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寿宴!

    “不行的不行的,娟姨”花眠还是知道自己那些家底的,也就会做些简单的家常菜小甜品一类,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别说是在这么大的府里做寿宴了,她连这个世界普通规模宴席的规矩都不懂,就这么直接去给大夫人做寿,这种听着就很容易惹麻烦的事还是尽量避免为好,被处罚是小事,万一丢了工作就惨了。

    “我做的东西上不了那么大的台面,况且我也不知道主子们的饮食喜好”想了想府里的主人们除了夜华姐也只有司空箫吃过她做的东西,况且夜华吃过的仅限于夜宵甜品,而司空箫则更是是蹭吃蹭喝之后没有一点反馈,一个好吃都没说过,结果现在这么重要的宴席让她去做,想想就不靠谱。

    对于花眠的担忧娟姨倒是不在意,“不妨事,大夫人素来是不挑食的,原本按照以往的惯例,还是由大厨房做寿宴,各个小厨房出几个拿手菜表示下孝心也就可以了,只是今年徐管家出面向大夫人推荐你做主宴,而且大夫人已经允了,这个不能回绝”

    “我...”听到娟姨提到徐管家,花眠把嘴边差点就破口而出的经典骂人语录生生憋了回去,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告诉她说徐管家是好心推荐她去,多给她一年工资她也不会信。

    徐管家一定是因为之前的事记仇,碍于四小姐的威严故而不敢直接表现出来,结果四小姐刚走没几天,现在碰巧赶上这么一档子事,有意推荐等着看她的笑话。

    这种表面上说推荐新人是为她着想,实则扯后腿的坑人事,花眠在以前的公司里也遇到过,几个不同项目负责人之间勾心斗角堪比后宫大戏,不同的是以前花眠只是普通的项目成员,无权插手负责人的决断,而现在她几乎是事件的主角之一,却依然不能自己决定是否要参与进这场游戏。

    对于明明是与自己无关的事,却被参与了的这种感受,花眠虽然反感,但又碍于寄人篱下只得应了下来。

    时至午后,饭堂内用餐的人只剩两、三人,花眠在厨房准备熄火收拾,司空箫才不紧不慢的逛进来蹭饭,依旧是坐在靠窗的位置。

    花眠虽然不讨厌这个人,抛开初遇时对他外貌的惊艳不说,毕竟是把自己捡回府里的恩人,等于间接给了自己现在这份工作,好歹也是小老板级别的,但是如果可以还是希望他能够早点来吃饭,每次都把时间卡在最后,无形的增加了花眠的加班时长。

    把装着饭食的托盘往司空箫面前一摆,花眠拉开对面的椅子就坐下休息,四小姐一走,之前借到各个院子帮工的侍女都统一回了后院,再加上多出来的这些蹭饭人,工作量比之前要增加了许多。

    司空箫也不在意对面坐了个人,端起碗就吃了起来。

    侧身靠着桌子,花眠看着对面吃饭的人,之前在客栈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第一次看到吃个饭动作都这么文雅的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筷子,筷子有节奏的开合着,每次夹菜时手腕转动的动作都可以用优美来形容,仿佛对面不是一个在吃饭的人,而一场优雅的舞蹈表演。

    正当花眠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时,面前伸来一只碗。

    “添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