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活着!

    当风雪停下来的时候,房遗爱这才惊觉自己的脚早已经没有了直觉。

    队伍中很多人的脚和手还有脸都没冻坏了,耳朵冻掉的也有,很疼,钻心的疼,但是兄弟们都没有一句怨言,房遗爱有的时候很想就放弃了,毕竟上辈子也不算活的很成功,但是一看到他们的眼神,房遗爱便不敢停下来。

    他们的眼神早已经没有胆怯,只有狼一样的嗜血,房遗爱想,他们也许就是战士的最终形态。

    这也是房遗爱坚持下去的动力,毕竟他们都这么努力了,自己还有什么资格逃避,难道活这一辈子,就要还和上辈子一样苟且下去吗?

    自己始终担心李世民的猜忌,担心这个世界人们对于自己这样另类的看法,但是又有那么重要吗?

    也许李世民有杀自己的权利,但是这里是荒野,这里是突厥内部,这里是战场,房遗爱感觉自己是轻松的,那种疯狂很有一种歇斯底里的感觉。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www.@@@./

    一个队伍一定要有主心骨,而且这个主心骨的思想一定要极其坚定,不会被困难和未来所迷惑,所以此刻的房遗爱更加的冷血,不喊苦不喊累,就默默的前行。

    晚上躲在隐蔽的地方生起篝火,篝火被雪堆所遮掩,这样远处的人就不会看到这里,而且这样的夜晚若是没有篝火所有人第二天起来都将是硬邦邦的尸体。

    篝火的余温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躺在上面睡觉能够保暖。

    一声吼叫吵醒了房遗爱,队伍中有人惊呼黑瞎子,房遗爱吓了一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野生动物,对于它的战斗力更是理解的透彻,当年动物世界可没少看。

    招呼一声,兄弟们快速聚集在一起,但是黑瞎子早已经冲进人群,一巴掌下去就能把人拍飞出去,房遗爱看的目眦尽裂,这些兄弟没死在战场上,反而被一个畜生给杀了。

    “拿炸弹,给我炸死这畜生!”

    “不可啊,会被突厥人听到的!”有人立刻阻止。

    房遗爱瞪大眼睛,嗜血又狂暴的看着他说道:“那就一起上去搞死它!”

    人多力量大,黑熊纵然皮毛很厚,依旧挡不住大唐军刀的锋利,钢的生产让武器产生了质的变化,而大唐最优质的的武器也被李靖给要来了,现在房遗爱用的便是最新研制出来的武器。

    钢刀很轻易的插进它的身体,但是也被黑瞎子一头撞过来,黑熊的怒吼足以让房遗爱浑身汗毛竖立,但是已经反映不过来了,砰! www.(). m.//.

    房遗爱只感觉眼前一黑喉咙一甜,一股热血喷了出来。

    而在遥远的长安城,正在和骆宾王母亲聊天的卢氏也是心口一疼,忽地担忧的望向远方,再无说话的兴趣。

    而在黑熊的战场上,众人拼了命一般把刀子刺进黑熊的身体,黑熊哀嚎一声,轰然倒地。

    房遗爱到底是没醒过来,一张脸白的吓人,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

    有经验的士兵上前看了一眼,漠然的摇了摇头,众多士兵纷纷悲痛不已,担心房遗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担忧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年长的士兵上前沉声道:“现在躺在这里肯定死,火堆也不适合,把他放进黑熊的尸体里面吧,现在还暖和的,而且柔软,也能帮助他扛过这一夜。”

    他们野外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唯独不知道伤员是不能轻易搬动的道理,几个人粗手粗脚的划破黑熊的肚子,然后把房遗爱给放了进去,唯独用匕首撑开一个口子露出房遗爱的脸,这样能避免房遗爱被憋死。

    也是在把房遗爱衣服脱掉,众人才发现,哦,原来他还是一个孩子。

    长夜漫漫,很多人都睡不着,而在场的士兵们却又是担忧又是疲惫,他们把所有希望都寄托给上天。

    而在熊肚子里面的房遗爱也确实不好过,黑熊的头部重击让他的胸口凹陷了一块,明显就是骨头断了,只是运气比较好,黑熊的愤怒一击打在房遗爱的右边胸口,若是左边只怕当场去世。

    而士兵们的帮助又正好把右边身体向上,避免了伤情进一步加剧。

    剧烈的疼痛把房遗爱惊醒,额头都是冷汗,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以及参差不齐的红色肉片。

    刚想发出呼救,就觉得右胸口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年轻真好!”房遗爱苦笑。

    这具身体好在年轻,也好在日复一日的训练,让身体的强度高于常人,也让身体的素质比较高,不然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人是说出不来话,好在有人望了过来,房遗爱挤出一个苦笑,然后撑着说出一句话:“是那个狗日的主意!”

    那人一愣,把房遗爱的话传了出去,顿时发出一阵欢呼。

    房遗爱不死,他们就不死,虽然是特种兵,但事当他们出来那一瞬间,他们都知道要保护好房遗爱,不管是他的身份也好,还是他的使命,他都不能死。

    其实这事儿还真怪不了别人,所有人都低估了黑熊的战斗力,就算是房遗爱也低估了,估摸着黑熊的一巴掌下去能够把人的头盖骨拍碎。

    在从黑熊肚子里面出来后,房遗爱也换上了衣服,右胸口太疼了,完全使不上力气,一个队伍中最怕的便是出现这种情况,说句残忍的话,宁愿是死人也不愿意带一个受伤的人,尤其是他们还将进行更加危险的任务。

    昨夜还是有兄弟死了,死了两个,一个正面刚被黑熊拍在脸上,还有一个是被黑熊撞出去的,都没能救过来,拿了他们的腰牌后,房遗爱坐在编织好的轮椅上为死去的兄弟默哀。

    原地休息了两天,身体不允许房遗爱长时间的坐,只能躺着休息,身上盖的是黑熊的皮,很暖和。

    也是在打扫痕迹得时候众人才发现,原来在旁边的树洞中竟然躲着一个小可爱,那是一头小黑熊,只是一夜的时间已经被冻死了,发现的时候已经硬的不能再硬。

    担架还在编制,现在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把任务进行下去。

    房遗爱在短暂的思考后,想到了一个可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