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十九岁的国师!

    过年前的日子对于花眠来说与以前世界的生活出奇的相似,每天忙到没有发呆的时间,晚上回到房间里累得连翻手机的力气都没有了,花眠不由得叹气看来这个世界也一样流行年底前集中加班。

    距离镇北将军司空玥回来的日子眼见的越来越近,花眠除了要协助贾老那边准备新年菜品外还要忙和敬宫里的洗尘宴。

    “关于这次的新年宴会,你可有什么新鲜菜谱了?”,经过赏月宴后贾老对花眠的态度是越来越好了,从当初只允许花眠取用食材,绝对禁止她使用御膳房这里的任何厨具,到现在连新年宴这样正式宴会的菜谱都要找她商量。

    “贾老有什么高见?还请贾老先说”,这次花眠可不会再傻乎乎的上当了,像这样的情况经历过几次之后再没有经验的人也会发现总是在被套话。

    见花眠把问题抛了回来,贾老倒是大方的说出了自己这边准备好的菜谱,不外乎是些稀有食材,做法上与赏月宴时的出入并不太大。

    只是有一点,新年宴对于这个国家有着起到对接下来一整年祈福的含义,相较于赏月宴时像家宴般轻松的氛围,新年宴要更加的正式更加的严肃,所以花眠被告知在新年宴上十一皇子是不能再有特殊的待遇。

    “这到不是什么难题,只要外形上不要像赏月宴时那样单独做出特殊样式不就可以的”,对于贾老说的这点要求,花眠不以为然。

    “你还敢说,不是我没提醒你,赏月宴上你也真敢做,你是不知道国师也会出席宴会的吗?若是国师追究起来,单就是你那道水煮鱼都够呛了”,贾老继续说道:“也就是国师考虑到十一殿下的身体情况离不开你,不然还能放你在和敬宫里?”

    听到国师,花眠又想起了在司空府时大夫人初次吃到辣椒就要把她送去教会的事,因为那段经历使她每次听到关于天神教的信息心里都有在发怵。

    从当时那些人的话里,花眠猜想那位国师肯定是位很可怕的人,动不动就会使用何种酷刑来惩罚违背他教义的人。

    “可是你做菜不也一样违背了教义中那个什么食材本源的说法?”,关于这个问题花眠早就想要问贾老了的,从御膳房这些掌厨人们制作菜品时所用的手法,到这些菜品的样式,有些看上去竟然与原来世界的十分相似了。

    贾老像是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随手拿起一旁竹筐中的果子,在衣服上反复擦了几下,放在口里就直接咬了起来,边咬边说道:“怕他做甚?不过是个白毛小儿罢了”

    从贾老这句话中,花眠听出了八卦的意味,一头白发吗?与之前在心中所想象得差不多,只是贾老自己明明也已是满头白发了,还有心情去调侃别人是白毛小儿。

    “这届继承国师头衔的小子接位七年,现在年纪也不过才十九岁”,贾老啃着苹果说着。

    “所以说他是最摇摆不定的人”,一般人是看不出他想做些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