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侍女的诅咒!

    “楠少爷确实也有留下缓解病情的方子,可是没有足够的药材,宫里派人在国内四处寻访也没能找到可供宫中这些人使用的药量”

    “没有药即便是楠少爷的方子也无济于事,只得用药性相似的药材替代,但终究不是正品,只是缓解了病情的进展”

    小兰说道这里,沉默了一下,花眠知道这个孩子入宫已经快满两年了,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轮到她发病的时间了,刚想说些安慰的话,对方又开了口。

    “但是宫人们私下说这不是病,是诅咒,有人做了什么事才导致大家都被诅咒了”,说这些话时小兰脸上的表情显得越发神秘。

    “诅咒?”,花眠作为标准的理科生,对于诅咒这样用代码无法解释的东西向来是不相信的,所以说话间自然也流露出怀疑的语气。

    “花眠姐姐你别不信,真有得病的人说去教会的大殿祈祷之后就不会感觉痛苦了”

    花眠很想告诉她这种感觉大概是源于自我安慰,但是想了想又解释起来太麻烦。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得那种病吧?”,如果没记错敬妃身边的几位女官看上去都不像是新入宫的,能坐上女官的位子这些人最少也陪了敬妃许多年。

    “…是的…只有最低阶的侍女会得病,如果在得病前能升至中级阶段便不会出现发病的症状”,小兰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所以大家才会传,是许多年前一位死在宫中的低级侍女下了诅咒…”

    花眠撇了撇嘴,这种说法不是谣传么?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去散播这样的流言,造成她们在潜意识里对其的认可,“低级的侍女为什么要诅咒低级侍女?难道不是应该去嫉妒更高阶层的女官吗?”

    “因为自己到离世也未能成为女官,所以才诅咒与她相同的低阶侍女,让大家和她一样永远也不能成为向往中的女官”

    如果事情真的像小兰说的,那位侍女还真是任性,花眠对于这种心理还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两人闲聊间,已经走出了高墙阴影的范围,午后的阳光依然是明亮的,突如起来的光亮刺得两人不禁眯起了眼。

    待眼睛适应了周围的光亮后,花眠打量起现在身处的这片地区,已经是走出了几位妃子的后宫区域,眼前是一片开阔的水域。

    “过了这里,那片宫殿是下级妃们的居住区”,小兰指着右边不远处的一片建筑说道。

    “然后前面那边在往前靠近西北角的地方有个大院子,里面住的都是病情发展到秋初以及夏季,准备将她们送回家的侍女们”

    “那些病的较重的,做不了工的侍女就会被统一送过去,蔷薇姐姐如果还像现在这样病下去,很快就会被送进去了…”

    听了小兰的话,花眠心底生气一丝莫名的愤慨,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把人当成了消耗品!

    尤其是在半年前还在面临失业的花眠对于这样的做法更是无法接受,:“走,过去看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