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会审!

    大夫人的房间内,几位小姐将大夫人扶到床上躺下休息,司空芸司空箫行走江湖,虽不懂医但都或多或少接触过几种毒,看大夫人虽情绪尚未平复,但脉象表现平稳,没有表现出中毒得症状,反到是几位夫人在外间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来回走动。

    “连药师到了”房门外侍从的声音响起,随后将连药师引入房中。

    连药师坐在床边,手指轻按大夫人手臂,后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眼睛及嘴内,在与大夫人交谈后对司空靖道“大夫人未表现出中毒的迹象,但口腔中有明显红肿,应是暑气过盛,待我开两剂消暑的方子喝下去也就无碍了”

    “有劳连先生了”

    “只是方才与大夫人交谈时,听提及是食用了寿面所致,不知这寿面现在所在何处?”

    一旁的侍从看到司空靖的手势后将盛有寿面的高脚盘及大夫人所使用的碗筷一并用托盘端上,连药师自袖口中抽出两枚银针,分别插于盘子与碗中,少顷取出,针上除了有附着的红色油迹外并无变色的迹象。

    “无毒是吗?”

    连药师擦净了针收回袖中,以小指的指尖轻沾了点面汤放入口中。

    “先生当心”司空靖看到连药师的举动,担心面汤中尚有引起大夫人不适之物,忙出言制止。

    连药师轻抿嘴中的这丝奇特的味道,微热的灼烧感快速扩张开,接过一旁侍女递上的水杯,漱了口吐在铜盆中。

    “先生怎样?”

    “这是从未尝试过的味道,回味还有特殊口感,以往也没有接触过这类的药材”

    此时门外一位护院来报,已按照司空靖的吩咐对本日所有前来赴宴的宾客进行过排查,全部都是在邀请名单中的人,各门的守卫也未发现过有在邀请之外的可疑人物进入园内,目前已经安排宾客们离府,同时将所有接触过大夫人膳食的人都一并带往议事厅,听候司空靖的处理。

    “没有外面人?”

    “回三爷,没有,涉事的全是家里人”

    “好,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有这样大的胆子,敢在司空府里做这种事”

    司空靖转头正要向大夫人说明,却见大夫人已从床上坐了起来,正由司空芸搀扶着站起身来。

    “靖儿可是要去审问那些关系者?”

    “母亲还是回去卧床休息的好,那些人交给儿子去处理”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我要去听听是什么样的人在寿面里加了这些东西”

    在大夫人一再坚持下,众人一同前往议事厅,以大夫人为首坐在厅堂正中,两侧分坐着几位夫人,司空靖及兄弟姐妹一行人坐在后侧。

    大夫人落座后就见下面跪着几十人,有人在哭泣有人垂着头,护院拉着一位几乎要哭晕过去的小侍女,大夫人认出这个小姑娘正是方才将寿面端上桌,身着桃粉轻纱罗裙的侍女。

    小侍女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说“婢子也不知道那碗寿面有问题,我在花园门口从姐姐手里接过来,一刻也没敢耽误直接就送过去了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