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调查?!

    “这也太难吃了吧,这个东西哪里还是炸鱿鱼啊?这简直就是炸鞋底”,嚼塑料一样的口感让花眠不禁吐槽。

    努力的咬断口中的鱿鱼,看来对方的做法应该是在炸完之后没有控油就直接拿去包入竹叶内,导致植物的水汽全都渗透进去了,炸脆的面衣又吸满了水,口感就像是在嚼肥肉。

    而包裹在其中的鱿鱼则是炸的太老,炸之前没有烫过导致肉质紧缩,再加上连清洗都做的很随便,入口还后有淡淡的苦味...原以为前几天吃到是由于买回去吃的不新鲜了,所以今日才特意自己出来买,岂料这家做的不管冷热,居然都是一样的难吃。

    “呸——呸——怎么是苦的,连内脏都没处理干净么?”,花眠扶着树干,没忍住将口中的鱿鱼吐了出来。

    打开苇叶包再看,果然这个烤鱿鱼也是同样的情况,内脏软骨都没处理,外皮也未扒干净,有一面甚至烤糊了。

    花眠忍着反胃的感觉咬了一口,...“呸呸呸——难吃”

    “诶~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呕~呸呸~”

    “喂!说你呢,别在那边吐了,仔细弄脏了我的地”

    花眠这才意识到有人在叫自己,转过头去,见身后站着一名体型壮硕中年妇人。

    只见她叉着腰,脸上的肥肉横着,即便是隔着厚成墙皮的白粉,也能看出其连眉毛都是竖起来的。

    看到花眠只是转头看了自己一眼,并未说话,妇人微怒道:“你是哪家的侍女?这般没教养,你家主子没教过你?”

    花眠慢慢转过身,一边在脑子里想道歉的话,毕竟是没忍住把难吃的鱿鱼吐在了别人家的店旁,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那个...对不起啊...”

    “呦,我还当是哪家没教养的侍女,原来是忆岚楼的人”,看清花眠身上穿着的忆岚楼普通侍女服饰后,妇人突然变得心情好像好些表情也缓和了点了。

    “真不愧是司空羽教出来的,这副野蛮的样子跟你们楼主简直一模一样”

    花眠没想到自己道了歉对方说出来的话反而更难听,原以为她认出是忆岚楼的衣裳时有些开心的语气是因为认识司空羽,却没想到对方确实是认识自家楼主,只是看来并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种关系。

    中年妇人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花眠,发现她手里拿着自家的烤柔鱼,树旁的地上还有几块嚼过被吐出来的,脸色一变,怒目圆睁道:“你是司空羽派来的奸细”

    “不是的,我没有”

    花眠发现对方在看自己手中的烤串,把手往背后一背,忙解释着。

    “诶呦诶呦,不是就别藏呀~小贱人!”

    她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花眠听到这咬牙切齿的声音觉得头皮都在发麻,见对方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来将自己撕了,花眠下意识后退一步。

    谁想妇人见花眠后退,以为她自知理亏想跑,便一个箭步向前,染了朱红蔻丹的指甲在花眠眼前晃啊晃,眼见就要抓住花眠时,一柄水蓝底色上绣金鲤的细工团扇挡在了两人中间。

    “胡夫人,什么时候有雅兴陪小辈玩闹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