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忆岚楼!

    司空羽话一出口,一旁的几位夫人就倒吸一口气,家里人是绝不敢当着大夫人面提忆岚楼三个字的,往日里但凡有人提到花街酒楼的生意让大夫人听着了,都是免不了一顿数落,相府家千金小姐出身的大夫人向来是极厌恶那些勾栏行院的,偏偏当年老爷为了追求身为花魁的四夫人买下了这么座花街的生意。

    老爷遇害四夫人失踪后,忆岚楼也因为大夫人的无视导致花街的生意曾一度一落千丈,直到司空羽离家前往王都接手酒楼的生意,为酒楼重新改了名字,用了四夫人名字中一个岚字,名为忆岚楼。

    现在当着大夫人的面提起酒楼的名字,果不其然眼见着大夫人的脸色有些沉下来。

    “母亲”

    一直保持沉默的司空家现任当家司空靖开了口,“我认为羽儿的建议是最适合目前情况的解决方法,其一可以送夏花眠离开司空府,同时避免她进入别家,其二也省了将她送去教会被不相干的人说闲话,最后就是她的手艺也有可以发挥的地方,还望母亲深思”

    听了司空靖的话,大夫人似乎是真的在认真进行着思考,议事厅中的空气陷入一片凝固的状态,就在司空羽忍不住要开口打破这片沉默时,大夫人松了口“一切就照靖儿说的去办吧,我也乏了,今日就这样,剩下的靖儿看着处理便是”

    目送着大夫人被搀扶出议事厅,杨故这才坐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直到一旁的小翠过来道谢时忽的想起了之前对花眠的许诺,与小翠说了几句匆匆离开。

    司空箫一副若有所思的看着司空羽,察觉到司空箫的目光,司空羽嘴角一挑“箫弟,若是以后想见花眠姑娘,大可到忆岚楼来见,只是不知倒是箫弟准备用什么样的身份”

    听到司空羽的调侃,司空箫只是瞪了一眼便转身离开,大夫人走后几位夫人也都一并回了各自的院子,见主子们都走了那些个侍从侍女们自然也不会久留,不一会的功夫就只剩下司空靖、司空羽以及璃儿。

    司空羽看着现在面前的三哥,有时候觉得这位哥哥变的很陌生,猜不透他的想法,当朝并未有长子继承家业的说法,同样没有对男女的限制,只要是符合家族认可的,子女中谁都可以继承家业。

    所以在老爷遇害后虽然有长子,却还是由司空靖继承的家业,他确实有能力是一方面,而背后有大夫人支持又是另一方面。

    母亲的地位对于子女未来的成长有着重要的决定作用,所以同样擅长经营的司空羽就因为没有母亲一辈的支持而无缘继承者竞争。

    倒是司空靖,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对羽儿有所亏欠,所以对于司空羽的要求有求必应,现在他看出了司空羽是真的很想要夏花眠,所以在大夫人下决断前帮着说了许多。

    “羽儿在家不必做花街老板的装扮”

    “习惯啦,这样也比较自然,如果还是穿以前那样才是真的有问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