也不由得捏捏自己肚子上的肉,想着是不是也该考虑减减肥了?

    而后立刻又对自己这样的想法进行否定,最近变得有些奇怪,尤其是在经历过赏月宴后,居然会觉得为了工作化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夏掌厨,你从地板上看出什么了?”,浅北稚在后面站了半天,不见花眠把头抬起来,于是开口问。

    花眠正想到自己是不是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影响,已经渐渐的开始对自己曾经所坚信的事产生了动摇,突然浅北稚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浅大人,有些事我一直没想明白,不知能不能请教浅大人”,花眠并没有动,而是继续站在原地。

    这下轮到浅北稚不解了,这个夏花眠从开始接受礼仪课程后还是首次提出问题,“哦?你有何事?”

    “为什么要学这些礼仪?这个动作做出来的意义是什么?难道不这样做别人就会不高兴?我们又怎么知道别人在看到我们做动作时会高兴?”,花眠一口气把憋在心底的问题问了出来。

    而浅北稚则是在听到这些问题后突然陷入了沉默,看到对方不说话了,花眠有些发怵,不会是自己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那个什么…浅大人,你别介意啊,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对方的沉默让花眠不知所措,究竟是自己说错了话还是个其他什么原因,浅大人你倒是发个声啊!

    就在花眠有些憋不住时,自浅北稚的方向才传来声音:“这些礼数都是历代所流传下来的,我们只需遵守便是,不必去考虑它的意义,你继续练习,切记头部的动作”

    花眠嘴上回答着:“知道了”,心里想的却是八成这位浅大人也不知道这些礼仪动作的目的,既然是这样那自己如此辛苦的学这些动作是为了给北林那些更加不懂的人去看,想想还真是有些吃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