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烧烤之争!

    所以当早朝结束时,朱大人自然跟在门下省的几位官员身后追了出来。

    “朱大人”

    见这位鸿胪寺官员滚圆的身体从下朝的人群中挤过来,被他喊住的肖大人好气又好笑的停下脚步,还是礼数周全的向着对方微微躬身作揖。

    “肖...肖大人...”朱大人追的这几十步路,额头上就泛起了一层薄汗。

    “方才殿内听几位大人讲...讲起今年花街的兰秋节”

    “正是,怎么?朱大人可是也对这次兰秋节上的活动有何高见?”

    听对方提到兰秋节,门下省这几位官员饶有兴致的看着朱大人,都想听听他是要说什么。

    “就...就是刚刚肖大人说到的烧烤摊,可是去...去的忆岚楼吃到的?”

    “忆岚楼?不是”

    肖大人虽不常去花街,但是忆岚楼的大名总是知道的,所以当听到朱大人提及忆岚楼时,立刻便想到了那座花街第一的高楼。

    “我是在街口处购得的,花街街道上人太多,且家家都有卖这烧烤炸串之物,就未曾向街里走”

    “肖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他话音刚落,不等朱大人开口,身边另一位大人就先接话道“我们几人前日去的正是忆岚楼,而肖兄所说的并未像传闻中那般好吃,想必是买到了别家的烤柔鱼,忆岚楼的烧烤不比别家,从柔鱼的处理到调味都是不同的”

    “不过是烤柔鱼而已,能有多大的区别”听了同僚的话,肖大人只是笑笑摇了摇头,表示不会有差距。

    另外几人见他这样便也加入到争论中来,周围下朝的官员走过有被对话内容吸引驻足不前,这其中就包括工部的韩大人。

    韩大人近日正由于花街的缘故与朱大人结下了友谊,刚步出殿远远的就看到朱大人与几位眼生的官员在讨论什么,原本只是想过去打声招呼,却在听到‘忆岚楼’、‘烤柔鱼’、‘不过如此’之类的字眼后停下脚步。

    “此言差矣,即使是相同的材料,同样的制作方式,同样的调味品,也会由于掌厨人的差异做出不同的口味”

    “哦?”,肖大人没想到只是讨论个兰秋节上的小食,会惊动如此多人加入到讨论中来。

    向着新加入讨论的长者行个礼,问道“请问这位大人可是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说,只是恰巧听到几位的讨论,与老夫所知道的情况正相反”

    肖大人皱了皱眉,本是与同僚间的随意闲聊,这一个两个的人都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那如这位大人所言,实际情况应是为何?”

    “据老夫所知,花街上第一家在兰秋节期间开始贩售烧烤的店便是那忆岚楼,且忆岚楼做烧烤的那位学习过其他国家料理技术的掌厨人,自然有别家学不会的制作方式”

    “也没你们说的那样了不起,不过是街边小食罢了,在哪家吃能有多大的区别不成?”

    “肖兄这你就不知道了,差距大得很”

    朱大人像是有了主意,对几人说道“几...几位大人晚间若是有时间,今天我做东邀几位大人同去花街看兰秋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