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司空羽(上)!

    沅城城外的官道上,一列由八辆马车组成的车队正走的不紧不慢,除为首的一辆为一车四马外,其余都是一车双马,拉车的马匹均为通体雪白,不带一根杂毛,领头的马车从车厢到车轮均为金丝楠木所制,在天尚未亮空气中充斥着潮气下,也遮挡不住车厢所散发出的阵阵清幽的香气。

    车厢壁上雕刻着百鸟百花的图案,花样虽多却不显纷乱,即便是夜晚也能看出车体上流光的金丝与点点金光。

    车内悬挂着一盏荷花造型的琉璃灯,花芯的位置摆放着一只金色的蜡烛,烛火透过琉璃花瓣投映在车厢内悬挂的纱幔上,随着车轮摆动,竟是彩虹色的光芒。

    车厢虽不十分宽大,却布置的格外精细,底层铺着一层厚厚的软垫,上罩一层桃色绸缎后再是一层柔软的裘皮,四周摆放着彩蝶穿花图案的软垫,虽有车厢自身的香气,车厢内却还是燃着一支小巧的缠丝白玉香炉,百合香气的白烟从炉顶升起,在到达琉璃灯底部前便散开。

    软垫上倚靠着一位身着王都当下流行款式衣裙的女子,衣裙上以金银丝线打底,绣出繁杂的图案,后在其基础上以彩线添加牡丹花样,宽大的袖口坠有金丝花边。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的垫子上,不同于一般女子的容貌,在其未着梳妆也依然是倾国容貌上透露着几分潇洒的中性气息。

    女子慵懒的靠在软垫上,一只手中夹着一本书,却未曾翻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眼睛微阖,口中随着马车的节奏在低声唱着什么,另一只轻拍腿侧。

    厢门外侍女的声音响起,“小姐,前面就是沅城了,是否需要梳妆?”

    女子朱唇轻启“进来吧”

    车厢门被向外打开,一个穿着宫裙样式梳着莲花髻的侍女端着一只铜盆进来,跪在女子身侧,将铜盆安置在旁边的架子上,取过自厢外递进的铜壶,将壶中水倒入盆中后又将壶递了出去,一旁有骑马的下仆接过铜壶,减缓马速返回后面车厢。

    侍女用手中的绸巾沾了铜盆里的热水,为女子擦拭脸庞与手臂,完毕后递出铜盆,从车厢内后侧的柜中取出铜镜妆匣等物。

    “小姐,今日回家,妆面素静些可好”

    “可”女子仍旧就阖着眼,将梳妆之事全交给贴身侍女去做。

    侍女从妆匣中拿出胭脂水粉盒,又从柜里拿出梳子并发簪若干,梳过几遍后挑起侧面的几绺头发编成辫子再挽成倾髻,插上几根簪子,后小心的在女子脑后垫上一只圆垫,女子将头轻轻后仰靠在圆垫上。

    打开一方形碧玉盒,侍女拿着毛刷沾过盒中妆粉,开始在女子脸上轻扫起来。

    一层薄薄的妆粉上描眉画上花钿,涂完胭脂后另取些胭脂在手心里沾水晕开,仔细的涂在脸颊旁,收拾完梳妆用具,双手捧着铜镜跪坐在女子对面,女子睁开眼对着镜子审视自己的妆容,铜镜虽不明亮却也能照出女子的泛蓝的瞳孔。

    此时车厢外一声高亢的马嘶,一位全身黑衣装扮的男人骑马跟在车旁,凑近车厢低声说,“禀,羽老板,沅城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