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有工作了?!!

    这里不是客栈么?怎么还能把菜做的这么难吃?难道是自己味觉出毛病了?带着一堆问号,花眠夹了一筷子炒青菜放进碗里,观察到司空箫刚吃过这盘青菜,并且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现,这样看来青菜应该还是可以吃的。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把青菜放入嘴里的时候,花眠还是后悔了,为什么连青菜也能做的这么难吃?

    像是用水煮过之后撒了盐搅拌的,菜本身还带有很浓的泥土味,再吃旁边的肉食,又是完全没有咸味,面食则是夹生的,司空箫却能吃得津津有味,还对那盘土豆大加赞赏,如果说是客套话,未免也太勉强了,古人的饮食习惯就是这样的?难怪古代胖人少,吃这么难吃的东西想囤积脂肪都难。

    司空箫看出对面姑娘吃得有些兴致缺缺,心想大约是流民从未进过客栈未免有些紧张,便先开了口“姑娘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家人呢?没有想到安身的地方么?”

    “...家人都不在,已经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我自己穿越的我也不想啊,谁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没有回去的办法,也不像其他主角直接穿到个什么富家千金贵族小姐之类的身体里,就像是抽中了一个下下签)”花眠边回答边在心里暗暗的吐槽。

    也是个可怜人,司空箫想了下开口道“姑娘若是无处可去,可以来我家的园子里工作”想到家中园子里的那堆侍女,也不差这一个两个的,虽然相貌普通,但即使是流民出身,粗使的活总是能干的。

    突然获得了工作,让花眠觉得菜都没有那么难吃了,至少目前看来落脚的地方是有了,至于其他的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还未询问姑娘的姓名”

    “夏花眠”花眠从杯中沾了酒在桌子上比划了一下,虽然不清楚文字在这里是不是通用。

    “夏花眠,眠于夏花之中?好名字”,虽然这个姑娘写的字比划有些错误,大体字型还是能看出,一个流民会写自己的姓名已经实属不易。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我的名字取自唐寅的【桃花庵歌】”

    “好诗,想不到姑娘还是有如此才情之人,只是不知这唐寅是何人”

    忘了这里是个不知名的朝代了,能流通土豆但是却没听说过唐寅,按照正常的历史这都是出现在明朝的,看来也没法用正常的历史常识来判断这个朝代了。

    挠了挠头道,“唐寅是我们村里教书先生,以前总能听到他念,不知不觉也能记住一些。”在心里暗暗的吐了下舌头,想来唐寅也不会和她计较这些穿越过来的知识产权,先借来用了。

    从谈话中花眠零碎的收集到了一些信息,整理起来的内容大概是司空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父亲有七位夫人,子女更是多到可以组成一场篮球赛,连两边的替补教练都能算上还有富裕,司空箫排行第九,自小被师傅领走习武,兄弟姐妹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从将军到商人各司其职,司空家在王朝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