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司空羽(下)!

    二人慌忙跑向城墙台阶,孟队长边跑边冲着城门里面几个正靠在门栓旁打瞌睡的守城兵大喊着“开门!快开城门,这可耽误不得”

    几个睡得正香甜的士兵都是去年立秋后才分来的新兵,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于沅城主城门的开门规矩都还记得。

    其中一个看上去岁数不大的少年兵打着哈欠伸着懒腰,问跑下楼梯的两人,“队长,张哥,这是发生啥了?能让你们两个都这么紧张,天还没亮,现在开门?”

    对士兵操练十分严格的孟队长和本城守军中绝对称得上是前辈的老兵张二狗,这两人平日里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两位表现出如此慌乱的模样。

    “废话少说,赶紧开门”孟队长边说边一马当先的冲进绞盘房,双手握住绞盘把手,用力的转动,转了两圈冲着房外喊“都傻愣着干什么呐?赶紧着进来帮忙”

    几个士兵这才反应过来是真出事了,忙着跑过去帮孟队长转动绞盘,在几人合力之下,随着绞盘上粗大的铁链发出的‘哗啦哗啦’摩擦声,铁链另一头链接的门栓被缓缓吊起,固定好门栓后去推开城门。

    厚重的城门在眼前开启,门划过地面的石板,门洞中未被雨水淋到部分被带起一阵烟尘。

    孟队长吩咐一队士兵分列在门洞的两旁,自己则向车队的方向走去,停在举着灯笼之人的马前作个揖说道“刚才实在是因为下雨天暗,未曾看清是六小姐的车队,多有冒犯望大人恕罪”

    为首的人点了下头,向后方招招手,晃动马手中的缰绳,骑乘的马匹感受到缰绳的拍打,迈开腿向城门方向走去,马上之人全程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几个新兵看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情景,虽然充满好奇,但是眼下也不敢问队长,只得低头行礼时相互小声交谈。

    “诶,你看到那个人骑的马没有,真是够气派的,我什么时候也能有匹自己的马就好喽”

    “就你?一个看门的这辈子都没戏”

    “啧啧,到底是大户人家,这马车真是华贵”

    “听孟队说司空府的六小姐?不知这位六小姐与前些日子回来的四小姐比怎样”

    边聊着,边有人耐不住好奇心,偷偷抬头去看,这不看不要紧...

    眼前一辆金色的马车缓缓驶过,车身通体流光溢彩甚为耀眼,车窗处纱幔纷飞,一只莹白色的手轻抚在窗边,朱红色的指甲在清晨里刺得人眼疼。

    车厢里的司空羽本想掀开幔帐透透气,看到下面这排新兵傻愣愣的表情,放下纱幔,“璃儿”

    “是”被唤做璃儿的侍女会意喝停了马车,下车走到一旁作揖的孟队长身前,递上一只锦袋,“诸位军爷辛苦了,这是我家小姐的一点心意,请军爷们下了岗去喝酒暖暖身子”

    孟队长嘴里说着“劳烦姑娘了,这些咱们可不敢要,给小姐开门是天经地义的,怎么好还拿赏钱”

    “给你你就拿着,难道你要回绝小姐的好意不成?”

    孟队长嘴里连道不敢,接过锦袋向车厢的方向再次作揖道谢,眼前却又伸过来一物,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掉下城墙的烟袋?

    “下次可要拿稳了,莫要再连烟袋都抓不住了”还完烟袋,璃儿在孟队长惊讶的表情前留下一串笑语返回马车,车队再次开动,向城内驶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